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環計

第一章迫於無奈

一個夏日的午後,我正在房裡睡午覺,突然間,從母親房中傳出了一陣叫喊聲,我火速的衝到母親的房裡,才一進門,腦袋後面就被不知名的物體重重的敲了一下,當我意識到原來門後還躲著有另一個人的時候,我已不省人事……

大奶少婦珊妮 淫慾快感

陳珊妮,29歲,胸圍達35E的巨奶少婦,前年與老公何明偉結婚,育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老公是一家廣告公司的總經理,長年在外跑業務。而她自己則是一家電子售後台的外貿出銷經理。由於人長的甜美又遇事精靈,一直在公司很受器重。這天傍晚,珊妮加完班回到家,由於孩子都歸管家接送,珊妮也沒事可做,便想回家好好洗個澡熱水澡輕鬆一下,可是到了家門口,包包裡左掏又掏,鑰匙呢?找了很久才想起,似乎還在公司桌上。

珊妮嘆了一口氣,今天是怎麼樣,流年不利全集中在一天嗎?這時,眼前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矮小有些駝背的男子走了過來。珊妮認出這是同層樓的鄰居—謝老先生。「你好啊。」

Kelly的冒險∼打賭篇

那一天我和丈夫到吉姆夫婦家去探訪,他們兩人是透過這個網站的討論版認識的,那時正是世界盃最後決賽(註:因為我忘記了他們打賭的內容,所以只好自己作了)。我雖然不大懂足球,但也是巴西的擁護者,和法國相比,自然是四次世界盃冠軍的巴西必勝了。

但是吉姆和他的太太吉蒂(名字也是作的)卻說巴西必敗法國必勝,和舉出很多足球術語和巴西隊的內憂,我當然是不信呢!只當他們是騙我這外行人胡說八道。

上了鄰居少婦

熟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我深知這個道理,但是還有另外一句話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常在窩邊走,哪會不吃草,道理都是人說的,怎麼說都繞得回來,不是嗎?

2009年,我搬到了新家,那個房子是一層10戶,然後分成了四個小單元,我們這個單元裡有兩套房子,一大一小,我家在大的,但是住了很久,我都沒見過對面的鄰居,估計是買了房子,沒人來住的吧。

玩女人玩到鄰居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致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阿輝所住的屋村,當然也有不少這類的單身女性,她們的背後,有不同的故事,但結局都是一樣的,就是要孤獨地去走下半生的路。說來真令人悲傷,單親家庭的女性,面對的間題可多了,除了要為生活而奔波勞碌之外,還要顧及子女的教育問題,其中最難忍受的,還是寂寞與空虛。下面這個故事,可見一斑。

我的恩人搞我妻

盡管事情已經過去兩年了,但是一直到現在,我看見妻子那種充滿女性的溫柔,胸中仍然還是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

我和妻子都畢業于哈工大計算器系,只是我妻子是我的學妹,比我晚二年。

與人妻一起除夕倒數

「嗨,美欣,怎麼會是你的?」我看著那個被一班同事團團圍著的美女,不能置信的叫了出來。

今天是除夕,我收到通告說今日下午不用上班,剛想跑到接待處,看看可不可以再約那個新來的接待員去吃飯?……聖誕派對那晚我送她回家時,已經把她逗得春心大動,幾乎要在樓梯口向我獻上處女豬的了;今晚可怎也要把她誘騙上我家慢慢享用了吧!

淫蕩的下屬老婆

故事發生在05年初春,一天我和屬下小王從省城開會返回的路上,一向開朗的小王卻沉默不語,滿臉陰雲。

於是我問小王:「馬上就要回家和你愛人相聚為什麼不高興?」

老婆偷情後被輪姦

那天,我發現老婆自收到一封信後就變得坐立不安。晚上,我趁老婆睡覺後,把那封她一直拿在手中的信偷出來,打開一看,裡面掉出十幾張相片。上面是老婆與一個男人做愛的景頭,那個男人是我老婆的情夫。相片裡情夫,老婆的面貌拍的非常清楚,也非常專業。

