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奉獻之暴露女友

我的女友小名叫依依,今年21嵗,身高163公分,體重46公斤,三圍34、22、35——對於東方女孩子而言,我女友的身材已經是一流的了,這不是小弟一個人的看法,見過我女友身體的男人都有同樣的看法;當然,我女友長得也很漂亮——一頭烏黑的及肩秀髮,半年前因為趕時髦,邊上挑了一束染了一點點黃色,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腮粉唇紅,再加上肌膚嬌嫩雪白——一副清純嬌媚、惹人僯愛的模樣。

我的女友雖然愛玩,喜歡穿漂亮衣服,偶爾在我面前還使使小性子只穿件小內褲或者甚麼也不穿在房間裏走來走去,讓我流鼻血。

張根碩的第一次

大家好,我叫張碩根,所以大家都會叫我大根。

顧名思義,我的確長了一根碩大的根,小時候不懂,穿著開襠褲甩著雞雞跑總會引起那些說閑話扯八卦的老大媽的註意並嘰嘰喳喳的笑,後來隨著年齡的增大,慢慢的我發現了我與同齡人的不同,可能是雄性荷爾蒙比較旺盛吧,我發育的比同齡人都要快,不僅僅是個兒長得快,就連褲襠內的根,也一直再蠢蠢欲動,第一次勃起並莫名其妙的遺精,徹底寬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原來,這世上有比玩泥巴更有趣的事情。

抄電表工人

今天早上,當我正在穿衣服準備外出購物之際,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原來是個電力公司制服的男人,他抄完電錶之後,我倒了杯冷飲給他,就在他喝飲料時,我決定要勾引他。於是,我坐在餐桌邊上,敞開袍子,靜靜的微笑,漸漸將身子往後躺,還微微的張開雙腿,展露那剛刮過的毛,但並不是十分乾淨的私處。

接著,我完全躺平,輕啟朱唇,平靜地說:「請你稍微吸吮一下我的屄,好嗎?」這是他難以拒絕的。在他舔著我的陰部,用舌頭將我裡外嚐遍之際,我則緊抱著他的頭。最後,我把我的珍珠白色液體洩到他嘴裡。之後,我坐起身來,舔著他嘴,好嚐嚐自己的味道,這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接下來,他開始吸吮著我的乳頭,而我則掏出了他那根巨大的老二,還因其尺寸而稍微地吃了一驚。

領導的表妹

李娜是我們項目經理的表妹,2011年中旬的時候,她還有一年時間畢業,學的也是我們工程類的專業,于是來項目進行實習,開始她是在技術部門,而這時我已經由總工轉為生產經理,工作上並不對口,所以開始接觸並不多,剛到項目的李娜活脫脫一個農村小丫頭,臉紅紅的也不太會穿衣打扮,但是個子比較高167公分,身材也比較豐滿。

因為項目經理的原因,大家都比較照顧她,慢慢我們也開始熟悉起來,十一月份她要回學校進行實習情況匯報,要離開幾個月,所以我們幾個部門領導挨個請客說是給她送行,搞的小丫頭挺不好意思,一個勁說回來時給我們帶特產什麽的。

我女友被我玩了一整夜

這是小弟的第二篇文章。第一篇《我設計我女友給別人上》,看到有許多院友幫我加油打氣,其中有些院友問說小豪會不會找我女友?或是介紹小豪給女友把真相說出來?

在這裡我說一下,小豪只是我在線上遊戲中認識的,我女友並不知道小豪這個人,而且小豪也只知道我的電話,所以我不怕小豪會去找我女友。再來我不會說出真相,因為說了出來,我女友一定會跟我分手,這樣的話,我何必找我女友給小豪?隨便去夜店找個要一夜情的就好了。

夜店裡的多P

下車後感覺真是不自然,我很少沒穿內褲的,頂多在家裡才會放得開,偶爾出門買東西懶一點才會沒穿,特別這次還是穿這樣薄的迷你裙,雖然原來的內褲也很小,但總讓我心理上有些放心,不過不管怎樣不要曝光就好了。走著真是有點緊張,因為裙子薄真怕一陣風吹過來,我不丟臉死才怪,幸好到BBDisco門口都沒發生尷尬的場面。

大家約好在門口等,不過比立的同學我都不認識,門口有滿多人在等來等去的我也弄不清有沒有人先到了,當然有幾個男生的視線一直在我身上轉我也不是不知道,雖然一方面開心自己的外表能吸引人,但萬一他們是比立的同學就有些尷尬了,待會如果都盯著我看,我一定會覺得很不自然的,特別萬一讓他們發現我沒穿內褲,那會怎麼想我呀!?

