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銷售員的強姦

有一天,我換好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突然聽見門鈴響了,我就走過去打開一道門縫往外看,看到一個穿西裝的男人站在門口。

我說:「請問你找誰?」

奸淫美麗的少婦房東

強姦房東,那房東自然是女的了,是一個在教育系統上班的一個少婦。

我為什麼要強姦她呢?一是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二是她實在是太性感了。

強姦女友的妹妹

我一下班便打手機給婷婷,響了許久都沒人接,我就想說先回家洗個澡在去找她吧,回到家,吃完飯、洗完澡後,我打到她家,依然沒人接,打手機也是轉進語音信箱這時我在家已經無聊到不知道要幹嘛了,所以便想直接到婷婷家等她,反正我有她家們的鑰匙,而且跟她家人都這麼熟了進了婷婷家,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心理覺得滿奇怪的,所以便在打給婷婷問她什麼時候回來撥完號,居然聽到房間裡傳來手機響的聲音「哎呀呀,原來婷婷這個糊塗蛋沒帶走機出門」這時我走進房間在書桌上找到了她正在充電的手機這時,突然起了一陣好奇心,想看看她的簡訊,於是我就開始按起婷婷的手機偷看裡面的內容,裡面有好幾封沒名子,只有號碼的簡訊,我便隨便點一個來看沒想到內容居然是……「老婆對不起!我錯了,你能原諒我嘛?」

看來好像是她前男友寄的再看幾封,內容也大同小異,說她之前多壞多壞,希望婷婷原諒她我看了一下發件的時間,全都是昨天寄的………

女秘書被迷姦

這是我近來發生的事情,現在談起來,也難過得很,但說了出來,總比屈在心裡好。

我任職私人秘書,工作了兩年,老闆非常看重我,他業務頗大,常要到外國參加一些展覽會或業務會議等,他的家庭也在加拿大,所以留在香港的時間不多。忘了跟你們說,我是個香港女生。

四名美女大學生被輪奸

不鬧了……出去了!走入浴室的婉瑩對着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後通牒:你再鬧我就把水潑在你的身上啦!看見婉瑩生氣的樣子,活潑好動的雨薇隻好知趣地走出了浴室。

她一邊帶上浴室的門一邊嘀咕着:隻不過是開玩笑而已嗎……看到雨薇的窘相,雅儀笑得都直不起來腰了,另一邊的曉雯也開心地笑了。浴室内的婉瑩也像湊熱鬧似的打開了水龍頭,發出了陣陣水聲。

終極強姦列車小姐

各位旅客,23時30分往神戶的阪神線第4417號次特快列車就要開了,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請在五分鐘內上車......」

石村輕鬆自在地坐在最後一節車廂45號靠窗的座位上,聽著月台持續的廣播,厭煩的順手戴上了耳機並按下隨身CD的啟動鍵。就他而言,夜間列車的開動就是睡覺時間的開始,因為他不是第一次搭夜快車去神戶了。

強暴市長夫人

在讀高中的時候,我獨自住在市府大院裡那時的我應該說是一個性格內向的人,見到女孩子,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我就有一種莫名的驚慌,話未說臉已紅。

然而禁錮了18年的心靈,讓我對成熟、豐腴的女人又總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嚮往,幻想可用性愛去征服她們,在公園裡、在大街上,無論在哪一種公共場所只要見到豐乳肥臀的女人,即使「周公禮數」壓制著我,而我還要偷偷地從她們偶爾不注意的坐姿或未扣好的衣襟邊去窺視她們的秘處和白晰的乳房,那給我一種無法比擬的快感。我注意她完全是一個偶然的機會。

美麗女主播被輪姦

曹穎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女主持,主持很好,而且人又年輕漂亮,是公認的主持靚女。

現在已是午夜了,曹穎在自己所住的大樓前發覺有一個人影一閃鄫鄩鄧鄯,嗷嘧嗾嘜瞬即便消失了,警覺告訴曹穎這一定有問題僤僮僠兢,緊綧綹緇她隨即也跟進了大樓,但人影已經失去了蹤影。

