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麗打工記之主持人

我叫周麗麗,21歲,身高171公分,體重49公斤,三圍是:35C、22、34,一張娃娃臉長得有點像19歲時的李湘,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很可愛,身材修長又不失豐滿,皮膚嫩白幼滑,穿著前衛時尚,身材好當然敢穿了,唯一的缺點就是我的視力只有0.3(雙眼),因為我不戴眼鏡的,隱形都不戴(嫌土氣,呵呵),也正好省得看見那些望著我流口水的臭男人嘴臉,也看不到女人嫉妒的眼神,所以我的世界是朦朧的、美麗的。

話說這次做主持人真是一次偶然的機遇,有一次參加網上的一個職業服飾競選,我選了件白色的小西裝,大V領前邊只有一個扣子那種,沒穿襯衫,因為沒白色的,後來發現胸罩都能看到,所以就脫掉了,還好我的胸部夠挺,照樣能把衣服撐起來;絲質的粉色一步裙,加粉色絲襪和白色的高跟涼鞋,兩邊露腳弓的那種,跳了段舞蹈、走了會秀,其實就是在家裡這轉轉那坐坐,錄成視頻發到網上。

人妻女神小杰

下這篇真實的文章主要是想分享我認識的這個女神的,講出她生活中的樣子。

如今步入了看臉的時代,很多女神一下子冒了出來,我身邊也有這麼一位。

換伴樂交流

故事的開始,是在一年多之前,逸華夫婦生活剛開始安定下來的一個夜晚。

潔如已經睡下,逸華看完球賽,沖身後爬上床,雖然沒有開燈,但由窗口透進來的路燈光芒,仍可楚清看見妻子雪白的小腿…

週末晚上搞了一個中年婦女

她,43歲,是一個銀行職員,好爽!我們是網友,在網上已經搞過2次,這次來真格的,真爽!

我們前一天約好,晚上7︰00我們在一家餐廳見了面,是一家很浪漫的地方,她個子好高,足有168CM,因為我纔176,站在一起,差不多同我平頭了(高跟鞋)。

楊鈺瑩性奴生活

一輛漂亮的保時捷跑車在寬闊筆直的海濱大道飛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開車的人——一個長髮飄飄,戴著墨鏡的美女,活脫脫的「香車美人」。也許是由於墨鏡的原因,大多數人都沒有認出她就是大名鼎鼎的甜歌星——楊鈺瑩。在黃昏時落日的餘輝下開跑車兜風是她的愛好。

「嘀嘀……」她使勁按喇叭,卻遲遲不見傭人來開門,這個小保姆,不知道又跑到哪裡偷懶去了。楊鈺瑩只好自己下車去開門。就在這時,不知從哪裡冒出三個黑衣人,「楊小姐,我們是公安,有件事情請你回去協助調查。」為首的黑衣人掏出一個證件飛快的晃了一下。另外兩個壯漢不由分說,架起她的雙臂,就往旁邊拖。

隨心所欲

“喝了這瓶就回家吧,現在都快困死了。就爲了陪你,你看我周末都不得安甯。”

肖萍有點急了。我舉起一次性杯子往嘴裏一倒,站起來扶著摩托拍拍後座示意肖萍坐到後面。肖萍拽著裙子坐了上去,拍拍我的背:“走吧!”我打著火猛的竄進了夜色。摩托在搓闆路上慢慢前進,像海上的小船,隨著摩托的顛簸肖萍的胸在我背後蹭來蹭去,節奏和摩托發動機的哼叫竟然很同步。這娘們今天晚上又沒穿胸罩,我能感覺到那兩個小硬點在我背上滑動。我咽了口唾沫沒吭聲,說出來倆人都尴尬。等翻出小路肖萍的聲音從後面傳來:這夜裏騎摩托膝蓋倒是還冷呢。我伸左手向後試圖摸她的膝蓋,卻摸到了熱乎乎的大腿,再往前才探到她的膝蓋:“我給你暖暖”她不吭聲,我就左手撫摸她的膝蓋,右手搭在車把上慢吞吞的危險駕駛。大半夜大街上連條狗都沒有,摸摸能咋地。十分鍾就到了她住處,我揮揮手示意她下車,她有點氣:我下啥啊,裙子你壓著呢。我忙蹦下來等著她下,肖萍翻身下了車,這次沒有顧上拽裙子,我看到了她兩腿間粉色的內褲。“趕緊回家睡吧,別亂想了。”