在信封裡面還有一封信,我打開一看,大意是說有六個男人偷拍了她們在野外做愛的相片,準備把這相片放到網上,給他們曝光。但只要老婆答應第二天讓他們玩玩,他們就把底片給她。

寶琳與我

九三盛夏

寶琳與我之一離開鄧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寶琳不想三更半夜回家而驚動鄰居,便索性留在我這里過夜。

撞見處長夫人偷情

入夜,陳凱坐在酒吧中,酒吧對他來說是陌生的,裡面是晃動帶各色色彩的燈光,讓衆人在這舞池里盡情的墮落。而進入酒吧不過是一位好奇而已。當然,他並不是向剛出校門的年輕人那樣對酒吧好奇,而是,看到自己的一個同僚林科長,走了進來。他好奇人已經將至中年,平時嚴肅的林科長怎麽還回來這種地方以他的風格不像是會出入這類勁吧的人。他不是今晚就要陪同領導去省裡開會嗎?時間也差不了多久了,他還在這做什麽?

可是,林科長和另外幾個人往左走進入一個很長的過道裡,過道裡的燈光是那種朦朦朧朧的粉紅色,兩邊有幾十間獨立的包間,無數衣著單薄的豔麗女郞便在過道裡走來走去,那些獨立的包間不時的開開合合,傳來許多男男女女的浪笑聲,空氣裡充溢著各種的香水味。

蕩妻淫婦的暴露

我深愛著我的丈夫,但我們之間已冷淡了好幾年了……做愛次數愈來愈少,我們連一個月做愛一次都沒有。我對自己的身材有自信,我依然保持著完美的體態,36C.30.34的身材連我都十分滿意……他決不是對我的身材不滿……雖然如此我仍深愛著他,即使三個月前,發生那件事之後,我的生活開始轉變,我依然深愛他,我依然守住我身體,只給他一人……我是在一間外貿公司服務,職位並不低,也是個襄理。約三個月前,我生日,我請了我們公司的同事回家吃飯,只是幾個姐妹淘,而那天我丈夫並未在家中,同事還開了個玩笑,說老公是個怎麼不在家,怎麼我生曰,他也沒陪我……要我小心。他這麼帥,又有錢,會不會被那個女人迷了我笑笑應付她們,心中一點懷疑都沒有。我知道不可能,即使我們之間這麼冷淡……但我知道不可能。當我們用完餐,在客聽閒聊時我老公回來了。雖然他看起來十分疲累,但我仍要求他一起過來聊天,他感到無趣的看著電視,不想理會我們……這時我注意到坐在我老公對面的誼玲,將她原先緊閉的大腿,微微張開。

我不以為意,以為是她自己沒注意,可是……我看見我老公視線從電視上微微的轉移到了誼玲的大腿根……我老公望著她的私處,真是讓人難受。我老公的雞巴勃起了,我很清楚的可以看到勃起的形狀,老公看著別的女人私處勃起……誼玲不時的移動他雙腿,窄裙中的春光清晰可見,白色蕾絲內褲,及穿著絲襪的性感美腿,這對男人來說大概是十分刺激的吧看著老公失神的窺視的樣子,我不禁醋從中來……想著老公對我如此冷淡,竟因為窺視一個不熟識的女子,而有如此的反應我向誼玲使了個眼神,想告訴她的春光外洩了。

東京出差 被邀請與好友妻做愛

我的好友阿鴻在平常嗑瓜子聊天的時候,向我說了一個經歷,我就用第一人稱向各位色友聊聊他的實際遭遇。

進日商公司一陣子了,很久沒去東京出差了,前幾天公司決定叫我去東京那裡走一趟,拜訪一下那裡的客戶。

人妻乾妹妹

還是下著雨…

真的好想要…

讓妻子嘗試別的男人

這是我完全真實的經歷,這裡只記錄了目前的發展情況,今後會怎樣、會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變化,是福還是禍,我都不知道,只希望這種特別的人生體驗不是一件壞事。