被算命師姦淫

算命是門博大精深的學問,但自古以來假借算命之名、行神棍騙財劫色之實的案例卻屢見不鮮.我對面鄰居雅玲就是個活生生的見證,她甚至於現在都深信不移;我們同為家庭主婦,我較年長3歲,一樣結婚一年多,又住同一層公寓,所以感情不錯……她對於半年以來夫妻之間小爭吵不斷感到憂心忡忡,百思不得其解,於是想到去算命。算命的告訴她是否因為夫妻間性生活不協調的原因?如果是的話,請你下回帶一張你先生性器官的相片來再跟你開示。

和她去一次後就覺得是在騙人,因為雅玲長得算是亮麗的那一型,身材好的沒話說,尤其臀部的曲線總是男人目光的焦點.25歲,結婚一年多,正是受滋潤後散髮魅惑男人性慾的成熟蜜桃,怎會有甚麼性生活不協調?那知今年下午她又約我一塊去,心裡想反正沒事,就跟去看看!

被守衛蹂躪的女學生

靠!怎麼會事。我立刻想到了傳達室,他會不會帶她到傳達室?幸好,傳達室位於建築這一面的中間部分,等他們出了門,我立刻躡手躡腳的轉移到傳達室窗下,窗戶開著,當然有窗簾,我聽到裡面關門的聲音,傳達室隔開了兩個部分,靠窗這一面是老楊休息的地方,我曾經進去過一次,裡面很小,一張單人床,一個茶幾,一把藤椅,裡面就沒什麼空地了,從窗簾縫隙向裡望,剛好劉麗推開小門走了進來,老楊隨後跟進來關上房門,老楊此時完全沒有了平時老實巴交的樣子,他立刻抓住劉麗的肩膀把她推倒在窄小的單人床上,此時劉麗認命似的縮著身子任其擺布。

好好的幹嘛轉移到這裡來啊?繼爾又立刻明白了,因為有晚歸的學生,為了方便管理員的工作。此時老楊開始迫不及待的脫劉麗的衣服,不一會兒,劉麗已經被扒的一絲不掛了,裡面40瓦的日光燈照得很亮。少女赤裸的身體白的耀眼,老楊也很快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黝黑瘦小的身體形成強烈的反差,不是親眼所見,我絕不會把這兩個人聯係到一起,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一個是漂亮高雅的大學女生,一個是齷齪下賤的看門老頭,不公平!我心裡狂叫著!但這樣的情況又令我十分興奮,下面的兄弟脹的發痛。

交易(催眠)

咚咚咚咚”壹陣急促的敲門聲,讓我從睡夢中醒來。

雖然我已經睜開眼睛,但大腦還處於朦朧之中。

天台小屋的強姦

這是一個炎熱的夜晚。

雪玲寫好了交班記錄,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是10點45分,還有15分鐘就到交班時間了。雪玲最後一次巡視了病房,由於是週末,不少病人請假回了家,所以好幾間病室都是空的。

強姦嚴肅的國文老師

Ya!等等是最後一節課了,咦…等等…下一節是無聊的國文課?唉…明明這麼好睡,但有那雞掰的國文老師,誰還敢睡?

說到國文老師,她叫陳曉蓉,其實長得還滿正的,那對大奶子少說也有Ccup,雖然她沒過說她的年齡,但我覺得大概25歲左右吧!平時都穿得很保守,戴著一副眼睛,做起事來一板一眼的,上課看到她站著的時候膝蓋都會一蹲一蹲的,看起來就一副欠幹的樣子,每次都害的我直想把她的衣服扒光狠狠的幹她。

強姦處女美腿姊姊

悅芹,一個十九歲的美麗女孩,有著完美的身材,172cm的身高,以及36c_24_35的肉體尤其那一對豐滿的美乳跟那雙修長漂亮的美腿,引人遐想,姊姊今天所穿的黑色高跟涼鞋,是兩條黑色細繩交叉繞著腳踝到小腿上的款式,再加上透明絲襪的誘惑,另人無法抗拒

