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跟爸爸分享

和小芸的關系發展的越來越好了,終於也到了該帶回家見公公婆婆的時候。其實我一個人在城裏工作,父親和母親退休了以後都回到了鄉下去住,鄉下的空氣好,鄉親之間也熟悉,這也是父母親都要回去那裏住的緣故。於是在一個周末的清晨,我帶著小芸一起回鄉下去看我的父母,並打算在那裏住一晚,感受一下田園風光和呼吸新鮮空氣什麼的,第二天再回城裏的。一清早我們就出發了,因為從城市到鄉下也是要坐好幾個小時的車。那天小芸穿的挺成熟的樣子,一身上班族的打扮,西裝加套裙的那種,裏面一件米色的襯衫,很有淑女的感覺。

一路上我們享受著車窗外那迷人的田野美景,一片綠油油地,讓人心曠神怡不少。

與一個藏族女孩的經歷

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經常到縣區、牧區去維護信號基站,大家不知道來沒來過西藏,那簡直就是純淨的天堂,但是時間長了和地獄差不多,驅車幾個小時看不到一個人,到處是路,到處沒路,能看到個人,能高興半天。反正滿眼是藍天、白雲、犛牛……

言歸正轉,去年國慶期間,突然有個縣區信號沒有了,領導緊急派我和一個藏族的司機師傅開車去維護,雖然心裏再不痛快也要去啊,誰讓咱命苦啊,錢拿的比別人少,工作比別人多。

意外中的3P

那年我25歲女友小我3歲我們交往了4年。在性的配合度上,她是我交往過的女生中最讓我懷念的。他的身材比例跟脾氣都讓我沒話說。臉蛋清秀的他曾經被邀客串當過雜志模特兒。后來因為家人反對加上他自己也不是很喜歡而沒有投入這個行業

女友因為家人照顧生意的關系都住再台南市區。她一個人住在郊區(鹽行)一棟獨棟三層樓的別墅里因為只有她一個人住我們經常光著身子滿屋子跑浴室。樓梯間。衣帽間。陽台…很隨性的作愛。有一次。我把它放在正在脫水的洗衣機上做愛她連續高潮不打緊竟然還尿了(后來我才知道那是潮吹)…

更衣室艷遇

昨天晚上去游泳,沒什麼人,而且幾乎都是女的。

我穿著我那件黃色的泳褲這是我最愛的一件泳褲,因為它穿在我身上剛好緊緊貼著..展現男人的雄風。

嫖妓

我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和她相遇。

「先生,二百元全套,如何?」她對我說。

刺激性交換

不久之前,曾經聽過一個朋友講述一件「驚天動地」的艷史,他說平日坐慣一架的士的司機,帶他去玩「住家少婦」,實在是和味到極,非常之有趣和刺激。但是到最後才至知道這個住家少婦原來正是的士大哥的結髮老婆。而且這個的士大哥每次都藏身在衣櫃裡面偷窺,因為這樣才能令他自己有快感,甚至必須這樣才可以打得出飛機!所以有的男人見到自己的老婆和別人做愛,非但不吃醋,反而特別興奮。

這事聽起來好荒唐。但是有一件荒唐的事,也曾經發生在我和我朋友身上。

軍營蕩婦姐妹

第一章:淫浪王玥軍營中總是透出一種肅殺的氛圍,每天白天的訓練,把士兵們的體力搾的干乾淨淨,隨著熄燈號的吹響,整個軍營瞬間陷入寂靜。

只有風聲摩挲樹葉的沙沙聲,黑夜賦予軍營難得的休息時間,而到了第二天,軍營又會陷入喧囂。

健身房偷情

被男友帶回房間後,怕被男友發現我下面全部都濕的,我就跟男友說:「阿漢,我先沖個冷水澡,看會不會舒服點。」接著轉身馬上進去浴室,由於北海道旅館都有開暖氣,所以室溫都在25度以上,所以不怕洗冷水澡凍死。

在沖澡的同時,心裡想著剛剛在浴池的事情,那時只穿浴巾給圭伯腳底按摩,給圭伯看到我的小嫩苞,還被圭伯把手指放進去我的小穴挖,真是羞死人了,最後既然還被圭伯弄到潮吹,不過幸好阿漢不在,要不然他一定以為我很淫蕩。

