被強暴的女檢察官

女檢察官許婷的家中擺放著一個相框,裡面鑲的是許婷的堂妹許珊的照片,許婷手拿著這張相框,眼中熱淚盈眶,心中充滿了對堂妹的無限懷念,就在兩個月前,許珊對她訴說了一段痛苦的遭遇……

一間密室內,許珊身著睡衣坐在一張床上。她的內心緊張極了,不知道一會會發生什事情,她該怎辦。這種攝制很簡單,一個攝像師扛著機器,一張床,一個男主角,一個女主角就齊全了。「你戴的是什麼?」許珊驚訝道,她看到一個四十幾歲,有點肥胖,自稱Loveclub老闆的男人戴著一張人皮面具穿著睡衣走了進來。「這種事是保密的麻,沒辦法。一會你盡量放鬆自己,其它的交給我好了。」老闆笑著說。許珊只好點頭。

艷母淫語

出國多年回來和久未見面的媽媽倆人面對面的坐在難得一見的好貼佩服上談話家常,我驚訝于眼前媽媽成熟而美貌端莊的姿色、竟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她那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大眼真的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紅唇膏彩繪下的性感小嘴嬌嫩欲滴,言談間那一張一合的紅唇令人真想一親芳澤。

兒子強姦母親(超爽,看到你射到虛脫

經過廚房的時候,他媽媽正在洗碗池中洗菜。

今天不知道撞了什麼邪,林軍竟然停下來偷偷地看著他媽媽洗菜……罪魁禍首也許就是她今天穿的這條白色的家居短裙吧,那裙子根本無法包裹住林媽媽身上多少的部位,隨著她洗菜時俯身的動作,那豐滿的臀部便會隱隱顯現,白色的內褲一目了然。

淫糜之夏

我是一個大學一年級的學生,就讀的學校因離家太遠所以只好住宿,在學校我有兩位漂亮的女友,讓我左右逢迎大享齊人之福,好不快哉!

但因一年級暑假的到來,所以回到家中,久嘗魚水之歡的我怎麼可能獨自一人渡過漫長的暑假,於是就展開了獵艷行動。花了一個多禮拜的找尋讓我失望透了,竟無法找到我理想的對象。

公媳一家春

惠楓是胡家的媳婦,22歲就嫁給胡家的老三,胡家的老大及老二也結了婚,兩對夫妻也住在家中,胡家還有一個老四剛滿十八歲,但為繼續就學在家幫忙事業,另外惠楓的公公55歲是個喜歡玩女人的老色鬼、婆婆惠卿45歲但是身材還是十分嫚妙與惠楓不分上下、一點也看不有45歲的年齡,家中事業已交給四個兄弟經營,兩人在家享清福。惠楓是胡家三個媳婦中最年輕及最漂亮的,身材那就更不用說了,身高雖不高只有153CM,但胸部有著34D的傲人雙峰,腰圍24,讓家中的每一個男人都對她有著佔有她的遐想,她的公公也不例外。

惠楓與老公阿明剛結婚不久就生下了一個女兒,但惠楓的身材一點也沒變,兩人新婚燕爾幾乎每天都要做愛,讓惠楓著實的享受了性愛了樂趣,但阿明的媽媽惠卿是的佔有慾很高的母親,尤其是阿明,對阿明有著一股超越親情的愛意,常常幻想著與阿明做愛,所以對於兩夫妻的恩愛實在讓惠卿有點受不了,於是她利用家中企業需要在大陸擴場的理由要阿明到大陸去,讓夫妻倆無法在一起,於是阿明去了大陸,留下惠楓一人在台灣。

失控的母愛

第一章

「那我這就走了。」父親放下筷子,滿意地拍拍肚子,向我和媽媽打了聲招呼,拿起門邊衣架上的衣服就準備出門。

超辣的姐姐

我的雙手在顫抖著,因為,它們正為我獲取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腦袋正充滿熱血,因為,我完成了我長久以來的願望。

