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自白

(1)

以下我要說的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亂倫故事,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但至今仍是一段令我永遠難忘的美麗回憶。

老婆在我面前被網友幹

我老婆今年45歲了,身高160公分,體重57公斤,胸部有C罩杯,從年輕就愛保養皮膚,加上長相亮麗,縱然已到超熟女的年紀,但走到哪總是有不少中年男人來搭訕,老婆常引以自豪。

老婆雖一富貴婦樣,但私底下被我拍的不雅照倒是不少,我也把這些裸露照發佈在一些曝露老婆網站跟同好分享,也利用MSN加入一些同好,每有新照片就一同在MSN上一起用言語淩辱我老婆,玩了幾年也深交了幾位同好,除會交換老婆照外,也會家常到處聊東聊西,老婆也知道線上那幾位同好。

嫂子的性事之浴室春情

上次因為去嫂子家借色情光碟而和她發生了性關係,我終於嘗到了性愛的美妙滋味,晚上經常會夢到嫂子誘人的胴體和那晚上的瘋狂,真的再想和嫂子來一次,可是我也無法面對她,看到嫂子出來哄孩子,我也只是遠遠的看著。

真的想和嫂子再來一次,可是這可能嗎??直到一個多月後接到了哥哥的電話才和嫂子有了近距離的接觸。

姑姑無限的快感

姑姑在舅舅跨下「啊….」的一聲長歎,一種釋然和解脫感油然而生,她只覺一股酥酥、麻麻、癢癢、酸酸的感覺,夾雜著肉欲滿足與失貞羞慚的複雜心情,隨著舅舅陰莖的插入從她的心裏冒出來,然後向四肢蔓延。

所謂的家教

終於結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學一年級新鮮人。

家境清寒的我拼盡全力的終於考上全台第一學府,學校雖有我補助獎助學金,但到台北高消費的地方,交通費、住宿費實在負荷不起,於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顧課業。

嬌美的媽媽

(1)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但這的確是事實。

葉媚的性事

清晨,還在睡夢中的葉媚感覺腿被輕輕抬起一點,隨後一個堅硬的東西在身後頂在兩腿間的私處。

「天啊!他還有完沒完了。」葉媚的第一反應。

人妖變態家族

張華今年已經16歲了,身高也長到了1米8,作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身感自己肩膀上的重擔,同時也享受著全家女性給他的愛。也許是正在青春期的緣故吧,張華總覺得自己身邊的這種愛不同尋常。

「性福」的攝影師

(之一)

我對攝影發生興趣,是自從看了花花公子的美女照才開始的,去年秋天,我參加附近一所大學的攝影課程,在這個課程之中,我接受了許多堂不同的訓練,其中一堂課程是室外的人物攝影訓練。

野溪溫泉的激情

過幾天是我們夫妻結婚十五週年紀念日,我安排一趟花蓮之旅。

利用星期三的時間出發,一來人比較少,二來住宿也會優待很多。當天從台北出發沿著北宜公路經過蘇花公路來到天祥晶華飯店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一個淫浪二奶的故事

我和阿菊是通過流覽色情網站時相互發點子郵件認識的,經過幾次信件來往,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歲,是某個大她十歲的包工頭的所謂「二奶」,做二奶已經有了六年的歷史,現在某私營企業象徵性地打工。在這期間,她和她以前的男朋友一直沒有斷絕肉體關係,當然,阿菊晚上是屬於包工頭的,只有白天趁包工頭不在時才能和她的男朋友悄悄偷歡。

阿菊正值性慾旺盛的年齡,生性淫蕩,包工頭年近四十,為了讓阿菊滿足,常常吃一些摧情之類的藥物,使用一些從保健品商店買回的淫具,在床上能夠比較賣力地幹弄阿菊,以討取她的歡心,而每當此時阿菊也感到舒心快活,相比之下,她的男朋友雖然年輕,倒顯的還不如包工頭會玩。不過,晚上一個男人,白天一個男人,從肉體上講阿菊倒也是其樂融融。

我的甜澀性愛

我厭倦了男人的陰莖,它們只是會在我的身體裡打轉。

認識他是在一個咖啡屋裡。那時候我剛剛和男朋友分手,覺得很寂寞,所以常常去那裡消磨時間。

母子銷魂

一。初試溫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那是在我十六歲那年。我那時還是一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特殊性服務