停電的下午

媽的,怎麼停電了!」

我重重一敲鍵盤,感到幾分惱火。正看著螢幕裡女優被脅迫的好戲,打算好好打次飛機,現在泡湯了。

劈腿

今天我來說說以前一些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一些跟我有關的劈腿的故事,不過不是我劈腿,是我讓別人劈腿。在愛情這方面,我一直都是比較膽小、比較被動的,所以我每一次談戀愛,都是女方比較主動;好巧不巧的是,每一次的女方,都是已經有男朋友的,她們都因為我而劈腿,所以講白一點,我居然當了好幾次的隔壁老王。甚至是我的老婆,當初也是為了我而跟她的前男友分手……。

原來我一直覺得真的只是剛好,讓我每一次都碰上這種事,因為我本身的個性比較文靜,不是那種會主動跟人搭訕、會花言巧語勾引女生的人,而且我本身酒量差也不愛喝酒、不愛去夜店,基本上就是那種乖乖牌的男生,卻以因為這樣,很自然的給了周圍的女生們一種安全感;再加上,我跟女生的相處都很紳士,開玩笑不會太得太超過,並且擅於傾聽她們說話,從中找出她們有興趣的話題來聊個不停,所以很容易就可以跟她們成為好朋友、得到她們的信任。

和女友小蘋的第一次

和女友小蘋果在一起快五年了,交往期間不乏也會有因為個性上的差異或一時的情緒而爭吵的時候,但出現「第一次的危機」是在我當兵時期,意外的沒有造成我們分手,沒想到還增進日後彼此的信任。

事情是發生在我們在認識還不滿一年,我就當兵下部隊後沒多久,我想當過兵的都知道,有時部隊會因任務的關係而管制休假,那次我大概將近一個半月沒放假也無法和女友見面,後來終於排到連假可以回家去見她了。

真實的野戰雙飛經歷

我對山東人我一向都有好感,幾年前去過山東出差,覺得山東人性格都很豪爽,很友善,最近幾天都接到一個青島朋友打來電話,是以前一個公司的同事,叫我去他們那邊玩,盛情難卻,心想趁著放假,出去玩玩也好,下了火車後,就看到朋友正在出站口等我,互相擁抱後,便一同駕車去賓館,晚上我倆來到海邊的一個排擋吃夜宵,也許是酒喝多了,眼神一直盯著一群穿著比基尼在海灘上嬉戲的少女,朋友可能看出了我的異樣,笑著對我說:「老是看她們幹什麼,撐死眼餓死鳥,晚上哥們帶你去找個,你帶回賓館玩玩不就行了」

「你懂個屁,那有什麼意思,要是能過去把她們幹了多爽,有海有沙灘,還有月亮,多有感覺。」

我跟老婆變態的生活

公司的同事早就都走沒了,只剩下了我一個,心情很複雜,現在只想跟大家交流一下我得情況。

找到一個解決的辦法。

玉米田裡的性愛

我大學畢業已經有十個月了,在這十個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懷的,是一位農村裡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歲,是我畢業分配前下放勞動的房東,在我下放農村的那段日子裡,她一直對我問寒噓暖的,不時地關心照顧我的勞動和生活,在下放的幾個月時間裡,我與小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體貼入微式的關係,這就使我對她更加思念。今天我收到了她給我寫來的平安信,看著小娥給我的來信,自己又想起十個月前的情景,不由得浮想聯翩心緒難以平靜下來。

臨畢業前,學校為了讓我們體驗複雜的社會生活,組織了下放農村的活動,於是我們一群省城的大學生來到了安沾縣,這是個偏僻而且貧困的小縣,大部分地方連自來水和電燈都沒有……

意淫的夢想成真

她是我意淫的對象。我們一起出去玩過很多次,我們深吻過,也深情對視過。但我有老婆,她有男朋友,我們彼此都很小心地保持著最後的防線。

每當我和老婆鬧彆扭的時候,我就想到她非常甜美的笑容,還有讓人聽著要發情的軟語。但我們就這樣一直僵持著,保持著這種關係,直到她分手後。

極品家丁之三奴淩辱肖青璇篇(牢獄篇)

金陵城外兩道騎著駿馬的人影風馳電掣的掠過!