姊姊喜歡穿露趾的高跟涼鞋,當我看到那絲襪包著的腳趾,搭配涼鞋在路上走時

午夜無人的公園裡

我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一所知名大學。那一年,大學收生制度剛好改革,結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可是男女宿舍數目卻沒有作出相應調整,所以女生宿舍供應很緊張,分配給我們女生的宿舍數目很少。雖然我不是住在大學附近,不過也不是住得太遠,所以在大學讀了三年都沒分配到宿舍。

在最初兩年勉強還可以應付,但在最後一年便不行了。畢業年功課特別忙,所以和三個其他系的女生在大學附近唐樓租了一個房間。這樣上學放學都方便多了。

被哥哥強暴

我們住在鄉下地方,爸爸幾年前就留下我、哥哥和媽媽,還有一堆由媽媽背下來的借據,跟另一個女人生活在一起。從那之後,爸爸就從不曾拿錢回家,他賭博借的錢也不負責,完全當作我們跟他已經沒有關係。

媽媽試著以各種方式去找爸爸好幾次,但每次都找不到,因此沒有一技之長的媽媽為了扶養我和哥哥,就在工廠找了個錢不多的工作,早上六點就必須出門到附近大城市的工廠,晚上回家後還必須做手工貼補家用,真的非常辛苦,所以我也都會作業寫完後幫媽媽弄,順便跟媽媽聊天。

新娘之婚前被姦

『哦,你結婚也太早了吧!?』

高中同學們接到徐瑩瑩的請柬時,幾乎都是一樣的反應。相比於有些同學還在上大學,甚至連男朋友都沒有,自己卻已經快結婚了,她也覺得有些早。

給女友的同事吃春藥

我有一個女友,樣子蠻可愛,身材也不錯,偶爾都會和她做愛,性生活還算可以。我們已經同居兩三年,感情都很穩定。

一次,她帶她的同事上來,談工作上的事情。她同事的身材更勝我女友,她主動和我交換名片。

強姦輔導老師

我的輔導老師今年25歲,身高167公分,胸部有D罩杯,長得不太有老師的樣,正得不得了。

之前她上課有提到:「只要有任何問題,不管是生理、心理上,甚至身體上的不適,都可以來找我,我可以幫你們解決。」

後樓梯的少女

後樓梯永遠是一座大廈最齷齪的地方,有人把垃圾置於後褸梯、有人在那裡吸毒、有人搶劫、強姦……,王家聲每日都將垃圾丟在後樓梯。

有一日,因為要棄置一張舊桌子,於是將它搬到樓下去。

不要隨便帶女友回家過年

因為女友吳婷父母親都在國外工作的關係,所以李立渠今年便帶著女友一起回家過年。

下了火車後二人停留在火車站前等著家人前來接送。

辦公室的淩辱

先生,對不起,現在是下班時間,請問您找誰?」一個年輕貌美身材絞好的職員,穿著整齊的套裝,有禮貌的阻擋他。

阿龍看了一下她高聳胸部上掛著的名牌。

假裝喝醉真硬上…

這天下午小真參加朋友的聚會,由於天氣熱,小真穿了件露腰的小可愛,外面則搭了件薄襯衣,下面穿了牛仔短裙,看起來可愛極了,完全不像二十多歲的女孩,倒像十七、八歲的學生呢!到了晚上八點聚會才結束,小真就騎著她的50CC小可愛機車回家嘗嘂嘒嗽,膂膈膊膇由於聚會在三重,至少也要騎上40分鐘才會到家,沒想到騎到半路時,竟下起了小雨,還好小真車箱裡有帶雨衣,就趕快拿起雨衣往後套反穿,脖子後面扣了個扣子後就繼續上路了。

沒想到騎到河堤旁時,由於沒什麼路燈,天色又暗又下雨,視線極差,小真一下子沒看清楚竟撞上騎腳踏車的人,那人被撞上後應聲倒地,小真這時也緊張了,趕快停車往前跑去一看,原來她撞上了一個老人,看起來好像只是擦傷,但腳踏車的車輪卻變形了,小真趕緊把這老人扶了起來。