我今年二十八歲,自打老公把我拋棄與小秘結婚後,我做什麼都覺得沒意思,好在分了老公好大一筆財產,經濟方面不用發愁,無事便在網上尋找樂子與刺激。

今天,我照例登上一家熟悉的黃色網站,流覽了一圈後,發現這家網站開了一個新鏈接。FLASH做得怪神秘的。於是點擊進入。

我的隱私

戀愛的時候,只要和小蔭在一起,我就會想入非非。我並不是想和她做愛,我只想在燈光或月光下,輕輕緩緩地解開她的衣扣,讓我飽覽她美麗地玉體,讓我撫摸她那每一寸的肌膚。

每次約會,我的目光總是急不及待地在她全身掃來掃去,我的手心熱出了汗,但我拚命控制住自己,不讓手掌魯莽地伸過去。在彼此愛戀濃濃的時候,我們也接吻,這時小蔭允許我把手伸進她的衣裙裏,但只限於上身。當我一觸到她光滑細膩的肌膚,我的指頭就會像點著了火苗一樣,它們遊移到那豐滿的乳峰時,我感覺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子山崩水泄了。

SM調教初體驗

偶爾接觸到SM,便瘋狂地喜歡上了它。我常常幻想自己擁有一個非常霸道的主人,而我是他順從的奴隸、母狗、賤貨。為了實現我的幻想,我終日在SM網站裡流連往返,終於有一天下定決心發了一個徵求主人的帖子。立刻就得到了很多回復,我從中挑選了幾個感覺不錯的人聊了起來。

後來,有個男人漸漸地吸引了我,他的談吐,他的學識,他對SM的理解,還有他的體貼和關愛,都讓我覺得他就是能幫我實現我幻想的人。後來,我們就通了視頻,也通了電話,又進行了幾次網絡和電話調教。終於,我們決定見面,要將虛幻的激情變成現實的感受。

戀母的依據

今年20歲的我,專科畢業後,因為不用當兵又找不到合適又喜歡的工作,只好在家當個SOHO族,平時賣賣小精品,還能勉強糊個口。

「80塊的運費不會太貴吧?連這都要跟我殺,我喝西北……」

有一種性叫做偶然

我始終以為,這個世界只要有了合適的人物、時間、地點,那麼就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讓我有這樣的概念的原因是源於一次切身的體驗。

與孫姐認識是在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她比我大幾歲,孩子剛上小學,也許是結婚早的緣故,她非但沒有婦人的那種感覺,反而更好像一個未婚的少女。因為我剛上班,對好多事情都不懂,孫姐卻是個熱心人,很關照我,她對我說覺得我就好像她的親弟弟一樣。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平時相處我總是把她當作一個姐姐來對待。

陌生的男店主面前露乳頭

我跟老婆Winnie結婚六年,婚姻尚算美滿。記得拍拖初期,Winnie比較保守。她的衣著都是一般的,沒甚看頭,徒浪費了她那副姣好的身材。經過了我婚後的調教及鼓勵,漸漸Winnie也開始接受到一些比較性感的衣著。而每當Winnie穿得比較性感清涼時,總會得到一些別人的稱讚(包括我及她的男性朋友)。

自此Winnie有一個習慣,就是於渡假期間不愛戴胸圍。她的理由是平時太束縛了,放假就要切切底底的放鬆,包括心情和身體。因此她的衣著都會比平時暴露及大膽。而我也相當配合,甚至會鼓勵她穿得更少。

相依為命的女兒

我叫陳曉東,今年四十五歲,我的女兒陳嘉嘉今年十八歲,現在一傢俬人企業擔任企劃。這幾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兒相依如命,她從出世後就再沒有見過她的媽媽,因為她在她出生之後不久就狠心的拋下了我們倆,跟別人私奔了,所以自她一出世就沒有再見過她媽媽。而當後來我告訴女兒這一切時,她從內心裡恨她,因此,在她腦海裡就沒有「母親」這個詞,只有我這個父親。

自從那個負心人拋棄我和女兒之後,我就一直和女兒相依為命。也許是因為我受到的傷害太深,我再也沒有戀愛,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怕我的寶貝女兒受到虐待,所以我再也沒有成家,只是一心一意的照顧我的女兒,希望將來她長大成人後能有所作為。

白絲銷魂腳

金香玉被九龍用計俘獲當成洩慾的性奴已經2個月了。

「嗚嗚!?!嗚嗚!!哦!!噢!!!……」在地牢裏,金香玉仍舊被一字腿用繩子勒著纖細的脖子反捆著雙手挺著被繩子勒的爆凸而出的一對雪白巨乳,嘴裡含著別人粗大的肉棒不停的扭動性感的玉體被幹的浪叫連連。

和兒子住一個賓館單間

我和兒子去西安旅遊。不巧的是賓館因為在裝修,原定的兩間房有一間正在裝修。我和兒子只能和住一個單間。賓館方稱第二天就有空房,我想一晚也無所為,也就沒在意。吃過晚飯後,我去逛了一下。兒子沒去。