其中一名十二三歲,面帶稚氣的少年正是小綠,另一個年輕公子哥面如冠玉,面帶微笑,長衫飄飄,說不出的風流潇灑竟是金陵城中一名貴公子。

意外艷福

我的初戀原本是很美好的,可惜當年自己總是把持不定,每當看見漂亮的女子便想結識一番,最後終於給初戀情人發現,雖然她已經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可惜自己沒有好好珍惜,最後自己實在覺得對她不起,決定離她而去。

自此之後,自己也已好好反省,減少結識異性,因為自己實在不想再傷別人的心。因此,這幾年來自己已經不想再拍拖,也沒有與女性約會,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還會有艷福。

射精瞬間

她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絲質的床,前頭有個台櫃,上面一盞台燈發出柔和的光暈,上面有一疊紙。

我關上門,她過來替我脫衣,直到我一絲不挂。她當我的面,僅脫下她的內褲而已。我瞥了一眼,白色蕾斯。她雙手抱過來,和我擁吻,我伸出舌頭,和她舌頭糾結,津液混合,我吞下去。兩人倒向床。

洗頭房浪姐兒

現在的洗頭房越來越多,如果都是做正規生意,肯定是血本無歸。用黑道上的話來說就是:沒有點邪活哪能賺錢呢?北京的洗頭房在全國來說是最捨得花錢裝修的,一般的老百姓工薪族都望而止步,只有那些真正的大款才懂得享受。

妹妹洗頭屋就是這種的洗頭房,圓圓小姐是這個地方的支台。圓圓人如其名,渾身上下都是圓嘟嘟肉嘟嘟的,圓圓的臉蛋、圓圓的乳房、圓圓的屁股、圓圓的胳膊,讓人看上去覺得很可愛。

我和女同事上床(真人真事)

=靜是我高中同學(但不同班),可以這樣說她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很淑女的樣子,應該是學校最文靜的女孩,很不愛說話,因為她的聲音很好聽,一聽就讓人一點雜念都沒有,所以只上了一年學,就去了一個尋呼台上班。

我們也就沒見過面了,沒想到我上班的時候,靜也到了我所在的公司,但我們還是沒有說過話,反正我們只知道大家是校友。

電話禁制故事

我和小雪結束了六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XX大教堂舉行隆重的婚禮,親朋戚友都稱讚我們是對金童玉女,都紛紛投以慕的眼光,尤其是我父母和小雪的父母都樂在心中。他們以為我們是喜歡對方的樣貌、身裁和學識,但他們太膚淺了,我們愛對方早已升華到精神的領域裡──一個禁制的精神領域裡。

我們都是XX教徒,肉慾對我們來說是在婚前是絕對禁止的,事實上小雪也把她保存二十三年的貞操在新婚洞房時才奉獻給我。但漫長的青春期,我們和大家一樣,需要色慾的滋潤,我們靠的是電話──半夜躲在床上傾訴的電話,電話里我們偶偶細語的是一個個令人血脈賁張的禁制故事,而我們喜歡對方一個真正原因,就是這種精神上的滿足。

挑逗你的心

我沒有女朋友,一個人住在上海這座城市裏。

無聊的時候就上上網,沒有特別的愛好。

長途車,我的浪漫豔遇

這就是我這次豔遇的女主角,也是我的老鄉,我們兩家相隔還不到1公里,在家鄉二十多年從未謀過面,然而在去北京的長途車上卻奇迹般的相遇了,又是那麽的投緣,雖然我比她小歲,雖然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我還記憶猶新,常常回想這段浪漫的豔遇,一邊想一邊手淫。

書歸正傳在北京混了好幾年了,剛開始打工后來做點小買賣,不孬不好地混著沒發財也沒受窮,每年回家兩三次,家里有老婆孩子還有老人,農村人在外邊打拼不容易照顧家里應付外邊,性生活一點不規律。這也是婚外生情的主要原因。娟的老公是個軍人,在北京服役,不知道爲什麽帶不動家屬,具體我也沒細問,在家務農帶著兩個兒女,還有公婆,日子過的一般般,每年她也是去北京一兩次,或者老公每年探家一次,性生活估計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婚外生情也在情理當中。

大叔,不要射我嘴裡

和她相識也是在qq聊天室裡,那會工作不忙,掛在一個情感類的房間裡。和很多狼友一樣,給n個女的發去徵友信息,當然是那種帶有極具挑逗性的話語,反正願者上勾唄。回復的沒幾個,其中就有她,只不過是帶點氣憤的回復!她的名字很有意思,叫獅子,我笑稱是不是河東獅啊。她說要是的話就把我吃了,一來二去,偶也就和她專心的調侃起來。開始熟悉了後就把她加到上轉戰到qq上聊,聊工作,聊學習,愛好,天南地北的胡侃!她說你是不是經常在聊天室泡小女孩子呀,一看就是個又老又色的男人!偶說是啊,那就叫偶大叔把,以後大叔幫你打壞人呢!

