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強暴了一位囂張的女警

我叫王漢連,剛從美國高中暑假留學回來。

今年我的家人遇到一些事情,我的姊姊和我的妹妹與表弟出了一些事情。

白衣天使

我是一個實習護士。

有一天,因為是看診的休息時間,醫院裡根本沒有病人的時候,我開始進行診察室的清潔工作。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平常就令人感覺到十分親的病人走入診察室。因為他的外形及服飾都十分灑脫,令人不知不覺中覺得有股熱氣從體內的丹田部份升起。

白衣天使在病房中演出a片情節

一、病房中演出A片

我在十六歲時就跟著大我兩歲的姊姊到台北來了,台南老家只剩下媽媽和妹妹。現在十八歲了,礙於跟姊姊同住諸多不便,而自己搬到外面住,因為工作而不小心壓斷了左臂骨,現在躺在病床上靜養,這幾天下來真是睡不好,怪也只能怪這間醫院的護士妹妹太漂亮了,算一算時間也應該要來巡房了。念頭還沒閃過,護士長帶著三名護士逐一查探病情,只聽她們對對面兩床的病患說幾時可出院,一個下午,一個晚上。我心想︰「那今晚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早就在期待他們的出院,要不,想做什麼都沒法作。

性奴隸空姐

第一章

壹、

輪奸女警周琳

周淩是刑警隊一名年輕的女刑警,22歲,未婚,身高一米七,身材健美修長,面容豔麗,是分局有名的美女。在公安院校她就是高材生,並且是校武術隊和排球隊的主力,參加工作以來雖然不乏追求者,卻始終對別人不加辭色,又被同事稱作冷美人。從警以來雖然不過短短四年,參與過不下20次的專項斗爭,在與盜竊、販毒、賭博、嫖娼等違法犯罪人員的交鋒中每次她都是以勝利告終。2002年夏季,在市郊一次緝毒行動中,她曾經單槍匹馬擒下新疆販毒頭目。

這天,爲了調查一個中學生打架斗毆的案子,周淩來到綠楓小區。早晨的小區里靜悄悄的,由于是別墅區,更加幽深。到了9棟A座,周淩下車按了門鈴。門鈴響了很久,防盜門才姍姍打開。出來開門的是一個瘦小、戴著近視眼鏡的學生,看年紀最多也就16歲。

不能說的秘密(在公司口交)

好幾年了,距離那些深藏在我心裡面的?密發生的時候,已經好幾年了。每次在看過論壇裡這麼多大大發表的文章後,心裡都會有一股衝動,很想把自己的親身經歷,以文字的方式說出來和所有人分享,也許故事中的女主角們,有機會在某一天的某一個時候來到這裡讀了這些文章,就請妳放寬心,因為我都是用化名,不會讓別的同事知道這些事情的。

兩岸三地我都有工作過的經驗,而在工作的同時,很幸運地和很多美麗的助理及客戶發生過關係,有些現在也都還有聯絡著呢。

空姐傻傻愛

我今年三十歲,一個月前進了我的而立之年。大學畢業後先後幾次換工作,現在在一家合資企業上班。合資企業大家都知道,不像國內企業升職要走後門,在那裡有能力你終究會上去,只是早晚的事情,這也是我為什麼在這裡的原因。

兢兢業業的工作了幾年,雖然我還沒有升到部門主管,但我隱隱已經是部門裡的三把手。

我的生活日記

「先生,麻煩你的身份證件,讓我們檢查一下!」他們也看到了我,很有禮貌的叫了我一聲。

我一聽,頭皮都發麻了,可是我還是鎮定的拿出身份證給他們。我又不是大陸偷渡客,料想他們沒有任何事證,也為難不了我,我只希望他們趕快驗完,讓我離開。

騷貨小護士

我叫韓花朋友都叫我花花,因為我和名模花花很像幾乎同個模子印出來的,我右眼下方有顆銷魂的美人痣,胸部也是比名模大一點的34D,雖然不是特別的大,但水滴型的奶球和粉紅色奶頭讓男人們讚不絕口。