到了晚上11點多了,我才回來。兒子已睡了。我洗了個澡,房間的衣櫃裡有一面大鏡子,我站在鏡子前擦乾自己的長髮。鏡子裡映出一個美麗的身影,167釐米的高跳身材,雪白的肌膚。由於長年堅持鍛鍊,身體依然豐滿,我看了一眼兒子,已經睡得很香甜了,就從提包裡拿出內衣換了起來,我輕輕的解開浴巾,兩個滾圓雪白的大乳房跳了出來,在胸脯上顫抖抖的,依然紅潤的小巧奶頭驕傲的挺立著,我的身上只有一條小小的內褲,雪白的大屁股幾乎都露在外面,肥肥的陰部把前面撐的鼓鼓的,我穿好一件薄薄的內衣就上了床。

人妻保安員-Linda

加入大廈保安員已有一年多的日子,要不是之前的工廠倒閉,我也不會當上保安員。

保安員一直是偏向男性的工作,在這家公司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男性,另外百份之十是文員、清潔等的女性;我的同事大部份已是中年的男性,只有我比較年輕!跟同事談的話題不算多。

人妻之百日禮物

淩峰是個富二代,身高180CM。每天到處獵豔,為了泡妞,淩峰堅持鍛煉身體,年少多金加上長達20CM的陽具,讓淩峰的獵豔總是順利。

大學女學生

又是鳳凰花開的季節,當學園中響起驪歌時,表示有一群充滿朝氣的年輕男女,將接受這五光十色的社會大染缸的洗禮。

鄭雯玉,今年從中興大學XX系畢業。因剛畢業,一時還沒有開始找工作,只好賦閒在家,每天過著無聊的日子。

春色無邊

夏日已接近尾聲,接下就是秋高氣爽。

北市白天人車擁擠,到了此時,有點冷寂,看看手錶已深夜一點。

最棒的妓女—糖糖

糖糖是我在台北一家CLUB認識的小姐,已忘了是幾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時的台北市長是陳水扁,記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臨時被公司派去台北出公差,處理完公務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於是我決定在台北玩一天,星期日再回高雄,反正只要拿發票回去報公帳就行了,會計小姐跟我很熟,飯店錢也不用我出。

我來到了客戶公司附近的第一飯店投宿,它給我的單人房蠻大一間的,我先洗個澡,洗完後打電話給台北的一些朋友,約他們出來吃個飯聚一聚,大夥跑去林記吃麻辣鍋,吃完她們都有事所以就各自解散,回到飯店看看時間才9點多,我就在飯店附近四處晃晃,看到了家網咖店,決定進去消磨一下時間,當時台北的網咖蠻貴的,一小時要一百元,那家網咖店還只有開到12點,所以我玩了2個多小時,它們就要關店了,我又只好在街上到處閒晃。

迷姦傳奇

張健自小父母雙亡,由爺爺奶奶帶大,在爺爺奶奶的溺愛下,張健吃喝嫖賭抽樣樣都會,還認識了一幫不良份子,20大幾的人了,成天泡在網吧,不找工作。

爺爺奶奶看在眼裡,急在心裡,成天教育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看對門的許峰怎麼怎麼怎麼………

我和兒子同學的媽媽不可告人的故事

我的兒子今年8歲,在我們當地一所小學上二年級。

一年級上學期基本上都是我老婆去接送,後來到了一年級下學期,由於老婆工作調整,所以接送孩子基本上就由我來了。

剛搬進來的女老師

暑假已經過了,明天就要開學了,雖然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但這已成為事實了,真是無可奈何!

吃晚餐的時候,從姑媽的談話中,得知一個從台北來的女老師,今天向我們租了二樓的我房間隔壁那個表姊房間。

亂倫‧虐待

在高級旅館的毫華大廳,像年輕的愛人摟著細腰向樓梯走去時,志麻豐麗的美貌和成熟的肉體,當然引起許多人好奇的眼光追逐他們看。

身材高大有英俊面孔的明治和打扮華麗的志麻,怎麼看都不像一般的母子,很像女明星和年輕的新進男演員熱愛的一對。

極品富婆的雙性生活

我從十八歲跟隨現在的丈夫趙凱從泰國來到香港,至今已經過了八年了。泰國是個遍產中性人和雙性人的國度,那年遇到他是一個機遇的巧合。家裡的貧窮逼迫著雙親把我賣到了曼谷一個地下的淫窟裡,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賣淫了。什麼客人都有,主要是接待到曼谷觀光的遊客。

那天一幫香港來的旅遊團來我們的酒吧內看錶演,其中就有趙凱。後來發生的事情和大多數尋歡客和妓女發生的差不多,趙凱顯然不是第一次和雙性人做愛了,他顯得經驗豐富,可以令性冷感的我體驗到從未有過的高潮。從那時候開始,我對他暗暗的留意了。也許是他給的小費,也許是他成熟的氣質,或者是他幾乎病態的性行為。總之有一點打動了我,那天我也施展了所有的魅力,不斷的討好他。趙凱對我的表現也是相當滿意的。接下來的幾天內,趙凱每天都來找我,每次我們都瘋狂的投入到激情的性愛當中。

SM迷情之戀

傑,我男友,我知道他有SM的傾向,不過我沒什麼興趣,想不到那一天,他竟然在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情況下,對我做了這樣的事!