小淫娃-莉莉

我的名字叫做莉莉,今年剛滿18歲,剛從中部某私立高職畢業。趁著剛畢業的暑假空檔,和姐妹淘們相約一起到墾丁遊玩。墾丁可真是夏日的好去處,不但有陽光、沙灘、海洋還有各個男人望著的比基尼。我們平常穿著制服時,總愛故意改短裙子長度,偶而故意暴露些讓校裡的男生心癢癢,既然姐妹淘提議要去墾丁當然也都不吝嗇準備好可以展現自己的比基尼,這可不是我在誇,我們姐妹淘的身材可都是玲瓏有緻呢!

講到我的身材,我有著標準的165公分身高,長長的直髮,有著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如同吹彈可破的潔白皮膚,還有最令男人們銷魂的身材--36E、23、34。

變態的前男友

在娟娟上了大學以後,由於校園裡的男孩子很多,有些人更整天盯著女生看,為了保持人家清純的形象,怕被人發現自己是個淫蕩的女孩,所以我不穿內褲出門的習慣開始收斂了一些。在穿短裙的時候比較會記得穿上內褲了,有時候甚至也穿透明的絲襪。實在非常不想穿內褲的時候,也會穿短褲或緊身牛仔褲,以免春光外洩。雖然如此,在公車上或其他公共場所,仍然偶爾會被吃豆腐,但發生的頻率的確比以往略少了一些,有時候我只要稍微的抵抗,那些色狼就不敢再繼續動作。

這樣一來,豈不是少了許多樂趣嗎?……才不會呢!由於天生姿色過人,再加上人家刻意塑造的清純玉女形象,娟娟在系上可是許多男同學追求的目標,甚至連學長們都想要和我做朋友,所以才進學校沒多久,就成為我們系上的系花。對於同學們的追求,娟娟也不是不動心,但由於上大學之前曾經交過幾個男朋友,深深覺得男人在把女孩子追到手以後,就開始變心了,所以一直不敢接受大學同學的感情。

女傭的面試

我的名字是雪香,是個很渴望升讀大學的十八歲的女子。我家裡很窮,母親沒有工作能力,父親的薪水很微薄,僅供一家三餬口,根本不能讓我升學。為了達成這個願望,我決定外出工作賺取學費。今天面試的一份工作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告訴我的,那是一份家傭工作。她告訴我除了一般女傭應該做的家務外,還要作出另一種服務,我相信憑我的樣貌和身材一定會勝任。面試的地方是一處高尚住宅,身穿白色緊身上衣、黑色超迷你短裙、魚網絲襪加四寸高跟鞋的我,來到可能是未來僱主大屋的門前按了門鈴。

等了一會,大門便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俊朗不凡、身材也一級棒,很多男明星或模特兒都比不上的年青男子。「你是來面試的吧?請進來!」他笑著把我迎進屋裡內。「謝謝!」我尾隨他走進屋內。我這個窮人第一次來到這麼豪華的房子,整個人都顯得相當興奮,如果可以在這裡工作,實在太好不過了。「別站著,請坐。」他倒了杯水給我。「謝謝!」我接過他手裡的那杯水,坐進梳化裡。他就坐在我的對面。「我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陳進華,英文名是Alex,是個28歲的單身精算師。」你可否把你的履歷表給我看?「他說。」好的。「我從手袋裡將履歷表拿給他。

遇見野花

那一年我23歲,有一份穩定工作,有一個不錯的女朋友。同時,住房也不用發愁,家裡為我購買了一套兩室一廳的住房,因為還沒有結婚,女朋友週末才會來,我就把其中一間讓我以前上學時的一個同學在住,一起負擔生活的費用。