目前是大學生的我目前在一家小診所當小護士,我們的制服是粉色連身裙,裙襬卻只到臀部是很容易走光的,但我上班都穿黑色褲襪或是膝上襪,這樣漂亮又只露出大腿,纖細的身材配上白皙麗質的皮膚,穿上這套制服讓我看起來像是酒店工作的小姐。

地盤OL的夜更工作

李翼菲,178cm,SASA?嗯……今年畢業是吧!我們這里和其他地盤不同,很多時候也要到地盤走動,妳沒問題吧?趙方託了托金絲眼鏡,淡漠地問道。

呃……沒,沒問題。

下班

  我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下班族,每天的工作單調而乏味,如果說要有什麼樂趣的話就是我的辦公室裡面只有我一個男生,這也是很特別的,因為當初我們的老闆是一個很注重女性主義的人,不過後來她覺得似乎還是需要一個男性來作事情,所以當我去應徵的時候,馬上就被錄用了。

  辦公室裡面除了老闆(也是女的)外還有四個女生,分別是小怡、文文、小柔和家芸,除了文文以外,都有男朋友了,不過這並無損於我愉快的欣賞她們,這些女生當中,外貌都算中上吧,不過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像是現在坐在我對面的小怡,身高160

零號女刑警外傳

Chapter1老大之死

一個陰霾的日子,一名男子走近監獄旁,低頭喃喃自語:「老大,你就這樣去了,死的寂寞,我一定要將抓你的那個婊子女警活活拖過來,在你面前好好凌辱她,以祭你在天之靈!」

邪念

(一)

儘管房間內的空調開得很大,但談老闆還是渾身冒汗。這倒不是因為他那身故作紳士的西裝革履的打扮,而是因為眼前的情景未免有些駭人。

隔壁漂亮的OL大姐姐

大學時,我念的是北部某間國立大學,因為我是南部人,所以自然是租了間房子住。而我租屋處的鄰居,住的是一位年紀大概多我4、5歲的大姐姐,在某間知名的外商公司上班,我和她聊過幾次天後,也慢慢地熟悉彼此。她要我叫她孟姿姐,而她也都叫我小宇。有的時候,她還會找我去她的住處吃飯。我和她的關係,感覺就一直像是姐弟一樣。

高中時,我念的是男校,所以,自然對女生特別的感興趣。雖然我在班上的女人緣還算不錯,但我腦子裡想的,全是孟姿姐那美麗的身影。孟姿姐有著一張美麗的鵝蛋臉,白皙的皮膚,誘人的大眼。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像路上的女生那樣濃妝豔抹,她很少化妝,最多也只是打個粉底,根本就是天生麗質。

淫亂護士

「大家都說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們這種地方。」年紀最大的武田杏子笑著說。

「沒有錯,說這裡是醫院不如說是宿舍還有實在感。」年紀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裡的雜誌說。

老婆的好同事

我老婆有一個很要好的同事姐妹叫肖晶,今年30歲,以前她們在一個單位上班。06年肖晶通過考試進到機關上班,做了一名科級幹部。雖然不在一個單位了,由於是一起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的,共同生活了3年,所以她們是無話不談的鐵姐們。

臘月二十,肖晶來電話,說是快過春節了來看看我們。老婆很高興,準備了豐盛的飯菜,還有紅酒。午飯吃得很舒服,看著她們兩個女人在一起說話,我也很愜意,在旁邊聽著。肖晶的愛人在廣州工作,結婚8年了,一直過著聚少離多的分居生活。因為大雪,今年春節不能回家過年了。

夜班護士

夜班護士嘉妮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休息室,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嘉妮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獨自發呆的嘉妮被傳出的鈴聲給拉回現實當中,她雖然不願意但是依然向剛剛按服務鈴的602病房走去。