(第一天)

淫妻小巾

(一)

我的名字叫「李政凱」,一個多月前經由我親密炮友的介紹,來到了這裡,看到很多色情故事,有些很好看,有些實在有夠難看,不管好看或難看,我看大概有99.9%都是瞎掰的。靠,瞎掰的故事有甚麼好看的?現在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事件,保證100%是真實的,絕對不加油添醋。可是有些對話我不可能一字一句照實寫出來,但是我會盡量照我印象中的照實說出。

完全地佔有了表妹

我們終於嘗到偷偷摸摸地性交的刺激,當我們正準備事後清潔時發覺身旁多了一個人,那人正是在洗手間外的少女,原來她一直看著我和小嬸的一舉一動。

她望著我們而嘴角更露出欣羨的笑容。

都是精子惹的禍

升上高中時被學長積極追求之下,我們雙方開始初戀。半年多的熱戀,學長對我展開進一步親密行動。於是情人節當天,我淪陷在甜言蜜語之中,把第一次獻給他,因為美妙氣氛之下被沖昏頭,忘了做好保護措施,學長在沒戴套的情況下進行性行為。不妙的事!學長也是第一次,雖然他是體外射精,卻在缺乏經驗又是初次激情的過程裡,不知覺得留下幾滴精在我體內,因此當晚我被他受孕了!

三個月後……真的鬧出人命!我帶著複雜心情找學長商量,得到的結果是「拿掉孩子!」當下滿傷心,因為這不是我要的答案。遇到這種事,許多年輕男人都無法承擔責任;甚至還會逃避,最終留下女人自己解決問題。可是未成年墮胎需要父母同意,醫師才願意動手術。懷孕的事我不想讓父母知道,最後只好求助同學。在多方詢問後,得知有位密醫私下幫未成年做墮胎手術,我就致電去預約時間。

人壽保險主管的淫屄

我叫小龍,在我們會所工作了8年了,在業內也小有名氣,所以找我做頭髮做造型的人很多,在我們會所裡,知名的設計師都有自己的單間封閉式的造型工作室。

人壽保險公司的主管–蘇蕾,就是我的老客戶了,剛忙完送走一個客人後,前台就來了電話,問我還有沒有客人了,保險公司的蘇蕾要預約,我立即告訴前台的接待,說請你轉告蘇蕾姐,我沒有客人了,二十分鐘以後到就可以了,前台的服務小姐小靜,聽到我的答覆後會心的一笑,這種笑只有當局者才能明白!

送上門的幸福時光

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買房結婚生孩子,說實話,在這個城市裡根本就沒什麼朋友,就連社區同單元的人都不認識。

但是去年夏天,讓我深入的認識了住在我樓下的花姐,我和花姐是如何認識的呢,還要從孩子身上說起,我有一個3歲多的男孩,花姐也有一個男孩但比我家寶寶小一些,之前冬天的時候天氣太冷,怕孩子凍著也就沒帶孩子出來玩,等到了快夏天的時候,每到中午我下班回來,老婆在家做飯,我就帶著孩子在樓下空地上玩會。

熟女三人組的受精大作戰

月黑風高,繁華的市景街頭出現了三名鬥志旺盛的女子。

「夏天馬上就要結束了,然而我們卻還是單身……!誰要跟我去聯誼!」

姑姑的乳溝 散發出迷人的香味

姑姑有著一頭漂亮的金髮,每次當我天真的問說為何他們的髮色不同時?叔叔總是笑著對我說:「看看姑姑的髮根吧,孩子,她的頭發並不是真的金髮。」那時的我從未真的瞭解叔叔說的是什麼意思,長大後我才知道,只要女人高興,他們可以將自己的頭髮染成各種顏色。

在我17歲那一年夏天,姑姑又來到我們家玩,我們已經有幾乎快二年沒有看到她了,因為她一直和她那不知是第三還是第四任的先生在海外旅行,當我們到火車站接她回家時,她和爸媽熱情的擁抱,但卻只是睜大了眼凝視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