迷姦教會的處女牧師

我自小便在教會成長,表面是一個教徒,但我實際是一個無惡不作的不良青年。吸毒,食煙,賭錢,嫖妓等等…無所不做。

Jessica牧師,是一個女性牧師,剛剛三十歲出頭,長相平凡,為人和藹可親,但亦有嚴肅的一面。認識她已有十年,她可說是看著我成長。她身材約5呎6吋高,三圍約33C,28,32。不算十分突出,但尚算平均。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護著雪白細嫩的粉頸,一張俏麗姣白臉蛋上黑白分明而又水汪汪的大鳳眼,小巧的櫻唇薄薄兩片在豔紅唇膏覆蓋下,全身散發著一股成熟女性的嫵媚及淡淡的幽香。

媽媽的配種巴士

我爸和我媽都在我們家鄉一家國營大廠工作,我爸是廠長,我媽是醫務室的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起,我們家就開始富起來了,我爸經常在外面應酬,我媽的衣服首飾也越來越時髦,給我的零花錢也是水漲船高。他們幾乎不管我的學習。在這樣的條件下,我的成績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每況愈下,因此才到了連高中都考不上的地步。我來了南非兩年,從來不好好學習,整天跟一幫跟我一樣的小留學生中的狐朋狗友一起瞎混,錢花光了就打電話問我爸要。

三個月前,我爸突然說我媽要來南非,讓我找房子。不到一個星期,她就到了。我跟媽媽一起搬進學校附近的一套公寓。媽媽出來得很急,不是出差或者旅游,甚至也沒有提到回去的意思。我猜想是我爸因為經濟問題事發才讓我媽先逃出來的。

輪姦美麗女學生

十一前的一天,我正在單位談客戶,突然手機響了起來,是表妹打來的,表妹在電話裡哭著說:「哥,我被人欺負了!」我一聽,邊安慰妹妹,邊開始瞭解情況。

原來,表妹所在的學校是海澱區一所女子職高,由於妹妹天生長的是個美人胚子,所以總有一些校外無聊的男孩子放學後到學校門口追堵我表妹,因為這原因,表妹在學校內不免遭到了一些女生的嫉妒。

辦公室的凌虐

「嗚‧‧‧你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放過我‧‧‧」電話裡心怡無助的哭泣著。

「妳別說這麼難聽嘛,小蕩婦,我也只是想讓別人分享欣賞看看,堂堂一個教授的老婆,和大公司的企劃管理人,那個肥美多汁的小嫩穴有多漂亮而已啊,是你自己不要的….」

女友迪吧被迷記

自從那次讓朋友上了醉酒的女友後,淩辱女友的想法已經深入我心。

當然那個朋友在那之後也要求過要再來一次,在考慮到不吃虧的問題,我要求上他女友。他說要準備準備,因為他女友酒量比他牛,所以要想別的招。他正考慮去買迷藥,當然我也很期待他能買到,因為有了這東西,淩辱女友就很方便啦!

十七歲時被強姦的故事

在我十七歲那年的夏天,因為朋友家開的餐廳人手不夠所以去幫忙,卻發生了這件令我難以忘懷的事……

朋友家開的餐廳是上下兩層的中式餐廳,由於晚上二樓客人較少,大約只有兩三桌的客人,並且客人的早早吃完離開了,二樓只剩下我一人慢慢收拾東西。

泳池輪奸

以前的女朋友十分開朗,163的個子,一頭飄逸的秀髮,雖然不高但身材卻很好,尤其是胸部很豐滿。

加上皮膚很白,絕對稱的上是小美女。然而,我們因爲她的一次遊泳經歷而分手了。事情是她大學期間發生的。她在他們班人緣很好,好多男生都想追她,而她雖然性格開朗,但感情上很專一,一直沒有男朋友。當有人給她寫情書或送花時,她總讓人家很尴尬。于是不少男生對她又愛又恨。在一個已經放暑假的時候,班上有三個男生對她打起了壞主意。他們其實都很喜歡我女朋友,但都被拒絕了。

