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白玉貞

(上)

當秋日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入臥室,我就從夢中醒來了,把手伸進褲頭裏調整了一下因為晨勃而硬挺的肉棒,這才慢悠悠從床上坐了起來,身邊的被窩裏還殘留著伊人的體溫和香氣,這意味著她才剛離開不久……

乾娘與乾姐姐們

媽媽有一位和她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很要好的朋友,算起來還是媽媽的學妹呢!我都叫她張阿姨,她在學校裡比媽媽要晚了二屆,今年才三十八歲而已,她雖然已是快接近四十大關的婦人,但因嫁了個有錢的老公,生活優渥,所以還是姿容秀麗、風采綽約;又因她平時保養得法,肌膚細嫩雪白,豔麗非凡,望之猶如三十歲的少婦,絲毫看不出是已近狼虎之年的女人。

她的身材該肥的肥,該瘦的瘦,娉婷窈窕,乳挺腰細;尤其那個豐滿肥嫩的臀部,相信所有男人看了都想要去摸它一把,由此可見,她在校時必定是個顛倒眾生、豔冠群芳的大美人。只是她結婚了那麼久,才生了二個女兒,就是生不出個兒子來,她戲稱自己是一座--『瓦窯』,只有弄瓦之喜的份兒。所以她每次到我家來,都跟媽媽說她好福氣,有個兒子都這麼大了。

來訪的姐姐

「誰會在這種時間找我?」明俊嘴裡嘀咕著,門一開,原來是大姊惠瑕來了。

惠瑕有著一頭及肩的卷髮,自然的波浪造型讓她看起來熱情又俏麗,瓜子臉搭配了大小適中的丹鳳眼和東方人裡面算高挺的鼻子小巧的豐唇畫著桃紅色口紅,似有若無的淡妝讓二十六歲的她成熟重又帶點可愛。

我與我的絲襪奶奶

我是一個從山村裏出來的孩子。前十幾歲,都是跟著奶奶過的。所以說對奶奶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隨後,爸媽把我接到了市裏。奶奶因為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家鄉。誰選擇留在了農村我是一直一直讀到了高三年級,爸爸媽媽們,才把奶奶接到了離城裏很近的一個小村落裏。因為奶奶很討厭住在樓裏。

我們也是常去看奶奶。可是,有一天我的一個好同學。神秘秘的來找我正好我家裏沒有人。他悄悄地摟著我說道:來,給妳看點好東西,然後他從書包裏拿出來一個光碟。上班寫的一堆日文,反正我也看不懂,就問他是什麽。他神秘的一笑,跑我房間把碟給放到DVD裏。

與女兒遊戲中的曖昧到突破了那層關係

簡單介紹一下我的家庭。一家三口,我在一個大公司的倉儲係統內工作,而我老婆是一個醫院護士。一個女兒今年十八正在讀高中。我今年也已經四十多奔五十的人了,一家的生活還算穩定幸福的。條件也是還算可以的。老婆的工作導致她要經常夜班,從結婚後就一直這樣。而我的工作性質就比較寬鬆,管理幾個倉庫。

手底下有那麽幾個人,忙碌的時候不多。相反輕鬆的時候很多。從結婚到如今好多年了,從最初的倉庫管理員,到管理幾個大型倉庫。也算是到頭了。

女儿的小菊蕾

去年夏天女兒她母親和我正式簽訂了離婚合同,我也正式開始了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法院把女兒判給了我,這樣一個人在家裡也不會覺得太孤單。

女兒很懂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家的孩子那樣無理取鬧,也不會和別人家的孩子那樣要這要。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父親有負女兒良多,所以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女兒的開心,那樣自己也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特別是看到女兒開心的笑容總是感到特別有成就感。

二個美女姐姐

(一)泡溫泉當時我13歲,國一,家裡有二個姐姐,大姐叫雅惠,19歲,32D、24、34,二姐叫雅雲,17歲,32C、23、33。

呵!我不是亂報尺寸,是姐姐她們自己和我講的。

我姐姐

「姊姊,來幫我口交吧」

我的姊姊是個大學生,而我是個高中生,跟我相差4歲。

跟姐姊妹妹一起睡

那天他放學回家,見家裡多了兩個人,一個是個約21、2歲的大姐姐,一個是比他還小的小女孩。媽媽對他說:「李力,快來,這是你的遠房表姐和表妹。」那個表姐說:「哇,這是我的弟弟啊!這麼大了,上次見到他時還不會走路呢!弟弟,你肯定不認識我了吧?」