誘姦妹妹

我有一個小我三歲也很愛玩又可愛的乖妹妹,她總是喜歡纏著我陪她玩,只是當時雖然我對兩性的事什麼都不懂,但我還是會偷偷的想摸摸她的身體,想知道她有沒有跟媽媽或其他大姐姐一樣的奶奶?

妹妹很喜歡跟我玩扮家家酒的遊戲,我也努力配合她並一邊看情況找機會。當時好像我們美次都會玩一個小時左右,我一直都是慢慢的藉故坐到她身邊,然後終於跟她側邊手臂貼靠著對方。

超完美外遇

不知道每個男人對「外遇」的看法如何……

站在生物理論的觀點,物種最終的目的就是繁衍下一代,而雄性物種繁殖就是要不停與不同的對象交娓,才能最有效率地達成繁衍的目標。

美麗人妻學姐的乳汁

(一)初識學姐夫婦

剛到美國這邊大學報到唸書的時候,因為來學校太早,加上註冊又出了些問題,還不能入住學校提供的寢室裡,本來打算住在學校附近的旅館,但是幸好碰到了同一個系唸研究生的華人夫婦。

按摩師調教雅琪

燕燕一直很想和雅琪一起變裝後,找一個男人一起玩3P,但雅琪一直有些顧慮在,所以一直無法實現燕燕的性幻想。

於是燕燕偷偷上網,找一些想跟變裝姐妹一夜情相關的訊息,鎖定了幾個人請他們Mail照片過來,終於篩選出一個程式設計師:181公分長相斯文、體格壯碩,自稱性能力超強,只想跟變裝姐妹一夜情,既不要錢,完事後也不會糾纏,可惜當然不是瞎子;燕燕約他出來喝了杯咖啡,順便看看人與照片是否相符,交代一切套好招後,請他等我電話。

性愛俱樂部的會員

我這天早上起床之後,想到今天輪到我作家事,看看時鐘,已經早上11點鐘,幸好現在是暑假,所以沒有什麼關係。我來到洗手間,想到昨天晚上偷窺媽媽跟爸爸做愛的情景,我就有些忍不住地想手淫。

昨天晚上實在是天氣太熱,所以起來到客廳,恰巧媽媽她們房門也沒有關,我就從門縫裡看見媽媽兩腿高舉向天,爸爸就趴在媽媽的肚子上拼命地上下挺動,我隱約地看見爸爸的肉棒相當地粗,媽媽好像非常爽地在浪叫,我想到這裡,忍不住地就好想手淫,心想趕快把衣服拿去洗,就可以到房間裡快快樂樂地手淫。

巴士上的少女

【噹噹噹……】一陣鐘聲結束了一日的課堂。

一群群青春活潑的女校生慢慢的從校園門口湧出來,有的跑步、有的慢行而同時閑談,笑聲此起彼落。

按摩按出的性愛

老公出國都快一個月了,公司都扔給我一人打理。每天都累得不得了。便在一處在休閒山莊洗溫泉,因為我以前聽老公說這裡的按摩不錯。

洗了半小時後,我懶洋洋的從溫泉裡爬上岸,裹起浴巾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夜情原來那麼美麗