趁朋友姊夫不在姦了朋友大姐

我阿正26歲,跟我朋友小陳相識已經10幾年了,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小陳有位大我們4歲的姐姐,我都稱呼他為大姐。

大姐已經結婚3年了,她老公也跟我很熟,因為我也常常會跟姊夫出去鬼混,第一次去半套的油壓也是姐夫帶我去的,雖然她們已經有一個小孩但是姊夫仍然改不了愛玩的本性.其實我是非常羨慕姊夫有一位像大姐一樣的老婆.雖然感覺很兇.但是身材.跟味道都是一級棒.所以從我國中以來大姐就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對象,有時候到她們家玩.看到浴室有大姐剛換下的內衣褲,都會讓我衝動的聞起那充滿大姐體味的衣物。

被黑人輪姦的空姐

某架飛往美國西岸的班機上

「各位旅客,本機即將抵達美國XXX國際機場,請您收起餐桌,豎直椅背並扣好安全帶,再次感謝您搭乘XX航空,助您旅途愉快,謝謝。」

性虐師的合約 1-2

(1)

我叫龍輝,英文名tony,是一名小有技藝的性虐師,也是聯邦安全局的女體刑訊顧問。說起女體刑訊,很多人都會自然的聯想到陰森壓抑的刑房,粗重的皮鞭,以及受難者衣衫破碎血淋淋的恐怖模樣。事實上在現代社會裡,隨著文明的進步和分權監督的完善,血腥殘忍的肉刑已經極為罕見,即使在特殊的權力部門裡,與現代醫學結合的新式SM拷問手段也佔據了主流。而昔日擅長折磨藝術的專家們,則紛紛投身色情俱樂部,以資深性虐師的身份成為女間諜的調教者。

父債女還

我是某城市的一個「黑幫」大佬,主要從事放高利貸活動,我的兄弟尊稱我為「大虎哥」。毫無疑問,我過得是血雨惺風的生活。因此,在我的世界裡,根本不懂什麼叫做「人性」,也不懂什麼叫做「好與壞」,我只懂得生活在於刺激,我還經常鼓勵我的手下「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沒屍骸」。生命,在我的眼裡是何等的賤!包括我自己在內,我知道,我的生命也可能隨時完結,不過,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才刺激,盡情放縱,盡情享樂於人間!

三個月前,爛賭鬼王勝借了我一萬元人民幣,至今未還。所以,最近我吩咐我的手下搜索他的下落。終於,有一晚我和我的手下出去鬼混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他。我立即吩咐我的手下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頓。他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了。我點起一支菸,叨在嘴裡,抽起王勝的衣領,「你好呀,王勝哥,恭候你很久了。

新花木蘭

新花木蘭(一)

花木蘭代父從軍之後,因家傳武藝高強,且待人和善又負責,不久之後已得到上頭的信賴和同僚的喜愛。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純真的氣質,每個人都很照顧她,一點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像不喜歡和大夥一起洗澡啦,從不打赤膊,且也不喜歡和他人動手動腳等等。

我被輪暴的經驗

我是個學生,由於自己的外貌條件還不錯,所以偶爾會接一些平面廣告Model的工作,來賺一些零用錢。……其實我的家境還算富裕,就算我不去當Model打工,父母親給的零用錢,也相當足夠我平時的花用,只是我想在經濟上能早一點獨立,就算畢業後沒有馬上找到工作,也不用跟家裡伸手拿錢,更何況當上Model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因為那似乎是一種美女的證明。

當上Model之後,使我比以前更懂得打扮自己,別人看到我的時候,很難不對我多看幾眼,不過這也使我經常成為狼群們下手的目標。公車上、電梯裡總是會有陌生的手偷偷摸一下我的臀部,甚至是胸部。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個淫蕩的女孩,因為當我受到色狼的襲擊時,並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有時候反而會投入其中,甚至達到高潮。