也許,是因為一切過於安逸,生活也過於平靜,我那時就迷上了上網聊天,打遊戲。後面家裡也裝了寬帶,每天晚上都要在網上和好多不認識的一起胡侃,一起天馬行空,卻不曾想到,這為我後來的出軌做了一個鋪墊。我那時,除了用Q以外,還經常在武漢熱線的聊天室裡聊天,因為在辦公室和家裡都是寬帶,所以可以一直掛在裡面,慢慢級別也高了。

女傭也是有苦悶的時候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傭。

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萬個菲傭沒多大分別,一樣都是身裁瘦小、辦事勤快。

調教嬌妻

三十歲的吳勇是家貿易公司的財務科長,兩個月前他和女友結了婚。如今的他正在享受蜜月的溫馨和甜蜜,整日和嬌妻沈浸在性愛的海洋中。挑逗和刺激自然是免不了的,偶爾他還會作出過激的動作來,搞得嬌妻嗔罵不已。但吳勇心裏明白,她是怪在眉頭,愛在心頭。這使得吳勇心裏有一種大膽的惡念頭在滋長。

這不,今天晚上,他又心血來潮了。結婚後吳勇和嬌妻開始了蜜月旅行,離開家四處遊玩。兩天前吳勇夫婦兩來到位於另一座城市的大伯家,由於不太熟悉這裏,所以就在他大伯家裏住下了。白天遊山玩水,晚上就睡在大伯家。

朋友的漂亮大姐

我阿正26歲跟我朋友阿臣相識已經10幾年了,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阿臣有位大我們4歲的大姐,我都稱呼他為大姐。

大姐已經結婚3年了,她老公也跟我很熟,因為我也經常會跟姐夫出去鬼混。第一次去半套的油壓也是姐夫帶我去的。

溫泉豔遇

陳老闆是我的國中同學,失散多年之後,在幾年前的同學會再度遇到。他經營一家溫泉旅館,在台北市溫泉最密集的那個區。(這樣會不會太明顯?)

我們幾個國中同學其實斷斷續續有聯絡,大學同學由於念類似的科系,所以最後職業其實都差不太多。但國中因為後來會有人輟學、有人出國,所以變化很大,像有好幾個現在是醫生,有一個是律師,兩個會計師的樣子,卻也有好幾個現在黑道討生活!其他各樣的工作也都有。

爸爸的秘書呂香君

今天是爸爸的公司月底結帳的日子,爸爸出國去了,本應由總經理代理,但不巧他也到香港辦事處視察去了。於是爸爸打電話回家,要我去幫他簽月報表,等他回來再過目一遍即可。

我就這樣到公司去了,本來公司的事我一概不管,反正遲早要由我接管,何不趁現在尚未陷入一大堆事務之前,先玩樂一陣,免得以後像爸爸一樣忙碌得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和女友的牌友做愛

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裡,就看到女友小雪跟她的好友雨玲、小潔、雅珍、惠芬五個人一邊喝著啤酒一邊打麻將。基本上我個人是不會打麻將的,但女友小雪卻愛死了這個,所以到了週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來打衛生麻將。

本來我是不反對她們來這兒打麻將的,這禮拜每天都被公司裡的業務搞的是筋疲力盡,每天一回家就累攤在床上,更別說能跟我美麗的女友溫存一下了。好不容易捱到了週末,本想趁今天晚上好好的跟女友大幹特幹的,無奈,這群小妞們來打麻將還喝酒,看這情況,我今晚不用被趕出房間睡沙發就上帝保佑。

乳房的淫辱-硃茵篇

日光暴烈的沙灘上,有的正在嬉沙、有的正在玩水、有的背著太陽做日光浴,而我仍在公共更衣室等待我的朋友。

電話還是撥不通,他們是不是會來呀,我都已經換好泳褲等他們了。我仍然在人來人往的更衣室門口等待著,忽然人有三急,只好離開一下找廁所吧,我跑上更衣室旁的樓梯上二樓,豈料與人來人往的一樓是不同的光景,那是寂靜得很的一條走廊,幾乎長時間都沒人經過甚至出入裡面的場所。打算找廁所的我開始沿著走廊步行,經過一間又間女更衣室,來到第三間的時候我卻禁不住偷望了幾眼。