一直對於一夜情持反對的態度,覺得沒有情的性是不完美的,可在我偶爾遭遇了一夜情之後,才發現一夜情原來更容易讓人瘋狂。

人都是愛面子的,即便是網路上認識的人,很多人都是由一點點的瞭解,慢慢下載到現實,一般都很少提及性,見面憑感覺走到一起的,但我和他卻是從性開始聊起。

阿良雙飛記

我叫阿良,今年25歲,大專畢業後,就找了個網站編輯的工作,工作比較清閒,因為我是個絲襪控和熟女控,平時沒事就喜歡在網上釣熟女出來約炮。在我心裡一直以來有個夢想,很希望能來一次雙飛,其實要實現它很容易,找兩個雞就能夠完成,可這種情況,玩起來也沒有什麼感覺,最好能夠找兩個良家來雙飛才有意思。所以為了這個夢想,每日完成工作後就繼續在網上孜孜不倦地勾搭著。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我長時間的搜索,終於讓我們鎖定兩個大約四十多歲的熟女,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女人,大多數要麼離異,要麼不受老公待見,她們不像三十多歲的女人容易找個炮友,所以這個年齡段的女人,一旦願意和你發生關係,通常不會介意你玩點瘋狂的事情,甚至有時這種瘋狂的事情還讓她們興奮。

難忘大嫂

記得在一本書上看到過,說如果女人在30歲之前有了孩子,那麽那個孩子將來肯定是喜歡年輕的女孩,如果不是,那麽孩子則喜歡比較成熟的女人。

我忘記是從哪本書上看到的了,但是我卻不相信,我媽媽就是在二十幾歲的時候有的我,一直到現在我也快十八了,但我還是不喜歡那些年輕的女孩,相反的我對那些成熟的女性比較有興趣。最近一段時間,城裡鬧非典,學校放假了,我成天在家裡呆著,爸爸媽媽都在政府工作,天天忙,也好,我自己在家想做什麽做什麽。

失身

記得這個學期快開始的時候,我去遊學認是的Mark,突然來台灣找我,我免不了要盡地主之誼。

他來的那一天的晚上,我和他到一間法國料理店用餐。,頂尖的餐廳一個人最多也不過一千左右,Mark還開了瓶紅酒。

雙性人

(一)

我生在一個窮人家裡,老天更不公平的是把我變成了一個陰陽人,唉,倒楣啊。家裡姐姐多,所以家裡人都把我當女兒。哦,忘了介紹我自己了,我男人名叫庫拉,因為不好聽所以我也不用,還是用女人名叫麗莎。因為窮所以家裡人都幹些不用本錢的活,不過很幸運的是我不用幹,不是因為小而是因為家裡的房間都滿了,沒有我賣的地方。

陪大嫂看三級片

收到大嫂的電話,她叫我陪她看電影,我見今晚有空便答應她。

當我趕到A秀戲院時已快要開場,所以連要看甚麼電影也不知道。

一家四口人亂倫

我叫倫仔,今年23歲,屬馬的。自從三年前結婚以後,我就沉溺在性愛裏了。

我的妻子叫小琳,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高聳的乳房,雪白的皮膚,最妙的是,她下面沒有毛。

未婚妻小潔

(第一章)未婚妻小潔

與女友戀愛已經五年,前不久我們終於正式訂婚,我陳風與女友小潔,終於即將成為合法夫妻了。

性交刺激

客廳中別無他人,阿娟是這間屋的女主人,她一邊哼著歌,一邊走進浴室,就在這時候,客廳的門緩緩打開,一條黑影走了進來,他像舊地重遊似的,輕易地來到浴室門外。他將門打開一線,可以看到阿娟正在脫衣服,恤衫下面是一個杏色超薄胸圍,非常清楚看到乳球尖端是兩點紅色,而牛仔褲下面,是一條白色厘士通花內褲,中央隆起的部位,是濃密的黑色。

門外那個黑影看到這香艷的場面,下體已發硬立了起來,將褲子也撐起了。他看著阿娟脫去胸圍和內褲,對鏡自照的當兒,自己也匆匆脫光衣服,可以看到他小腹下亂草叢中,一根粗大的陽具已高挺指著半空。他一邊自我套弄,一邊看阿娟的身體,那兩團堅挺的乳房,又圓又大。小腹下那倒置的黑三角,密密的遮蓋著那神秘洞口,她忽然抬起一條腿,將那個洞口向著鏡子在自照,從鏡子的倒影,看到茸茸之下,是一道紅色的窄洞,不知是浴室的水氣,還是她的分泌,那洞口已開始潤濕了。

羊入虎口的鄰家嬌妻

文秋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結婚後兩人住在文秋單位分的一間六樓一室一廳的小房裡,生活雖不富裕,但感情融洽,文秋始終覺得十分幸福,每天早起晚睡,把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