這個姐姐很喜歡她的弟弟,拉著他說話。

代替亡父上媽媽

我家在兵庫縣是個龐大的家族,各行各業幾乎都有我們家族涉入的足跡,我的父親在五年前因為惡性腦瘤的疾病而去世了,諷刺的是,他本身就是一個知名的外科醫生,經營整個縣內最大的一家私人醫院,卻因為事業繁忙,沒有及早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所以在他正當壯年的四十歲就留下媽媽千繪和我而撒手人寰了。

由於醫院的股份還握在成為未亡人媽媽的手裡,所以她順理成章地成為爸爸留下來的醫院的董事長,也因此將來必須成為一個醫師,就成了還讀初三的我無法抗拒的宿命了。

義父義女

義父義女【一】

每當黃昏時刻在大安公園,一對年紀不對稱的男女、挽手漫步於小徑步道,男的溫文儒雅,頭髮有些斑白,年約五十來歲,女的年輕貌美頂多才二十出頭,從腹部微凸明顯看得出她懷有身孕,以他她們年齡差距看該是對父女,但從倆人臉上顯出恩愛的表情,及彼此體貼的小動作,又不像是父女而像是對夫妻,確實他們是對夫妻,年齡相差三十多歲一對的老夫少妻,而且還是由義父義女演變成的夫妻。

兒子的性交要求

丈夫是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柑野美佐子心裡有不可告人的苦惱。

那是親生兒子向她要求。他說媽媽好漂亮,給我幹好不好,這樣要求媽媽的肉體。

弟弟的大尺寸的雞巴

當良介的陰莖勃起時,是又粗又大又紅,彷彿龐然怪獸般。

那抽搐的樣子,分明是在等待我的愛撫,小時候他總是會和附近的孩子或親戚朋友的孩子,比較有何不同之處,但我沒想到是因為我的緣故。

媽媽林敏貞

一個熟女的資料,一個讓我心動讓我興奮的熟女的資料,一個人盡可夫的熟女的資料。

我不知道對林敏貞是愛多一些還是恨多一些,她給了我很多,可是她也讓我有恥辱,因爲,她是我的媽媽。

克制不了性慾的母子

早晨的太陽已經照亮了潔白的窗簾,協和醫院的主任醫生劉佳習慣性地驚醒。正準備往全裸的身體上穿衣服時她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邊的兒子君俊同樣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

「難怪!要不是今天我們都休息,我怎麼會讓他跟我玩一晚?!」

海南島的姐姐

在那年的夏季學假,母親因為有一宗樓房的交易得到大陸的海南島去接洽,便決定同時也帶我去,順便到那兒探望親戚。

本來是預訂了酒店,住那兒住上兩個星期的。然而,母親的那位堂哥在機場接待我們之後,說什麼也要我們住他家,硬硬把訂約好的酒店房間給退了。母親推辭不過他的好意,也就不客氣地答應了。

一夜裡操了女兒的三個美洞

去年夏天女兒她母親和我正式簽訂了離婚合同,我也正式開始了光棍男人的生活,值得慶幸的是法院把女兒判給了我,這樣一個人在家裡也不會覺得太孤單。

女兒很懂事,從來不會和別人家的孩子那樣無理取鬧,也不會和別人家的孩子那樣要這要。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父親有負女兒良多,所以總是想方設法獲得女兒的開心,那樣自己也會覺得好幸福好幸福。特別是看到女兒開心的笑容總是感到特別有成就感。

和姐姐的幾年淫亂關系

我和我姐姐有性關系5、6年,直到姐姐談了男朋友。

這天晚上不是很熱,大概才8點多,姐姐和我都還不想睡著,姐姐轉過身來對我說:弟弟,今天的夏日情未了那部片子最后關之琳怎麽會郭富城家睡了的阿?