我,我的雙手正掌握著一對乳房,一對漂亮、尖挺的乳房,那對我姊姊的乳房。

激情母姊

「哦……哦……哦……」一大早就被從姐姐房間裡傳出的聲音吵醒,不用說是爸爸在懲罰不願意起床的姐姐,聽著姐姐那痛並快樂的聲音我也有點眼熱了。

我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間,媽媽正在廚房裡做飯,我走了過去,從冰箱裡拿出了牛奶然後喝了一口。

那些年的戀母日誌

在我小的時候爸爸就在外面打工一年到頭也沒怎麼回來,家裏就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

當時農村的婦女結婚都很早,生孩子也很早。

家庭大亂倫

早晨陽光穿過窗戶,一陣陣惱人的鈴聲吵醒了沈睡中的媽媽。

媽媽睜開睡眼惺松的眼睛,看了看放在床頭上的鬧鐘,趕緊搖醒睡在身邊的丈夫。

淫慾的母子相姦生活

「香川志子」是我的母親

五年前的冬天,我才高中畢業,父親是個只有工作沒有家庭的人卻比母親年紀大10歲,每天早出晚歸,但實際上是在外面有女人!母親雖然年紀已至更年之年齡,但是卻更散發出成熟女人的吸引力,長的清秀瓜子臉,身材卻沒有因為年齡的變化成為臃腫的歐巴桑,而是均勻修長的身材,有時候跟母親出去買東西都可見到一些年輕的男性以欣賞的眼光望著她!

我和表妹的那一晚

我今年剛上大三,是一位大學生,在大學裡看到及交到了各式各樣的美女,直讓我大開眼界,覺得一切都還是那麼新鮮,那麼刺激。

說起美女,那就非我表妹莫屬了,為什麼呢?因為他長得比那些美女明星還要好看百倍,身材更是凹凸有緻,從上到下為36.24.35,怎樣?還不錯吧!身高大約165公分,留了一頭爽爽發亮的長髮,十足十的大美女,充滿了成熟女人的豐富姿態,喔!對了,她叫佳慧,今年才高三,準備要考大學了。

一家四口亂倫

我叫倫仔,今年23歲,屬馬的。自從三年前結婚以後,我就沈溺在性愛裏了。我的妻子叫小琳,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高聳的乳房,雪白的皮膚,最妙的是,她下面沒有毛。由於沒有租到房子,所以我們一直和爸媽住在一起。那是一年前的事了。有一天我下班路過影碟店,老闆說來了新片,問我要不要。我說「什麼內容啊?」。

「A片,新到的,亂倫哦!」

絲襪媽媽

我的父親是某工廠的供銷科長,三天兩頭就出差,因此家裡經常就我一個男人,我的妹妹今年才上初三,姐姐是高三的學生,兩個人都忙著要參加中考和高考了,因此家裡的活都落在媽媽的身上。

我才剛剛上高一,在家是什麼事也不願意做,為這沒少受媽媽的嘮叨。這天放學回家,在外面玩了半天籃球,眼看著天快黑下來了才慢慢走回去,邊走邊想:這下又要給媽媽數落老半天了,我還是偷偷回家先躺在床上吧!媽媽要問起來我就一口咬定我早回來了,只是她做飯沒注意到我罷了。想好了我就輕輕拿著鑰匙象做賊一樣慢慢打開房門,溜了進去。

那些年~強姦我的人

「阿阿阿……爸……這次不准再射裡面了」清晨還在睡夢中的我~被爸爸的肉棒插到醒……

剛滿18歲那年媽媽就過世了~爸爸就開始酗酒~而且看我的眼神也越來越猥褻~甚至無意間~還發現他竟然躲在門口邊看我洗澡邊打手槍~也動不動就問我有沒有跟男生上床了~我一直認為爸爸是受到打擊~所以一直都很包容跟體諒~