這一天,是文秋休班,丈夫一早去了工廠,她躺在床上琢磨著該打掃一下衛生,就翻身起來,說幹就幹,忙活起來。

冰冰和爸爸

我叫冰冰,今年已經18歲了。我之所以要講我和爸爸的事情,因為我對父親的感情是很難用其他方式來表達的。小時候,每個晚上我都會要父親來我的床前和我說說話,摟著我,讓我在他寬厚的懷抱著熟睡,還不停地摸我的下面,摸的我好舒服。當我慢慢大了以後,父親對我這樣的親昵就慢慢的少了,讓我好失望。

鄉村少年戀絲記

第一章初聞絲味在90年代後期,這里有一個十分偏僻的小山村,小山村不光偏僻,而且落後貧窮,別說電視機了,就連收音機都沒有幾個,村里不過百戶人口,年年月月土里刨食。

雖然已經到了90年代,快進入2000年新世紀了,但由於小山村十分偏遠,就離最近的鎮上也得坐牛車近兩天的功夫,第一天從早上坐牛車到傍晚可以到大黃村那里借宿歇一晚,然後第二天早上繼續出發,約莫下午時分就能到鎮上。

嬌妻為夫治陽痿

靜宜今年二十八歲,已經與丈夫結婚五年。

她身高一米六五,身材苗條、雙腿修長,胸前一對雙峰常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

受盡淩辱的女律師

美麗迷人的律師林可兒與認識三年的男朋友廖輝分手了。

雖說男女之間都有七年之癢,但她和廖輝之間早早就沒有了激情。也許彼此工作太忙的原因,他們之間在一起的時間很少,至於性愛,更失去了往日那種一日不做,如隔三秋的感覺。

上了夢寐以求的女人

我在北方的一個城市的公司工作,應該可以算的上白領階層,薪水還好,基本夠用,但由於其貌不揚,身邊女孩子少了點,結識了幾個不錯的,可是都沒多久就是談結婚,我是很討厭結婚的,由於這個原因,都離我而去了,尤其是最近的一段時間,身邊連個談心的女孩都沒有,更不要提什麼KISS和做愛了,經常日子覺得很難熬,可也就是最近,我遇到了她.....

我在公司的朋友很多,大家好多都是來自外地的,其中有一個同事叫言辰,和我是老鄉,真不知道是由於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的原因還是巧合,我和他的身材基本相同,連聲音都一樣,只不過相貌不同,他是公司出名的帥哥,同事們在沒看到我們的臉龐的時候經常把我們認錯。

不要拔出來

從很久以前就很想和媽媽做愛,但我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都只能拿媽媽的內褲和乳罩套在陽具上自慰。但是那一天我的夢想居然成真了!媽媽那天很累,所以睡的很熟,她穿著連身的睡衣,就是裙子的那種。我看她棉被沒蓋好,就走過去想幫她蓋好,但沒想到看到媽媽豐滿的胸部,我起了非分之想。

把手放在媽媽的胸脯上,輕輕的撫摸,好柔軟的感覺!雖然隔著乳罩,但還是能感覺到那種豐滿柔膩的觸感。後來媽媽一個翻身,她的裙子掀起來了,我看到媽媽的內褲是紫色帶有蕾絲的,隱約的可看到她的陰毛。我輕輕的隔著內褲親了下媽媽的陰部,但她突然動了一下,我嚇了一跳。但她還是沒有醒,我被嚇倒了,所以不敢再摸了,幫媽媽把棉被蓋好,我就到客廳去看電視了。

我在健身房的故事

教授和大師兄出差一個星期了,剛到這個城市一個月,也不敢出去瞎玩。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要吃自己才行。今天實在是忍的心裏難受,傍晚出去逛逛,散散心也好。我穿了條粉色超短裙,上身穿件白色的吊帶,吊帶比較短,露出一點小腰,被我的大胸撐起來,衣擺空空的,好象等人伸進去。裏面因為衣服比較緊,帶胸罩會勒出痕跡不好看,就只帶了乳帖,反正我dcup的奶子夠挺。下麵穿了件丁子庫。腳上穿雙高根白涼鞋,更顯得我172的身材高條。走在路上,太陽下山了,還比較涼快。夕陽的餘輝灑在我白嫩的大腿上,晃得路上的男人直勾勾的看。走了段路,感覺累了,看到旁邊有個健身會所,想反正也無聊,進去看看吧。