超級女警

上週末,我帶著我平日一起上健身房的好友,Tony,去參加一個桃園朋友的25歲生日舞會。舞會在清晨十二點草草結束了,但我和Tony的玩意末盡。所以我們決定回到台北一家很有名的Pub,Dreambuster玩個通宵泡泡馬子,於是上了我的敞篷保時捷,就開始往北奔。也許是太晚了,高速公路上一輛車也沒有。我開始加速往前衡,看著馬錶從120一直跑到180公里,我笑著對Tony說:

「德國引擎,真不是蓋的。」

淫蕩的護士炮友

這天早上無事,上網瞧瞧,忘了是上到那個網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來想問她身高體重,沒想到她先問起我了,當我回答181Cm/75Kg之時,她也立即回答說她身高167Cm/50Kg。

我說︰你身材很棒嘛

調教女病人

漫長的大學時代終於過去了,讀XX醫大的日子實在是活受罪!教學的是老傢伙,同學的是醜傢伙!本來還以為學婦科可以有多一點機會親近些美女少婦,給在校女學生體檢也可以一飽眼福,可沒想到實習接觸的卻要麼是女屍,要麼是什麼老婦女看婦科病!

真夠噁心的,再這樣下去,我看我要成同性戀了!畢業了,自己開了家專科門診,招了兩個護士幫忙。約面試的兩個女孩──小慧、小雪,都是衛校剛畢業的,樣子身材長得都很好,這實在太好了,我得找機會親近打近她們。

商界秘艷

兩年前搞了間出入口公司,由我的好朋友立中和他太太擔任經理和秘書的職位,後來立中的太太過身,就由我太太當秘書。立中人面廣闊,諸事發展順利。眼看公司的業務漸上軌道。我和太太都滿懷欣慰。

可是,一天夜裡,立中突然召我出去,說有要事商量。我們在餐廳見面。立中低聲地告訴我說道﹕「浩哥,不瞞你說,有兩個主要的客戶不想再續約了。如果失去他們,公司的運作將會面臨危機,後果不堪設想﹗」

強姦旗袍制服少女

我的工作是做廣告招牌,即是在街上店鋪上的招牌,某一天我再土瓜灣道的一間酒樓幫牠們裝廣告招牌,裝完之後己經是晚上十一點鐘左右,工作完成之後我便帶走了我帶來的工具收工,收工之後我走到了一間7-11便利店買了一些飲品和一包香煙。

買完這一些東西之後,本來乘車到旺角叫雞。正當想離開這便利店的時候,有一個身穿校服的女學生入這便利店買東西。

真實,美女同事的間接口交

  婷婷是我的同事,今年26歲,性格開朗。未婚的她身材苗條,皮膚白皙,大眼睛,很是漂亮。

  我倆在一個辦公室,因爲都是年輕人,所以平時關系走得挺近,工作上經常互相幫忙,閑暇時也總是在一起聊天說笑。

慾望電梯

當華貿八十八層樓頂大鐘響完第十一聲後,趁著茫茫的夜色,大鐘下四面超大液晶電視又開始播出每天臨結束前的最後一個廣告。作為建造了瀏陽市最高兩幢建築樓的天宇集團而言,這最後的廣告時間一直都是它的專利,自然當仁不讓地播映集團旗下公司的系列產品。而今夜也還是那家電梯公司的廣告。