勾引弟弟的樂趣

冬天到了,我還傻乎乎的不穿衣服,終于,我中招了。先是感冒,然後去診所打針吃藥。不料,幾天后居然病情惡化住院了。在國外的父母便命令弟弟回來照顧我。而他們則繼續未完成的歐洲十國游。我的弟弟,叫葉炎。並不是我的親弟弟。他比我小三歲,在我六歲那年被我父母領養回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對他怎樣。我的父母對他比對我還要好!雖然他們對我非常好。不過與弟弟一比又比不上了。

其實我的父母,甚至希望我嫁給弟弟,因為弟弟是知道他的出身的。而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從小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直到我20歲參加工作。今年我已經23了。我聽到了開門的聲音,發現居然是弟弟來了。但是虛弱的我沒辦法起來。只能病懨懨的對他笑。弟弟很英俊,或許是吃了我們的口水,雖然沒有血源關係,但是他和我都跟老媽一樣長了一張瓜子臉。並且天生白虎。他長得和爸爸很相似,雖然大家知道他是領養的,但還是不住的誇他們長的一樣。:姐,你肯定又是不穿衣服!不然怎麼會病成這樣!弟弟生氣的訓斥我。沒錯,弟弟是唯一一個知道我是個暴露狂的人。我和他無話不說。我的第一次性經歷也跟他說了。他第一次射精也是靠我的手完成。

幫朋友的妹妹開苞

一、前言

憑心論,朋友妹妹的「處女苞」實也非我開的。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今天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騎車去國中學校載母親回來,母親在家裡附近的國中當導護義工,每天晚上都穿著一件類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學校附近的大馬路口,幫忙指揮交通,雖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過晚上車流量大,那些國中生晚自習完後,都八、九點了,而母親正是導護義工帶頭的大家長。

因為弟弟也在那間學校理念書,所以母親更是每天都去,不過衰的是我這課少的大學生,本來母親都會自己一人走回來,不過最近聽說附近有襲胸之狼,所以在老爸的壓力下,我必須每晚騎著十分鐘的車程,去接母親回來。

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春滿惠玲母子間

小學五年級還六年級的時候,爸媽原計畫好要換房,但後來爸認為房價會跌,所以想先緩一緩,但據我媽說,其實是他想買新車。

因為兩人爭執不下,導致媽那段時期,常跑來我跟我弟房間(當時同一間)控訴老爸出爾反爾。後來父親還是買了車,但媽也把剩下的存款,加上另外標會(台灣民間最早P2P)硬湊出的頭期款,買了後來我們住的房子。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亂倫是我到現在才懂的一個詞,從前不知道和我姐姐發生性關系就是亂倫。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系5、6年,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

爸爸和哥哥一起幹了我

迷迷糊糊中,我感到一只用在我的兩腿之間亂摸。我睜開眼睛,映入我眼中的是哥哥那張英俊的面孔。

「哥,快出去……小心被爸媽看見!」我緊張地說,把哥哥伸到我兩腿之間的那只手推開。哥哥嘻嘻一笑,小聲說:「放心吧……他們早就出門去了。」說完,哥哥又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撫摸我的陰部。

和姨媽們的性生活

今天是我十八歲生日,這天傍晚,我放學回家,我媽媽正在廚房做飯,看見媽媽那肥大的屁股,我只覺得一陣火起,胯下的小弟弟立刻昂首挺胸將褲襠頂起個大包。

我趕緊跑過去,一手摟著媽媽的身體,將大屌貼在媽媽豐滿的大屁股上,媽媽感到身下有東西在頂她的屁股,心中立即明白,用纖細的玉手一摸,不禁格格嬌笑起來.淫聲浪語道:「小東西,回來就不老實,頂的媽屁股生疼。」

請媽喝罰酒

「去你的,你怎麼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多點耐性就好了啊。在一起幾年了?你還是不知道怎麼讓我開心。我前幾任老公……」