上了二樓,櫃檯後面一個滿可愛的妹妹,打量了我一下,對我說“小姐不好意思,我們已經下班了”我望裏面看過去,健身器械區有兩個滿身肌肉的壯漢正在練習,讓人吃驚的是,他們穿著健美比賽時候穿的丁字褲,寬厚的上身,和鐵桶般的大腿性感的不行,這真叫人難受。我正轉身要走,一個壯男走過來。“小姐,第一次來吧,我親自帶你參觀”妹妹看了下他,說“這是我門經理,那我先回去了”壯男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說“晚上打扮性感點”妹妹回頭笑了下,蹦蹦跳跳的走了。

世間最美妙的滋味

舅媽夏秋的出現,改變了我的一生。

那年我十七歲,讀初三。在那個偏遠的山村裡,逃學、打架、留級、割草、放羊……無憂無慮地成長,健碩而樸實。到過的最遠的地方,是五十里外的小鎮,我從未想過外面的世界。儘管我知道有個長我一輪的舅舅,碩士畢業在城裡的大醫院上班。儘管鄉親們說起他時,總會流露著無比艷羨的神情,但他和外面的世界,對少年的我來說都太遙遠、太抽像。

客車上勾搭上淫蕩熟婦

離大學畢業還有幾個月,我去北京找一個同學玩。待了兩天,要回學校了。我學校所在城市離北京比較近,將近3個小時的車程。因爲火車還得趕點,比較麻煩,我同學就送我去汽車站坐汽車回去,具體哪個汽車站記不清了,時間太久了,而且那時對北京很不熟。

我上車後同學就回去了,車上已經坐了很多人,我一看後排還空著兩個座,就坐到了後排中間的位置上。全車有30多個座位吧,後排是5個座位並排,前面都是4個座位,中間是過道,我的座位正對過道。我右邊是一對20多歲的情侶,在那裏竊竊私語。我左邊緊挨的座位還空著,再往裡面靠著窗戶的是一個40來歲的男人。時間已經是7點左右了,天已經黑了下來,車裏開著黃色小燈,在放著,汽車也馬上要開車了。這時車上又上來一個女人,因爲前面基本坐滿了,售票員領她到了最後排我的旁邊位置上。我一看這個女人40歲左右,燙著應該是黃色卷發,身材比較高大,應該有1米7多點,長得比較豐滿,長相一般,也沒往心裡去。把她讓到我左邊的位置後,我就自己在那裏閉目養神。過了幾分鍾,汽車發動了。

經理麗慧

(一)

周良一面走出11樓電梯要進辦公室,一面想新的經理今天開始來上班,聽說是個女的,四十幾歲,周良心裡盤桓該怎麽跟她報告前任經理留下來那幾筆與工廠有糾紛的訂單。

女友是這樣當初中老師的

我和藝媛相戀2年了,她是我大學時的女朋友。我們去年才大學畢業。大學時候我們非常單純,因為彼此都在中學是好學生,一心學習,所以我們彼此都算是初戀。直到畢業,即使住在一起,我才真正剛剛看過藝媛的乳房,都沒什麼更進一步的動作。所以迄今她還是處女。畢業後因為工作不好找,藝媛去了一所3流初中當了英語老師,我也在最近來到了她教書的那所學校做了物理老師。可以說教這些正處於青春期和心理叛逆期的孩子很不容易,尤其是男孩子,總是喜歡在課堂上搗亂。

藝媛又是那種外表清秀內心軟弱的女孩,所以剛去的時候沒少被那些學生欺負。藝媛總是被氣的哭著回家,說什麼今天又有學生在她後背上帖紙條了,又有學生去校長那告她體罰了,更有甚者,有些男孩子見英語老師又漂亮又易親近,經常出言不遜得調戲藝媛。有一次我去接藝媛下班的時候,親眼看到有個男生趁藝媛不注意摸了她屁股一把。當然,也沒辦法,現在教育部嚴令禁止體罰學生,你要是敢把學生打了那也就不用在學校混了。所以我們也只能生氣而無可奈何。