女同事秀蘭

我29歲,已婚,.女同事秀蘭,女31歲,一米七的個子,是我們單位�的一位美女,尤其是一張小嘴,讓人一看就想吃的感覺。

我們單位�的婦女中我一直就關注她,一天,在辦安室�我看見沒人便對秀蘭說你好,我好想你,多謝你上次幫我的事。秀蘭微笑點了點頭。我想和你借一直筆,秀蘭給我筆的時候我們的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軟。

我的第一次援交

這件事發生在距今三年前的夏天,當年我19歲,事發原由是在一次去逛百貨光司時,看到一個名牌的包包,一時衝動刷卡買了下來。當帳單寄來時,打工的薪水卻已差不多花光了,實在沒錢,又怕跟家人拿會被罵慘,不斷想著有什麼可以迅速賺到一筆錢的方法,就想到了——援交。

我抱著緊張的心情,上了某個情色的聊天室,果然馬上就有一大堆人密談給我,在這幾個人之中,我一一篩選,選到一個暱稱為「小宏」的軍校學生(因為背景較單純)。他問了我一些基本的資料,我164公分、45公斤、34C的身材他似乎很滿意,之後就與我約好在星期日的晚上見面,價錢是三千元,並要我那天去台南的火車站載他。

蔓庭的暴露饗宴之高速公路休息站

我一直認為,每個人多少有些暴露的傾向。

大概是覺得好玩,或著刺激,甚至是有趣……而我,則是喜愛到癡狂。

一次見網友經歷

6點整,熙熙攘攘的廣場上,週末就是週末,人可真多,不愧是人口上千萬的省會城市。媽的,我腦袋進水了吧居然找這個鬼地方見面,到時候怎麼認啊。

不管那麼多了,蹲在敬愛的主席像下面,摸出一根「陽光」,掏出zippo點上。美美的吸了一口,想起有個網友問我一個問題:「你陽光嗎?」答:「我很陽光,因為我每天抽陽光」……

黃色計程車

那個綠旗子的市長卸任後,阿生計程車的生意又慢慢好轉了。打從去年往前數的四年間,深夜在這所森林大學的道路上,攬客可沒那麼容易,只有電台呼叫或者是福星高照,才有辦法在迷宮一樣的小巷裡載到一個個濃妝艷抹、醉眼蒙的酒家女。阿生喜歡載酒家女,既使阿芳的出身也是酒家女,可是自從嫁給阿生後,阿生就再也不準她化濃妝、穿風騷暴露的衣服,套一句隔壁大學生說的話,那叫從良,也叫洗盡鉛華,表示再也不用為了幾個臭錢給男人摸奶子摸雞掰啦!「嘿嘿!從良。」

阿生想到這句話就覺得心裡亂爽一把的,以前穿金帶銀的酒家皇後現在乖乖的在電子工廠上班,晚上回到家裡,裙子裡面熱熱的雞掰,肥肥的奶子,全全部部都是自己一個人的,再也不用跟別人共用一個洞了,算算也只有自己那麼「良」

未開發的後花庭

事情發生在我跟萱交往一個月時,那晚我跟萱兩個人慶祝交往一個月,跑到鈴的別墅去喝了幾杯酒,萱不勝酒力當場睡死,我則是被鈴貫道醉她才放我回家。

「惡……好想吐」我一面嗚著嘴,一面走進電梯。

難忘的回憶

當我上輕鐵時已經是半夜了,車上只有兩個女學生,和一個中年人,在某一站突然上來了七八個年青人,一看就是那種混混型的,他們一上車就往我這邊走,然後站在我旁邊嘻嘻哈哈的,還一直盯著我看,那一天我穿的是一件粉紅色背心,白色迷你裙,和淺膚色絲襪及白色的吋高跟鞋。