和妻子結婚已經四年了,在結婚之前,妻子是一個非常單純的女人,甚至連做愛的具體過程都不是很清楚,幸好我在和她相戀之前閱人無數,因此侵入她的身體的時候,雖然流血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沒有讓她感覺到那種處女第一次做愛的時候的那種撕心的痛。

和懷孕的表弟妻做愛

近由於裝修房子,所以搬回了在濱江小區的房子,這裏的房子裝修好之後一直沒來住過,搬進來的第一天還真的有點睡不著。

就在住進來的一個星期左右,那天下午我由於前一天加班到天亮所以沒去公司在家。

馬太太牌局上的墮落

驕陽似火,馬太抽著兩袋剛從超市買來的菜,快步趕回家,心裡還後悔今天上午在牌局上輸掉掉的五千塊錢。

看看腕表已經是下午四點了。

老婆小怡送上我愛的綠帽

作者:日向我可愛的嬌妻小怡,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溫柔又白靜,她窈窕的身材看起來更顯得高挑有氣質,披肩的長發、水汪汪的眼睛與精緻的五官,看起來就是個善良且古典白皙的小美人,賢淑的她在嫁給我之後就待在家裡幫忙家事。

而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每次帶同事或長官來家裡坐坐時,老婆都會幫忙準備些下酒菜,美麗的老婆在做料理的樣子,也讓同事們直呼好有家的感覺…好棒的家。

婆的自白‧我的抉擇

回想當初努力追求我老婆好久才追到手,結婚後我更是對婆疼惜有加,她說不想要生小孩讓身材變形,沒上避孕環之前,我跟她上床做愛時也常帶套避免懷孕。

想不到如今卻被外國男A調教成隨便一個陌生外國男人就可以任意使用我老婆的身體,在她體內深處發洩性慾,盡情射入骯髒的精液,注入她的子宮。

交換淫母

我叫小健,今年18歲,和42歲的媽媽艷妮亂倫已經有1年了,最近我們不滿足於自己兩母子之間的性愛,通過網絡,我們還認識了同城的另一對亂倫母子,19歲的小偉和他46歲的媽媽,秀媚阿姨,我們兩對母子現在經常在一起亂交,享受禁忌的亂倫之歡。今天又是星期六,我們兩對母子相約到我家在市郊的別墅開「會」

,嘿嘿,不用說,當然是「亂倫交流會」

為性福而打造淫妻

很慶幸,我有一個優秀的妻子王明慧,人不很漂亮,但氣質不錯,聰明伶俐,對老人、對孩子都沒得說。我們結婚近十年,當愛情發展到親情的時候,少了許多浪漫和衝動,日子在平淡中安靜地過著。

自從明慧2012年辭職到一家外企工作後,我們的生活發生了變化,起初是因她多了許多應酬,家務越做越少,我幾乎成了半個保姆,後來發展成一出去就整個月,拋下我們父女過著家不像家的生活。雖然心中有氣,但必竟她也是為了這個家,而且我們感情一直很融合,婚後紅臉的時候都很少。

和一位熟女姐姐的情事

(一)

那年與她相遇,出於一份偶然,她作為他們市的外派進修醫生,來我這不一家三甲醫院進修婦產科。

上了寂寞的大嫂

本人今年22歲,剛退伍,算是社會新鮮人,而我有一個親戚家裡是在開工廠的,規模還不算小,有四,五十個員工,原本掌權的是我舅舅,不過他因年事已高而宣佈退休,而我舅媽也因而退出,這個重擔就落到了我大哥手上,但是我大哥卻過慣了大少爺生活,不想接手家庭事業而只想繼續玩樂,當然有外婆是正常的。

原本想說要結束營業,但在大嫂向長輩們苦苦哀求之後才決定讓大嫂先承擔下來,等我大哥回心轉意回來幫忙。

小雨和公公第一次

和公公第一次發生過了好多年了,可是記憶非常清楚,就像初戀一樣。

那是我結婚兩年後,我和公公的關係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差捅破這層紙了,這天早晚會來的。那年夏天,七月份的一天,我寶寶那天在她姥姥家,不在家。

單男的性福時光

在這個城市裡,我是個資深的單男。專門給那些思想開放,兩性生活不和諧的夫妻送溫暖的那種。入圈三年多來,已經幫助四五對婚姻遇到瓶頸的夫妻度過了危機,開啟了性福的大門。我的口號是,只進入你的身體,不進入你們的生活,一切以服務為宗旨。不知道有關部門是不是應該給像我這樣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只為給別人送去快樂的秘密工作者頒發一面錦旗呢?