淫蕩老婆佳佳

一往事

我老婆佳佳長相中等偏上,168cm的身高穿上短裙黑絲高跟迷死眾多追求者,在加上豐滿的胸部和大屁股每次操她都恨不得多射她幾回,老婆對性偏保守是悶騷型,不過經過多年的調教現在比婚前騷多了。

一家同樂

劉海雙手還捏著王嫂的木瓜大乳房,嘿嘿笑道:“哦……你們都來了。我們兩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來,還望夫人您見諒啊!”王嫂的陰道的淫水還流著,順著插在裡面的雞巴滴在地板上,大家見了都忍不住了,也沒說什麼了。

李花見了也不禁淫笑:“我們一進門就聽到有人叫‘哎喲老公啊……我的陰精出來啊……’是誰啊?”

弄巧成拙的報復

幾年前當我還在某家醫療單位服務的時候,由於工作上的需要,經常必須跟開刀房的護理同仁合作,慢慢的也逐漸的跟這些護理人員熟悉起來。這其中當然有面貌比較姣好的護士小姐,因為開刀房的工作通常是相當冗長且無聊的,因此醫護人員之間的黃色笑話是源源不斷地流傳在開刀房裡面,這或許是一般人對護士小姐的看法通常是比較負面而且是比較不公平的。

這其中我跟一位叫媛媛的護士很談得來,我也時常開她的玩笑,見多識廣的媛媛頂多是杏眼一瞪,也不以為杵。由於彼此之間都存有好感,所有在開刀房的角落,我經常握握她的小手、抱抱她的小腰,在沒有人的場合,我也經常開玩笑的邀她同房,她充其量只是捶打我幾下罷了。

澳門泰國浴

前幾天剛從澳門回來,踏到這片一樣是黃皮膚的中國人土地上,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

澳門在葡京酒店附近充滿了酒色財氣,賭場的周圍站滿了所謂的葡京妹,穿著火辣,長相也不錯,有好幾個的豐滿胸部,真是讓人見識到所謂的呼之欲出,用著一種帶著催眠式的口吻與不甚流利的國語問你︰「去不去?好舒服的!」那種口氣真是讓你很難很難拒絕。最嚴重的部份是葡京妹的人數真的很多,我相信不論是你要求的哪一型,都應該可以找得到。

姦淫186CM的學姊

我叫小翼,今年19歲,是個大學新鮮人,不過,我們系非常特別,大概是因為是文學系的緣故吧!系上大部分都是女生,我這一屆更是慘不忍賭,只有四個男生。除了我之外的其他男生都是又醜又宅,看到女生就會害羞的那種,而我運氣比較好,能自在的跟女生交談,最後無緣無故的被拉進去她們女系籃當經理!

女籃的身高都很高,我進去的第一天就看到;哇!成群的女生都好高阿!重點是長的不錯,只是都...很高!我一進去當經理的第一天,一個女孩朝我迎面走來,定睛一看,身高大概186...天阿!綁著馬尾,比例非常好,可能是因為比例好的關係,她的大眼睛在她小小的臉,非常突兀。她的鼻子翹翹的很可愛,嘴巴則是鮮嫩的櫻桃色!

廚房韻事

劉鳳家的廚房其實只是一間泥胚的小房子,只開了一個窗口排風,只有一口破黑鍋和一把勺子,就連調料都只有鹽一種。平常人家喜歡的味精和雞精之類的在這都是一種奢侈品。就連最普通的醬油都沒有。劉鳳一臉高興的拆開了各種調料和塑料盒子一一擺好後,又把那些讓人讒得不行的食品都一一擺好,慢臉歡喜的拿過一隻雞開始燉了起來。

「嬸,我想你了!」陳炎見這一幕心裡有些發酸,不過以後自己在的話肯定會讓她們母女都過上好日子的。輕輕的走過去從後邊抱住了二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