明明中間有很多位置,他們卻要擠在我這邊,他們竟真的向我這個老師奶埋手。輕鐵一開,他們就把我從座位上拉起來,我嚇了一跳想要大叫,但一個人站在我後面捂住我嘴巴,然後另一個人抓我的腳,還有兩個人就開始脫我的外衣。我拼命掙扎,扮作不願,並用求助的眼色看另外三個乘客,但他們卻假裝沒看到,通通躲到輕鐵另一端去了。

設計女上司

我是一家貿易公司的經理,工資不錯,其他福利都很好。

我的上司是一個女強人,叫Amy,大約四十歲,未婚,樣子很漂亮,別人以為我幸福,因為有這樣美麗的女上司,其實我有苦自己知,因為Amy是一個工作狂,經常無緣無故責罵我,我時刻都想找個機會向她報復,我知道她還沒有男朋友,她應該還是處女,所以我決定找過機會強暴她。

我的良家情人

我和她相識純屬偶然。那是一個夏季的下午,朋友受邀請要去吃飯。我和朋友正好在一起,於是,朋友便要我一同前往。其實,請他那位朋友我也熟悉。推脫不了只好去了。

到了酒桌上,東道主一一給我們做了介紹。其中有一位郊區的中學教師給我的印象最深。其實她並不好看,眼睛很小,長相算不上中等人,但是氣質非常好。舉止言談都恰倒好處。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我們相約跳起舞來。她也不太會跳舞,但是很認真。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七月三日、週四、陰。

馬上就是「八一」了,和往年一樣,這個時候,台裡各個部門都開始著手準備「建軍節」的特別節目。我們做為專題部門當然也不得例外,上週五主任便給我分配了任務。今年我們要做的是一個反映邊防兵生活的系列,而我做為主任所謂「向來信任的骨幹記者」,被獨自派往了南沙一個海島。

慢慢來,倆姐姐會讓你性福的

人要不走運,涼水也塞牙。好不容易大學畢業,卻被分到了一個小廠,這還不算,還被分配到了一個女子組。整天和一群要退休的大老娘們混在一起,真是讓我懊惱到了極點。幸好組�還有兩個中年女人還不錯,不然就真的要糗死了。

這兩個中年女人四十多歲。一個叫菊,高大,豐腴,是個北方人,大嗓門,一喊起來胸口的兩個大奶子一顫一顫地。每到這時,我的目光就被這豐滿的乳房吸引,下面的小弟弟就會自然地硬起來。而這時,菊就象有特異功能一樣,眼一翻,頭一轉,沖我微微一笑,也不多說,只是聲音像挑逗似的更大了幾分。

見識過的最牛的性服務

前幾日驗證了廣渠門洋洋,寫了驗證報告。休息了幾天,這幾日小DD又有點蠢蠢欲動。

驗證洋洋後,小狼對論壇上另一風雲人物--紅領巾橋楊MM更是心往不已。

桌上與床上

董夢香,年約三十歲,年輕時也是一位愛追夢的女孩子,成天幻想著白馬王子、偶像明星、甚至把當歌星做為生平大志。

而事實上,姑且不論歌聲如何,憑她那副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就真的能在舞台上討人喜歡,令人的眼神為之一亮。

和女網友發生的故事

那天我跟心儀已久的護士女網有約在一家知名超商門口見面。等了許久沒見到人,心里正想放棄時。

忽然見到超商里正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女郎,長發垂直到腰部,穿著白圓領毛上衣,下身是淡灰色短裙,真的很短,大約膝上二十公分,整條雪白光潔的大腿幾乎是裸露的,讓人看得心蕩神馳,可能皮膚光滑白膩的關系,裸露的大腿上沒有穿絲襪,而小腿則套著長筒黑靴,顯得辛辣中透著十足的女人味。

小弟的一次準3人行

想起上個月那次在休閑中心的經曆,現在仍然是激動萬分,一切的一切仿佛曆曆在目。

一直想動動文筆寫下來,到現在才有時間,且讓我慢慢回味,仔細道來。

上日本朋友女友

我自問交遊廣闊,認識很多不同階層的朋友,這些朋友當中亦有不少是外籍人士,例如渡邊一郎便是我其中一個好朋友,因公事與他認識,後來成為朋友,主要是大家興趣相近,同樣喜歡公餘時流連於風月場所,做其多情浪子。