家庭亂倫規則

這是一個有關於我的媽媽、我的妻子、我的兩個姐妹、我的女兒和我的故事。但是它與眾不同的是:雖然有這麼多的稱呼,但故事中只有三個人。

我的媽媽是在田納西的山區出生的。在那個骯髒貧窮的盆地裡,亂倫是一件很常見的事。作一個處女就意味著她要能逃脫她自己兄弟的魔手。

我的校花妹妹

我想幹我的妹妹很久了,從我17歲看了爸爸收藏的影片開始,擁有天使臉孔、魔鬼身材的妹妹就變成了我的性幻想對象。可是當幻想已經不能滿足我,我便開始計劃怎樣幹我的妹妹。

終於機會來了,我的雙親因為工作原因,已經出國三天了,家裡只剩下我和妹妹。

熟母禁斷的肉奸

「啊!媽媽!我快射了……」十三歲的少年健一伏在同樣全身光溜溜的母親雪白的肉體上,母親柔軟潔白的雙腿盤纏在少年削瘦的臀部上,緊緊勾著已經猛力起伏了二十幾分鐘年輕的屁股。

她ㄧ直溫柔地注視著兒子如癡如醉漲紅的臉龐,ㄧ邊用毛巾輕拭他如黃豆大小般的汗珠。

媽愛吃你的精液

六月夏日午後乾熱的氣候讓人昏昏欲睡,學校已經放假阿健總喜歡往遊泳池跑因為他喜歡看穿泳裝甚至只穿比基尼的你女生,不過話說回來最喜歡看的是媽媽,媽媽胸部豐滿屁股碩大,穿上比基尼老覺得比基尼太小以致全身幾乎都暴露在外,阿健每次都看的目瞪口呆口水直流,老二不聽話的漲大‧‧‧‧

當他們抵達泳池,媽媽躺在長倚上曬太陽,阿健則繞著泳池一圈一圈的遊,大約一小時後阿健來到躺椅邊,看看媽媽是否需要什麼。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今天一早起來有些感冒,突然不知道哪個筋抽了一下,想要寫些東西,在罈子裡發一下,看看大家對我自己的事情的一些看法吧,說不定又會聊到幾個聊得來的朋友。

亂倫這個東西一直是我比較忌諱提到的,一提到它感覺都是比較陰暗的,不能拿上檯面的,所以我在標題上會用曖昧去代替它。

與表叔的對話

志男表叔是媽媽所結識的一個乾弟弟,年紀只比我大五歲,在我的印象中,他總是風流瀟灑,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與惠蓉剛結婚時,因為換工作獨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後再偕老婆上來。就在一次返鄉時,巧遇同樣回家探視媽媽的表叔,回程時媽媽要我順便開車載表叔,我想沿途塞車有人聊天也不錯!

媽媽是頭大奶牛

這一天,就如平常的每個清晨,我睜開眼來,發現自己年輕的陰莖已經充滿活力。

稍微回想一下,那大概是和昨晚一些火辣辣的春夢有關,雖然說腦子裏已經記不清楚到底夢到什麼了。

禽獸男友讓女兒學壞

我今年30多,有個和睦的家庭。

我有一個女兒,今年上高中,年齡你懂得,以前一直是乖乖女,學校的前幾名,帶著個眼鏡很斯文,但自從上了高中她變得很叛逆,反正只要是學壞她都要學一下,校服也開始不穿了。