玩笑歸玩笑,不過這個東西的確大可不必被視為洪水猛獸。性不是傳宗接代的手段,而是男女之間尋求快樂的遊戲,所以誰規定這個遊戲只有夫妻兩個人可以做?只要你們也具有這樣的看法和胸懷,互相看著有眼緣,咱們就可以一同尋求快樂。

警察妹妹

這幾天一直在下雨,好多天都沒看見太陽了,又冷又濕。

於是無聊的時候只能在網上晃蕩。

被大雞巴滋潤的日本學生和媽媽

第一章★試藥(上)

又到了每日的下午5點,日落黃昏,隨著叮鈴鈴的鈴聲,日本櫻田中學放學了。

朋友的妻子不客氣,一皇二后好享受

朋友叫大鳥,顧名思義,雞雞大,從高中起就被冠以如此威猛的外號。我和大鳥關系一直很好,保持到大學畢業后參加工作,依舊是好朋友。大鳥很照顧我,有好事都願意和我分享,包括女人。不過並不是和我分享同一個女人,他找妹子約炮都順便幫我問一下妹子有朋友一起來不,如果有,就帶上我。至于我能不能打上一炮,就看我自己的造化了。其實這樣的機會很難得的,要幺是妹子只有自己一個人出來玩,要幺是妹子的朋友看不上我。唉,只怪自己沒有大鳥那樣天賦異禀,膽大心細。

有一天接到大鳥的電話,說微信約到一妹子,是市里面的,願意帶朋友來我們縣里玩,要求是給她們做導遊,帶去爬山遊玩。大鳥說這回很有戲的,因爲微信聊的時候感覺妹子比較開放。我也沒想太多,畢竟一次沒成功過。就想能上就上,不能上就陪著玩幾天也沒關系,怎幺說也是有美女作陪。

嫂子,我要進去了

偉哥和阿忠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於工作的關係有機會見過他老婆--心如。

偉哥是個木訥型的人,居然會娶到那麼漂亮的老婆,心如是個美麗動人的少婦,長得氣質高貴典雅,她細滑的肌膚雪白嬌嫩。

已婚少婦性伴侶

我叫阿濤,24歲身高175CM,三年前從家裏到城市裏面上學。初到這個陌生的城市自然感到非常的寂寞,就經常去網吧打發時間,記得那是一個寂靜的夜晚,我一個人寂寞到極點,於是就翹課去網吧通宵。

在QQ上面滿無目的的瞎轉,轉著轉著就轉進了一個叫做“寂寞夜色”的聊天室裏面,並且在裏面認識了一個網名叫做永不見面的女人。聊著聊著我們便莫名的投機!於是經過幾個月的交流,她就成了我網上的老婆,也是現在的性伴侶。

與一個良家婦女的真實經歷

認識她實屬偶然,第一次在單位遇見她的時候就記住了她,雖然已經三十八九歲,可是身材一點都不臃腫,面容較好沒有皺紋,可能是平常保養的比較好吧,因為聽其他同事說她的老公是一名督察,家裡比較殷實。

那會我並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她在哪個部門工作都不知道,因為我們單位較大,下面的基層單位也多。

人肉榨汁機

上篇

我叫阿勝,今年廿五歲,仍是單身—族,有個女朋友叫阿杏,細我三歲,和她拍拖一年,衹限於牽手仔,連摸她三點也不準許,她思想比較保守,堅持婚前不與男朋友發生性行為,怕我摸到慾火焚身得寸進尺,她把持不住被我攻陷最後防線,所以我衹能眼看手勿動。