渡邊一郎和我同是單身漢,他一個人在香港工作,同聲同氣的朋友不多,遇上我既懂日文又好玩樂,自然成為莫逆之交。

意料之外的性愛

清明節中午,正在網上鬥地主,忽然隱身掛在網上的QQ嘀嘀的響了,隨手點開QQ,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笑臉的表情和一句話:你在嗎?。

哦,是聊友開心用手機QQ發過來的。

悶騷型上班族調教記

我和怡萍這個馬子交往一年了,她25歲長的還不錯,是悶騷型上班族。

上班、約會都打扮的一副很正經。

一個女孩子的性經歷

(一)初出茅廬

那年我16歲。終於畢業了,我的心情像小鳥在藍天上自由飛翔一樣。少了學校的那緊張的氣氛、老師的管束,我從縣城回到了我們的小山村。

橙紅年代

如果橙紅年代的故事里沒有劉子光……

李紈的至誠集團在大開發集團如炮彈般的打擊下節節敗退,最終負債累累。在面臨倒閉的前一天,大開發聶總找上了李紈,借了李紈一千萬的資金,聶總不是什麼好心人,這一千萬資金的利息只比市面上的高利貸低了一點點。李紈看著擺在她面前的一千萬猶豫了很久也只能接受了,這一千萬的資金是至誠集團最后的希望,即使明知是陷阱她也只能跳下去了。

騎竹馬,弄青梅

大學畢業之後就開始當業務賣產品,我們這行比較多老闆是那種沒念什麼書的,拼感情看義氣比較重要,所以都會去酒店。也不是很高級的,都去那種俗氣的比較多,小姐也都是賺辛苦錢,花錢消費的老闆們叫妳喝就要喝,喝到醉茫茫了要摸妳奶就是要給摸,喝到不行了去廁所吐完,老闆們都嘛跟著進去廁所,把妳裙子掀了內褲脫掉就在廁所開始幹小姐,所以包廂廁所都很大間,而且有保險套,雖然老闆很多都沒在戴的。

有時候都會想,這些小姐真的很可憐,才三十歲上下,因為喝太多酒,抽太多菸,上班還作息不正常,看起來都老很快。但很多都是不得已啦,單親媽媽哪裡有錢養小孩,有的還兩個,只好做下去。我還記得有次才開喝沒多久,有個小姐去上廁所,那個做沖壓機的陳董就跟進去廁所,包廂廁所的鎖都是裝飾的啦,一轉就開。進去幾分鐘一開始還沒消沒息,我想說是怎樣,陳董是轉性了喔這麼乖,沒多久就聽到陳董在大小聲。「幹你娘哩,拿這個要幹什麼?」「陳董,拜託,我今天危險期,不可以不戴,拜託你大慈大悲,拜託。」「不要在那邊機機歪歪啦,手給我拿開,幹,生這個款(長這樣),是在那邊靠北三小。」「不要啦,拜託,陳董,啊!」

女人多了就是累

腳踏兩條船的痛苦是節日最明顯,你要約哪一個才對呢?最好的選擇是拿回家跟工作當藉口避開節日跟特殊紀念日,不然被抓包的機會直線上升,真不知道我當初搞的這麼複雜幹嘛,後來想想這種消極的想法不對,女生還是搞越多越好才不會嫌麻煩才對。

這時候怡君又打電話來跟我聊心事,怡君的心事都是跟她男友有關,我很想跟他說你多介紹你姊妹淘給你男友上,保證這些新鮮沒吃過的女生會讓你男友馬上雄風再現,只是這些都只能在心裡想不能說,有些話一出口感情就會決裂,我才不會犯這個低級的錯誤,還沒吃到怡君前就被她跑了。

女服務員雪兒

「林科,林科!」一陣叫聲將我從睡夢中吵醒,我睜開朦朧的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我屬下的科員張正(假名),他滿臉關切的問:「林科,你感覺怎麼樣?」

我用力晃了晃腦袋,昨晚的宿酒已醒了大半,頭腦也清醒了很多,於是對張正說:「我沒什麼事,再睡多一會就應該好了。今天上午的培訓我就不去了,你一個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