聽見老媽的咆哮,我一溜煙地躲回臥室裡頭。她和老爹,每週有約定的做愛日,而每次完事之後,她就會直衝浴室洗澡,我可不想被撞見。

淫蕩的媽咪

張涵今年35歲,由於情竇早開,18歲就和一個男人破了身,19歲生下一個兒子,生下兒子之後,被那個男人拋棄,之後張涵就肚子一人帶著孩子生活,好在父母比較富裕,張涵倒是衣食不愁。之後張涵經過了兩段婚姻,第一個老公老宋主要是看到張涵比較漂亮才和她結婚的,結婚後的一段時間,對張涵母子也很好,但是隨著對張涵的厭倦,慢慢的對張涵母子就不像以前那樣了,再往後就是打罵她們母子了,由於受不了被打罵,張涵最後選擇了離婚,帶著的只有心靈的傷害和對婚姻的失望;第二任老公老楊則是在風月場所混了較長時間了,時常在外面找女人鬼混,有時候就帶著女人回家過夜,最後,張涵實在是受不了了,又選擇了離婚,離婚後,張涵不再對婚姻抱任何希望,就自己一個人帶著孩子,把自己的全部身心和希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希望孩子能給自己一些安慰。

張涵的兒子張鈺現在16歲,剛上高一,年輕的孩子,現在對異性比較感興趣,受同班幾個同學的影響,經常偷偷的看黃色小說,有時跑到同學家裡,幾個孩子一起看其中一個孩子父母收藏的黃色錄像,看著錄像上面男女光著身子在做著原始的運動,心頭慾火高漲,於是一個一個的跑到衛生間,幻想著錄像上的美女就在自己的面前,一陣一陣快速的擼動,火熱濃稠的處男精液就噴射而出。

我的兩位姐姐

我家住東北,我父親生了兩個姐姐,才生下我這個帶把兒的。

雖然很高興,但一家五口人,開銷可不小,所以父親常年在省城打工,家里只剩下我媽和我們姐弟三人。

中出兄嫂

目前正值暑假,我本身也沒有任何的工作,成天就待在家中玩電腦,爸爸、哥哥都要上班,媽媽早上去市場買菜,家中只有嫂嫂和我剛出生的小姪子在家,一如往常,閒來無事時,我總喜歡逗逗我的小姪子,看著這孩子天真的模樣直叫人喜歡,我:[叔叔,,,我是叔叔,,,叔叔,,,]世芬嫂嫂正抱著我的小姪子在哺乳,她側身坐在沙發上,而我也沒多想些什麼就坐在一旁看著他們,直到世芬嫂嫂開口:[喂,你這小鬼頭,沒看到我在哺乳嘛?還一直盯著看]當時我真得沒多想些什麼,要不是嫂嫂提醒了我,我當真忘了小姪子正吸允著嫂嫂的乳房,我尷尬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了,,,我不是故意的,,,]

世芬嫂嫂:[哈,瞧你看得那麼入神]我:[是阿,小姪子好惹人疼,一不小心就看得入神了]

我的小表姊

舅媽在鎮上做生意,早早起床後就出門去做生意了。家裡就只剩下小表姐一個人,因為聯考失敗,所有小表姐一直悶悶不樂。看到小表姐這麼一幅不開心的樣子,本來打算跑出去玩的我,也老實的留下來陪小表姐了。  小表姐一個女孩子電動漫畫當然是沒有了,我只好拉著小表姐一起看電視了。

看了一會電視,也沒什麼好節目,我就問小表姐:「小表姐,我們看錄影帶吧!」

阿姨與外甥

第一回 惜花

我叫韋華人們都稱我阿華在新加坡一家公司工作。我與我美麗賢慧的愛妻之間有一段曲折動人的傳奇式的故事。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下我想你們聽了一定會十分感動的。

母親的褲襪

我的名字叫做李雨揚,十八歲。

有時候想起我家的事情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畢竟這種事情不是一般人會體驗到的,幾年下來思緒總算整了個清楚,便寫一寫分享出來。

都是表妹惹的禍 

從小我就覺得自己對性的渴望很高,記得11歲那年就開始會自慰,直到射出一團白白色的「膿」,慌張得向爸爸追問那是什麼,爸爸也挺難為情的說那是常的,現在想起還真是可笑。