人妻狩獵

青山茂夫第一眼看到西澤悠子時,直覺的認為能把這個女人弄到手。

青山是販賣各種家庭用品的公司的業務員,也兼公司為推廣編織機而開辦的編織室的講師。

我的太太和小女兒被人幹了

我太太今年三十八歲,前陣子因為我失業,實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間小酒家做傳菜維持。我太太樣貌雖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對大白奶、肥臀、纖腰當然讓酒家裡的那些粗漢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福像軍妓一樣,給他們隨便吃豆腐。

最厲害的是那個大廚老朱和清潔的忠伯,二人福五、六十歲了,說話還相當下流,本來只給他們摸摸奶子、屁股,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想不到﹍﹍

公屋的少婦

目前住在公屋的,有不少是「單親家庭」,其中以單親女性為多,丈夫一怒離家,最後,就剩下單親女性和她的子女了。

年來,由於國內開放,那邊的北妹既溫柔、又年輕,引緻不少本港的已婚男人,一旦接觸到北妹,欲令智昏,甘心做裙下之臣,把香港的「黃面婆」忘掉了。

淫妻麗珊

美少婦馬太太

我住的大廈裡,經常遇上一位年輕貌美的住家少婦,她的身材和容貌都很引起我的注意,這一天我下車後,又見她帶著兩歲多的小女兒在前面走,那小女孩子扭扭擰擰不肯走路,那少婦手裡又拿著許多在超級市場買回來的東西。於是我上前去,幫她抱起小孩子,三人一起進入大廈,再步入電梯裡。

我認為機不可失,馬上問道:「這位太太,不知如何稱呼?」

別人的老婆

我看著她牽著小男孩纖細的手腕,優雅自在的穿過幾條街,小男孩不時擡頭望著她。或許是周遭不時傳來陌生人異樣的眼光,使他不安。換成我也會,誰都會用欽羨略帶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視這對母子,她擺動的圓臀,堅挺碩大的雙乳,加上標致的身段任誰也會被這樣成熟妩媚的媽媽所吸引。而我是個心有非份之想的人,我注意她很久了。這女人叫侯芬,一頭波浪卷的長發,一襲低胸淡綠色連身洋裝,均勻白皙的小腿恰如其分的一直延伸到白色細帶高跟鞋里,尤其是胸前擠壓出立體分明的乳溝,飽滿的奶子讓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那天她成熟的韻味深深地吸引了我,不,該說牢牢地擄獲了我。

嚴格來說她算不上絕色,以38接近40歲的女人來說,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中年女人的絕妙風韻,不需要多漂亮已經充滿了殺傷力,就像熟到剛好的桃子。如果用「媚」來形容她,我想那是最恰當不過的。至此,我已經不能一刻沒看到她,心里的淫念不時湧現,就因爲這麽想,我總笃信終有一天這塊美肉會有入嘴的一天。

淫水氾濫的老婆為別人生孩子

我是一名國企高管,28歲那年迎娶了現在的老婆小娟。小娟是城裡姑娘,溫柔賢惠,美麗動人,豐滿的體態是當初吸引我的主要原因。婚後不就我們就有了自己的女兒,在孩子三個月大的時候小娟就找了份比較清閒的工作,雖然離家很遠,但小娟的人緣很好,公司很多男同事每日都圍著她轉,由於我的工作時間不固定,男同事接送她上下班也是正常不過的事了。

由於我一心忙於工作,想多掙點錢也好讓孩子和老婆過的更舒適一點,起早貪黑身體終於垮了。醫生說我抵抗力過差身體太虛弱,需要多休息調養,而且最可惡的是一年內最好不要行房事。

鄰居少婦誘拐我

剛剛搬入新居老鄰居全換了新面孔有恰逢春節,於是難免互相照面走動一下,這樣就認識了對門一個年輕的三口之家。對門丈夫是一生意人,妻子沒事在家帶孩子江蘇人有著南方女子的特有氣質,還有一個小男孩四五歲吧,這就是我的新鄰居。

春節我們這地方一般的回了父母那裡過,於是新樓裡特別清靜,偶有的鞭炮聲也激不起什麼激情而大部分時間是在睡覺、電視、電腦前度過。大年初三還在睡夢中妻子推醒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