「寰宇電梯,您至高無上的享受!」

大乳牛護士長

一個月后的某天晚上八點,夜幕剛剛降臨。    在協和醫院的胸科醫務室里,女護士長石香蘭手拿著電話話筒,心里涌起一陣强烈的不安。    ——怎麼回事?家里為什麼會一直沒人?    今晚輪到她在科室里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習慣,她臨睡前往家里打了個電話,准備交代小保姆阿麗注意鎖好門,以及問一問寶貝儿子的情況。    誰知道從七點鍾到現在,整整一個鐘頭過去了,石香蘭已經重撥了七八次號碼,電話那頭始終都沒有人接聽。    ——奇怪,就算是出去買東西也用不著這麼久呀,難道是出了什麼事?    女護士長的心懸了起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緩緩的放下了話筒。    「叮呤呤……」她的手還沒挪開,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石香蘭連忙重新拎起話筒。    「您好,這里是協和醫院胸科……」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嘶啞的嗓音打斷了:「請問你是石香蘭女士嗎?」「是的,請問您是……」「我是省立醫院的。有個女孩子出車禍受了重傷,被過路人送到我們這里搶救,她昏迷前說是你家的小保姆,還告訴了我們這個電話……」石香蘭失聲驚呼:「什麼?」「對了,這個女孩子還帶著一個嬰儿……」對方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女護士長聽到「嬰儿」兩個字就像晴天霹靂般尖叫起來:「嬰儿怎麼了?他是我儿子……他怎麼樣了?」「你先冷靜,冷靜點聽我說!」對方低聲說,「嬰儿也受了點輕傷,不過沒有什麼大礙……」石香蘭身軀一晃,臉色頓時變的慘白,聲音里已經帶上了哭腔:「我儿子到底傷到什麼程度,你快說呀!快說……」「真的不嚴重,你放心。」對方頓了一下又說,「你趕快到省立醫院來吧,我在急救室門口等你……」女護士長憂心如焚的放下電話,匆匆交代了几個小護士替她值班,自己連制服都來不及換下就乘電梯下了病房大樓,快步奔出了醫院。

  醫院門口停著一輛的士,本來是熄燈熄火的。石香蘭剛出來這輛的士就發動了,主動的向她身邊駛去。    完全顧不上多想,女護士長急忙招手攔了下來,打開車門鑽進了后座。    「去省立醫院!」的士調了個頭,開足馬力駛到了大路上。    車窗外的景物飛快的倒退著,石香蘭焦急的無以名狀,一顆心七上八下。    ——小苗苗,心肝寶貝……你千万別出什麼事呀!不然媽媽也不想活了……她忍不住想哭,魂不守舍的坐在那里發呆,過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咦?師傅,我是去省立醫院,你往哪里開呀?」司機沒有回答,自顧自的打著方向盤,拐到了一個距離目的地更遠的路口。    「師傅!你走錯了,師傅……」石香蘭接連叫喚了几聲,對方始終不理不睬,連頭都不回,她這才感到問題嚴重了。    「你想干什麼?停車,快停車呀……」女護士長驚慌失措,轉身拉動門把用力往外推,誰知車門竟紋絲不動!她不死心繼續搖撼車門,但直到手几乎脫臼還是徒勞無功。    「別白費力氣了!」一個沙啞難聽的嗓音傳來,「車門是用中控鎖鎖住的,只有我這里才能打開!」「你……你是什麼人?」石香蘭覺得這聲音似乎有點耳熟,隔著前后座之間的鐵絲網仔細看去,可是只能看見一個后腦勺。而車子的后視鏡又被調整成向下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司機的臉。    「別管我是誰,跟著我來就是了!」對方冷冷的說,「我保證你能見到你儿子……」石香蘭駭然變色,立刻明白自己上當了,顫聲道:「剛才那個電話……電話是……」「是我打給你的!」司機陰惻惻的奸笑,「想不到你這麼好騙呢,哈哈……哈哈……」女護士長又驚又怒,粉臉變色的憤然斥責:「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能拿這種事開玩笑?快把孩子還給我……」「我已經說了,現在就是帶你去見儿子。」說完司機就不吭聲了,任憑女護士長責罵,懇求,叫嚷,威脅……他始終一言不發,只是穩穩的駕駛著的士向前飛馳。    ——怎麼辦,我被歹徒綁架了!    石香蘭終于絕望的靜了下來,一股寒意直泛上心頭。再想到孩子也落在對方手里,那份焦慮擔心就別提了。    她不知如何是好,失神的癱坐在車座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窗外的道路越來越偏僻了,沿途上几乎看不見過往的車輛和行人。    在一條林蔭小徑上七彎八拐了一陣后,的士駛進了一棟幽靜的別墅。    這棟別墅的圍牆上爬滿了植物,里面黑漆漆的居然沒有任何燈火,充滿了一種陰森恐怖的氣氛。    當的士駛入之后,兩扇大閘門就在身后自動緩緩關上了,隔絕了跟外界的一切聯系。