面對強暴我放棄了反抗

年輕的女人被歹徒劫持,生死之間,她中止了反抗,被強暴了……

女人最終從歹徒的魔掌里逃了出來。卻遭遇另一個噩夢。因為沒有拼死捍衛自己的貞操,女人陷入深深的自責;這個消息傳開后,人們的議論和譴責更是讓她抬不起頭來,幸福的家庭也面臨著解體,無辜的她被推向災難的漩渦。

被輪姦得好爽

和野清子是電視台的一名女記者,剛滿二十歲,年輕貌美,很多人都在追求她,但她卻不著急,她現在只想在事業上作一番成績,但是干了半年多,卻沒有受到重用,想了很久,她終於想通了,只有討好大野台長才有可能得到提升,於是故事就這樣開始了。那天下午,當她走進台長的辦公室時,發現在大野注視她的目光中充滿著慾望,此時她下了決心,為了自己的前程她要放棄抵抗,要投入大野的懷抱,但是要含蓄,不能讓大野看出她是自願的。她把文件交給大野,然後坐在辦公桌前的沙發上靜靜地等待著大野的答覆。大野好像對文件很感興趣,看得十分認真,一會兒工夫,他站起來在辦公室裡慢慢地踱著步。

清子心裡十分亂,正在這時她聽到身後拉窗簾的聲音,她知道這是大野干的,她也預感到他要幹什麼了,心裡一陣緊張。果然,大野走到沙發後從清子身後伸出了雙手,一隻放到了清子的臉上輕輕地撫摸著,另一隻放在了清子雪白的上衣上,隔著衣服握住了豐滿尖挺的乳房,這隻手揉捏著乳房,從輕到重,然後逐漸移到乳頭上用力地捏著。在這種挑逗下,清子渾身顫抖、呼吸加快、胸口起伏不定,本能地抓住了大野的手,要把它推開,但是大野卻更加用力地揉捏著。看到清子還不肯就範,大野一邊繼續挑逗,一邊低頭在清子耳邊說:「不要再掙扎了,現在不是裝清高的時侯,我知道你想要作愛。想想自己的將來,乖乖地合作,我不會虧待你的!」

妻子被瘋狂的輪姦

我和妻子簡妮走在綿延的公路上,這是我和妻子離婚前的最後一次旅行,根據我們夫妻倆達成的協議,這次徒步旅行結束後,我們就像正式辦理離婚手續。我們夫妻倆打算離婚的原因很簡單,我是一位性慾極強的女人,今年27歲,也許這一年齡段的女人性慾都非常強烈,她總是抱怨無法滿足她的性快樂,每次做愛,她都要求我持續射精7、8次,然而,我是一位健壯男人,有著正常的性能力,我承認,我無法滿足妻子那近乎於苛刻的要求。於是,我們夫妻之間的矛盾產生了,我妻子曾經三番五次地暗示,她要到外面找男人,滿足她的強烈地性渴望,結果,我只能選擇離婚。

雪越下越大,今天早晨的天氣預報說,這是20年來最大的暴風雪,然而,出發之前,我卻不相信。我望著大雪紛飛,心裡不禁有點後悔,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如果大雪繼續下滑,我和妻子很可能在黃昏之前趕不到下一個小鎮,到那時,我和妻子簡妮很可能要在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過夜。這太糟糕了。

迷姦並把精子射在了體內

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小娟已經20了,在外面上班,沒有住在家裡。小女兒小研隻有14歲,正在上初二,是班上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老婆是中學教師,對於工作十分的負責,所以在暑假的時候都會主動的去負責學校夏令營的事情,整個暑假都不在家裡,就隻剩下我和小女兒小研兩人,大女兒也是在工作不忙的時候在週末回家一趟。

記得那是在女兒放暑假的第三個星期天,由於我們這裡到了週末流行趕集市,我就帶著女兒小研一起去集市買東西,從下午一點鐘逛到了五點,買了兩大包東西,也給女兒買了幾件衣服,回到家後吃了飯,我就出去打麻將去了,而女兒小研就在家裡做暑假作業。晚上我的牌運很好,自摸一個接一個,贏了300多元,到了十二點種麻將收了場,我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了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