雖說是正常,倒也不完全是,因為自通精之後,我就有個怪僻,就是喜歡穿上女裝,幻想自己被強姦,一面自慰。初初覺得很有罪惡感,但是有一次在少年雜誌上看過一個類似的個案,那輔導人說這只是一種較特別的自慰方式,心理上不會受影響,看過之後,我就放心的繼續我的怪習慣了。我曾向內心去探討,可以為自己下個很肯定的判斷,我心中還是喜歡女生,不是同性戀,因為我現在我深愛著我的女友水晶。

風騷表嫂郭凡

表嫂郭凡(32歲)是這樣的一個人間尤物,她身材窈窕有著美豔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嫵媚迷人風情萬種!

尤其一雙水汪汪的媚眼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散發著無限的風情、而她的肥大渾圓的粉臀在我面前走過時我總有上去摸一下的沖動,而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要是她是酒店里的妓女我早就去干她了,可她是我的表嫂我才勉強的壓抑住自己,可是這幾天我在床上玩弄小姨性感的肉體時,我的腦海中總不由自主地浮現表嫂凹凸誘人的胴體,幻想著我粗野地將表嫂一身華服全給褪下,讓她豐滿成熟、曲線玲珑的胴體一絲不挂展現在他的眼前,我的大雞巴在她的小穴中瘋狂的抽動,而她在我的跨下浪叫的樣子,現在我和小姨都上了床,我相信表嫂一定會被我弄上床,我沒有想到的是機會來得這樣快,而且是表嫂主動勾引我的。

愛用震動器的媽媽

我叫周俊,今年十八歲,我的爸爸是一個做生意的人,因為我爸爸公司的總部不在的我們家住的這個城市,所以我的爸爸在家的時間不多,一年就最多是那麼一兩次的,我的媽媽原來是一名醫生,後來家裡面慢慢地變得有錢了,所我的爸爸就不要我的媽媽做事情了,就每天待在家是照顧我這個寶貝兒子,由於我是家中的獨生子,爸爸和媽媽疼惜我的程度自然是沒有話說,簡直到了溺愛的地步,爸爸把我視為他將來事業上的繼承人,媽媽就只有我這一個命根子,所以從小我就不曾挨罵過,就算犯了天大的錯誤,只要我撒嬌幾聲,就一定會雨過天青,不會受到任何處罰的。

又由於我們家做的是郊區的花園別墅,所以附近沒有多少的,有人做的的地方也是離我們家近500米的地方的另一家有錢人,所以我們家即使是再大的聲音也不會被別人聽到的。

我的表姊產乳中

「母乳中含有豐富的營養,母乳餵養不僅可以讓嬰兒健康的成長,而且還可以提高嬰兒的抵抗力,所以我們提倡母乳餵養。」電視中幾個醫生坐在一個桌子旁邊大談母乳餵養的好處,我打了個呵欠。

「什麼母乳餵養好啊,是人奶就可以了。」表姐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身上圍著一條大毛巾,兩個豐滿的乳房在毛巾下頻頻向我示意,表姐看著電視然後躺在坐在我的身邊,她把毛巾解了下來,擦著濕漉漉的頭髮。

大學二年級-表姊來玩

我今年二十歲就讀中部某大學二年級,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套房,再兩個禮拜就期末考了,正在努力K書中……昨天台北表姐的E-mail說要來玩幾天,我回絕了,因為要考試了,今天上網路又收到表姐的E-mail︰

「親愛的揚揚︰我們已經向公司請好假了耶,反正你車子借我們自己去玩,不會礙著你讀書啦,好不好啦!!!可愛的表姐上。」

和小姨子的秘密

我和老婆結婚六年多,因為有點小積蓄,所以我們就貸款在外面買了間透天厝

我是一個朝八晚五的正常上班族,而老婆在電子公司上班,兩班制,所以必須輪早晚班。我的小姨子〔玲〕今年28,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搬來和我們一起住,玲長得雖然不是美麗型的,但卻也蠻可愛的,而且在今年事情發生前,還是個不擇不扣在室女。