乾媽和少年的密戲

「前些日子我有話要跟你說,但是太忙了抽不出空來。」

四十三歲的昌廣跟兒子說。

迷姦芸芸計劃

(一)迷姦芸芸計劃

當我決定了自己的計劃迷姦表妹芸芸後,星期六就在家裡細細地準備行事的前後步驟,拿出芸芸的筆記本開始一頁一頁的看。這種日記大概是女生專用的,上面還有記載排卵日期。

照顧喪偶的小姨子是姊夫的責任

我的小姨子剛結婚丈夫就去世了,因此長期住在我家,由於工作關系,經常白天在家。一次我出差回來沒有上班就在家上網,我以為家裡沒人就在瀏覽成人網站。

好哇!你在看黃色網站!突然我的小姨子闖了進來,原來她在午睡,起來上廁所。

美艷性感母親的淫慾

我今年二十五歲,家裡沒其他人,就我跟母親,我爸早在我5歲時就易外事故身亡,所幸的父親在過世的時候,留下了一些物業和存款,因此未為生活而擔憂。

而我母親因為早嫁給老爸,那個時候才20歲。

穿著裸體圍裙的女兒

盛夏的天總是亮得特別早,晨光穿過窗外的綠葉,映照在女兒房間的梳妝鏡上,反射得一室光輝,擾醒了沈睡中的我。右手一伸,想攫住女兒那對在交媾中恣意晃蕩的美乳,卻撲了個空,擡頭睜眼望瞭望,那副能勾引出無限欲火的完美肉體已不在身旁,正迷惑著昨夜兩條肉蟲在這張雙人大床上的一切荒淫情事是否純為春夢一場時,女兒甜美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爹地,來吃早餐囉!」

伴著開門聲響,一張姣好的臉蛋探了進來,一臉的笑意:「睡死了喔?昨天欺負了人家一晚上,今天沒戲唱了吧?快起來吃早飯,你今天答應要陪我去看早場電影的。」門關上前,女兒的臉上閃過一抺捉狹的笑,像極了調皮的小女孩。

美豔的講師媽媽

第一章

阿凱今年剛升高二,是市三中的學生,最近很煩惱。

壞哥哥

我跟妹妹差了好幾歲,所以當我了解性事的時候,妹妹還完全不了解,因此我也就這樣誘騙她糊裡糊塗的跟我做了愛。

現在想想,那真的是小朋友的性愛遊戲。

我的老師王冰冰

王冰冰是一位高中語文老師。

二十八歲的她,結婚三年了,未生過孩子,老公常年在外做生易。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一袋煙的功夫,孫老頭終於背著蘇嵐趕到了木屋的所在,由於年久失修,這件木屋破敗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頂很黏實,擋雨倒是沒有問題,蘇嵐踮著腳尖找了地,身上滿是水痕,清涼的短發貼在小臉上,朱唇皓齒,楚楚而動人。

「等我把這人收拾個地方出來歇腳,你先坐在背包上休息一下!」孫老頭利索的收拾起屋子來。

跟妹妹的性愛

我小時後,約國小三,四年級常常再家看到一些沒穿衣服的,那時當然不知到那是所謂的A書,所以不太注意!但對男女人做愛確有了模糊的印象!!

我家的浴室有蓮蓬頭,當我泡在浴缸時,蓮蓬頭的水我是不關的,有次水直往我的陰莖沖的時候,我察覺到我的下面有一種斷斷續續的感覺,很特殊!

騷女兒

我女兒是模特兒,從高中時代就開始兼職,畢業後被選中擔任運動飲料的夏季宣傳女郎,後來成了這家公司的形象代言人。

工作很忙,不過專門穿泳裝做宣傳。

跟媽媽一起看A片

性愛,唯一的快樂就在這裡了!人們總是對純情樂此不疲,卻忘了婚姻其實不過是一紙契約,道德與愛只是為了維繫這契約編造出來的自欺欺人的勞神子。

我發誓要享盡世間的性愛,玩弄那些外顯貞潔內包淫心的婦人。

嬌豔的小姨子

隨著時光流逝,小姨子跟我愈來愈熟稔,不似剛搬進來時的沉默拘謹,不再只是會找我老婆即她姐姐聊天,在認真K書之餘,也時常會找我談話,聊些生活上輕鬆的話題,看的出她也有點喜歡我,經常跟我三歲的小孩玩耍、逗弄他……好幾次玩遊戲時我們一塊跪在地上逗我兒子,我由後方看著她的美臀,白晰修長,穠纖合度的雙腿……不禁有了生理反應……真想……迅速脫下她的短褲……將她騎馬射箭,就地正法……

也有多次晚上,我坐在客廳看電視新聞,我老婆則會在廚房煮飯作菜準備晚,她剛洗完澡出來,身上還冒著熱氣,美麗的容顏有些紅通通的,烏黑亮麗的秀髮沒完全吹乾,一大半的髮絲還是濕濕的,如平常一般穿著T恤及運動短褲,顯露出她姣好的身材、豐乳、細腰及美腿。

重生之縱意人生

第一章思母綺念

七月的太陽將柏油路面蒸騰出陣陣熱量,遠遠看去行人的樣子都被熱浪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