美容師和我

辦完了銀行的事,只想鬆口氣休息一下。討厭理容院的氣味﹑厭倦了泰國浴點到為止的的按摩(當然泰國浴的作愛是很爽的,泰國浴女郎的叫床﹑舌功和陰戶幫浦的能力絕對是銷魂蝕骨),翻開報紙找了個家庭式的護膚指油壓電話。

『指油壓多少錢﹖』

性感OL女秘書不停誘惑我

我在外商公司上班已屆十年,也在一個行銷部門幹一個不大不小的主管,轄下有15個STAFF,均為年輕一族,年紀最大的也不過33歲左右,只有我年紀稍長、已婚,其餘大皆未婚愛玩,但工作表現也佳,因老婆比我更忙無暇理我,是個工作上的女強人,感情也趨向淡薄,所以我大部份也是跟這些小伙子鬼混到半夜。

我去打球、健身,雖已35歲,但喜愛運動、不抽煙喝酒,身體狀況維持很好。三年前因工作所需要找一個英文祕書,面試了好幾回都找不到一個適合的,直到有一天來一位未施胭脂但外表整潔乾淨的女孩來面試,26歲在美國唸大學畢業回來,在一家貿易公司上班,因為沒特別裝扮也特別注意這個女孩,只是眼神中看得出來感情豐富之人,眉宇間散發一種迷人的味道,的最後面試了幾人還是覺得她的英文及工作能力不錯,就通知她來上班,她名叫莎莎。

強姦女秘書

天前接到老總的電話,說他跟歐洲洽談的合約有點問題要晚一個禮拜回來,要我這個剛上任的副總代替他去台北總公司開年度的檢討會議,相關資料已經mail給我的秘書,找時間核對一下金額跟報表有沒誤差就ok了…..

小文…麻煩將年度會議資料拿給我,順便幫我泡杯拿鐵,謝了…..

強迫曝光

白麗是個單身模特兒。

模特兒的圈子是非常複雜的。它和電影界差不多,同樣是表演為生,同樣要以美麗、清新做本錢,也同樣的每天要接觸許多奢侈、豪華的人和事物。

陳醫生和他的護士及表姐

小梅是一個年方二十的俏護士,在一家不小的診所工作。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在護校時就和一些男孩偷嘗過性愛的滋味,所以在診所裡常跟一些年輕的男病患,攪起一些勾搭的事。

有時替行動不便的病患套弄屯積已久的肉棒,並且解開純白的護士服的鈕扣,讓他們捏揉自己豐滿尖挺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讓男人爽快地射出精液,再用白嫩的玉手搓弄滑溜的陰莖。

美少女現場連線

「注意!注意!六號機、九號機預備!外景組、備援組待命!警力組測試紅綠燈…」

「開始了!開始了!倒數五秒…四、三、二、一…Action!」

淫蕩空姐

我認識王眉的時候,她十三歲,我二十五歲。那時我正在海軍服役,是一條掃雷艦上當艦長。她呢,是個來姥姥家度假的初中生。那年初夏,我們載著海軍軍校的學員沿漫長海岸線進行了一次遠航。到達北方那個著名良港兼避暑勝地,在港外和一條從南方駛來滿載度假者的白色客輪並行了一段時間。進港時我艦超越了客輪,很接近地擦舷而過。興奮的旅遊者們紛紛從客艙出來,擠滿邊舷,向我們揮手呼喊,我們也向他們揮手致意。我站在舵房外面用望遠鏡細看那些無憂無慮、神情愉快的男男女女。一個穿猩紅色連衣裙的小女孩出現在我的視野。她最熱情洋溢,又笑又跳又招手,久久吸引住我的視線,直到客輪遠遠拋在後面。

這個女孩幾給我留下的印象這樣鮮明,以致第二天她尋尋覓覓出現在碼頭,我一眼便認出了她。我當時正背著手槍在查崗。她一邊沿靠著一排排軍艦的碼頭走來,一邊駐足入迷的仰視在桅尖飛翔的海鷗。當她開始細細打量我們軍艦,並由於看到白色的舷號而高興地叫起來時──她看見了我。