被弟弟射在體內

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拷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力正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台換到另一個台、又換到另一個台……百無聊賴。十七歲的陳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T恤撐的緊緊的。他已經上高二了,正在享受他的暑假……「吱,」陳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了,他的姐姐陳靜打著哈欠走了出來,她穿的睡衣,卻短蓋不住雪白的大腿,紗質的衣料更是朦朧地透出她曲線玲瓏的的身材。陳靜今年二十一歲,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長像更是美麗動人。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就念了兩年的職高。然後就幫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過也用著她幹什麼。所以,後來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飯,逛逛街。陳靜推開客廳的門走了出去……

一會又回來了,她洗澡去了。浴後陳靜更加是妖艷,嫵媚。陳力看著姐姐,濕潤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陳靜的身體,她沒穿胸罩,兩個小乳頭把睡衣頂出兩個小點,幾乎可以看到它的顏色……隨著陳靜的走動,不停的跳動。陳力目不轉睛的盯著陳靜的胸前。他異樣的眼光被陳靜覺察到了,陳靜順著他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的胸前,不禁臉上有點發熱,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推開門,回頭一看弟弟仍舊盯著自己。白了他一眼:

老公的精液

我放下電話,老婆出去辦公司的展會,王峰忝著臉要去幫忙,我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藉機又上我老婆,不過沒關係,我剛剛就是打電話給秦藍,叫她來陪我。

我舒服的坐在沙發上,想著秦藍的絲襪小腳摩搓我的雞巴的快感,張強和許軍替我去參加一個什麼公司的年慶,估計有些好處,不過沒人陪我一起搞秦藍,有些乏味,我早已經習慣幾個人一起插弄一個女人,視覺和感覺的刺激都比自己一個人搞來的爽,

媽媽是絲襪足交技師

房間裡,男孩站在床尾的地板上,渾身赤裸,腰部一前一後用力抽插著,大汗淋漓,嘴裡止不住的呻吟。「啊,快了,真的好爽,啊!就是這樣,腳不要再動了,就這麼夾住我的肉棒,讓我來。噢,天,這雙絲襪蹭起來真的好爽。」只見一位中年熟婦正躺在床上,身著黑白相間的連衣裙,身材豐滿,身體隨著男孩的動作也前後抖動著。熟婦身上的連衣裙被拉到了腰上,下體完全展現了出來。

肉感十足的下體蹦著深肉色的超薄褲襪,薄薄的絲襪裹在熟婦的肉腿上看得男孩血脈膨脹,肉色絲襪之下一條緊繃繃的白色蕾絲丁字褲吊在熟婦的屁股上,除了內褲前方那一小塊近乎透明的蕾絲,系帶往後都深深的沒入熟婦的臀縫裡。熟婦的陰毛透過透明的的蕾絲和肉色褲襪被男孩死死的盯住。熟婦似乎已經習慣了少年的目光,此刻她擡著自己的絲襪肉腿,雙腳足弓併攏,男孩抓著熟婦的腳背,怒漲的肉棒從熟婦的絲襪腳尖開始向腳後跟抽刺,龜頭盡情的摩擦著熟婦柔軟而肉感的絲襪足底,伴隨著男孩的呻吟,熟婦的絲襪腳底漸漸被馬眼分泌的汁液浸濕,深肉色的絲襪仿佛透明了,這加大了男孩的快感。

看著你的乳房長大

我有個表妹,比我小5歲,同樣是80後。和她的關係是從02年夏天開始的。那時我大1,她初2。從小一起長大的關係,我和妹妹很親密。那年的暑假,去她的家裡,只有我們2個人。開始只是坐在床邊一起聽歌,聊天而已。

漸漸的,她靠在我的肩膀上,那時我才高考完,壓抑了很久,好久沒碰女孩子了。只是輕輕的一靠,讓我熱血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