漂亮女醫生給我高潮

(一)

婚後老婆久未懷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醫院檢查一下,並讓我先去,說是男的簡單。我答應了。那年我31歲。

女醫生幫我射精

婚後老婆久未懷孕,有年的夏天,老婆和我商量去醫院檢查一下,並讓我先去,說是男的簡單。我答應了。那年我31歲。

為了避人耳目,我特地選擇在中午的時候過去,人少一點。

班機上慘遭毒手的俏麗空姐

幾個月之前非常幸運的應徵上了東南亞一間廉價航空的空姐,和其他幾位新人一起受訓之後開始隨著航班往返台灣和泰國。廉價航空的特點就是機身小,票價便宜,而且單架客機配給的空姐人數並不多,以我們這間公司來說,一個班次的飛機上只有三位空姐;水藍色金線邊套裝和同色系窄裙是我們的制服特色,加上黑色透細絲襪以及高跟鞋,讓我們格外顯得優雅動人。走在航廈裡面配著左右扭擺的翹臀,讓其他旅客不心癢也難。

這天我的負責班次是深夜兩點從桃園機場直飛曼谷,值班的除了我就只有愛碧-常戴著水鑽大耳環,跟著她銀鈴般清脆的笑聲閃閃發光,以及蜜雪兒;一個比我高挑,腿比我還長不過罩杯略小我一個字母的女孩,藍色的眼珠和豐滿的嘴唇是她的特色。

心理醫生

第一章

小珍會開始看史醫生,都是因為受不了她最好的朋友--杜娜的壓力,小珍一直強調自己其實沒有問題,不需要看心理醫生,但是杜娜堅持小珍一定得和史醫生談談,所以她才來的,雖然如此,小珍還是一直認為自己沒有心理毛病,但是她由與醫生的會面中,學了許多關於生活、自我的知識後,她一連去了好幾次。事實上,她很喜歡史醫生,而且她也付得起診療費,所以,為什麼不去呢?

智救護士

離開學校,阿龍還在意淫剛才與法文老師的美好時光。

「原來打砲是多爽的事情!」阿龍說。

迷奸女鋼琴老師

「來!來!喝下去!喝下去!不喝,就是不給我面子……不給我面子………」蔡隆,某知名品牌鋼琴代理商的地區經銷商,一個四十餘歲壯碩、頭發微禿、腰圍發福的鋼琴行兼附設音樂補習班老板﹔在酒精的刺激之下,敞開喉嚨大剌剌喊叫著。

「大家作夥乾一杯!不要這麼閉塞,來慶祝,就是要高興的嘛!」席上業務員起哄著。鋼琴老師們面面相覷,有的不會喝酒,只喝果汁、烏龍茶﹔有的為顧形象只小口小口微沾啜飲著。

炮友護士

一次朋友們聚會,認識了一個小醫院的護士,叫虹,個子不高,只有158,雖然長的不十分的漂亮,但很可愛,身材也很瘦小,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也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我追求她使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漸漸發現她有護士特有的溫柔和對我的順從。

那時她纔18歲,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約三個月後吧,她一天晚上在醫院值班,我去陪她,那天晚上醫院裡的病人很少的,到了十點左右吧,連大夫也回家了,虹回到了休息室,穿著潔白的護士服,隱隱的可以看到裡的的乳罩,頭上扎著一條白圍巾,現在沒有人了,也沒有事了,虹坐到了床上,把腳從鞋子裡腿出來弔在床邊來回地晃著,那樣子可愛極了。

真人真事:出差時女同事主動示好

雖然大家在網上看文章或小說,經常會看到作者說這是真人真事,但我想大家也都是看看沒當真吧!因為有些劇情真的太狗血太誇張了點,有的已經是自己的幻想或是創作…不過我還是想說把我的真實故事跟大家分享,至於你覺得是創作還是真實故事,就看你相不相信囉!

時間:2010年9月地點:昆明台商博覽會(我們參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