聊了幾次後,甚是投機,每天各自上班八小時就彼此聊天去了,下班回到家吃完飯又是接著聊。

不能說出的秘密

兩岸三地我都有工作過的經驗,而在工作的同時,很幸運地和很多美麗的助理及客戶發生過關係,有些現在也都還有聯絡著呢。

廢話不多說,就從剛出社會時開始講起吧,先和各位看倌報告,我在文章裡不會透露所從事的行業,僅說工作內容以便交代故事情節,以免有人看了對號入座。

巴黎地鐵的奇遇

看到標題大家都應該猜到,我在國外……來法國也有好幾年了,留學。但是頂的經歷,卻是屈指可數,頂射就更是罕見了,原因很簡單。發達國家,除開經濟發達以外,交通同樣也是相當完善,交通工具多種多樣,地鐵,輕軌,巴士,火車。法國的人均汽車擁有量,在歐洲也是數一數二。加上人口跟中國相比,少了不知多少倍。

種種的因素綜合起來,就造成了我這個小頂爺每天都是望臀欣歎的悲慘景象。

交換身體的控制權來享受對方的快感

我叫劉明鑫,正賠女朋友林卿雨逛街,自豪地接受者群狼們羨慕、嫉妒的目光,這都歸功於陪伴在我身邊的林卿雨,她今天穿著淡黃色的印花T卹,白色的短裙,露出白皙的玉臂和穿著透明絲襪的修長美腿,及腰的長發簡單的被束起隨意的搭在腦後,穿在小巧的纖纖玉足上的是白色高跟皮涼鞋,170cm左右的身高更凸出了她修長完美的身材。

林卿雨注意到了一家奇怪的商店,名字就叫「緣」。好奇之下,我們走進了這家店鋪。

援交妹

我今年23歲,住在一個月僅8000元的套房裡,我在網路聊天室裡叫做雙兒,平常白天大部分都呆在家中,除了有對象要與我做接觸才出門,我喜歡買保養品與衣服,所以援到的COCO,大部分都是買在身體的保養品和流行的衣服,光是衣服,我就有上百件。

所以,我花在送洗的費用也不少,我並不是不想找工作做,只是工作大部分都不太適合我,我做過賣衣服的銷售小姐,也做過化妝品專櫃小姐,那只會讓我花的更多,所以乖乖在家裡,找機會援交比較快,我想大家比較喜歡聽我援的對象與方法。我的個子還挺高,165公分高加上34C,23,35的魔鬼身材,很少不對我動心的,我喜歡開車來接我的金主,其中有一位開賓士休旅車的金主比較特別,他都要我叫他老公,但是從來都不與我做愛,只喜歡與我吃吃飯和開車兜風,不過身上必須穿著稍微清涼一點,他也不要求我要多曝露,每次我與他出去大部分時間過的很愉快!!!

農村小夥子的艷遇

我是一個農村小夥,家裡生活比較貧苦,家裡養了一些家畜,就以每天販賣雞蛋維持生計。

因為家庭經濟情況至今還沒處到對象,至今還是個處男,憋了二十多年,有時候慾望強烈的確實難以自控的時候只能自己用手解決了,而每天賣雞蛋的時候碰見的那些少女少婦便是我經常幻想的對象,但我實在想不到的是,有一天我的幻想會成真。

午夜電話

郝仁是欽城一家電腦公司維修員,因為欽城沒大的商業街,各類商店的經營店面都是2層的粵式小樓,為了安全,一般都要留人值夜。

今天輪到郝仁值班,和往常一樣,郝仁關好店面,打開電腦找電影來消磨時間。

修剪赤裸的美麗軀體

某天週六的下午,我在小薰家無聊地看著電視,小薰繁忙的在做保養,進進出出的,一會兒去角質,一會兒又是敷臉的,我望向保養中的小薰,腦裡忽然閃現一股念頭:『保養臉部肌膚是必備的工作,那下體私密處呢?』

我興奮的問小薰,「嗯……K壞死了,哪有人問得這麼直接的?我當然有保養呀!不然怎麼好意思讓你舔弄?」小薰帶著害羞的神情回答著我

睡了一個有男朋友的嫩妹

因為公司業務的關係,我要幫新入職的同事們安排住處,一線城市租房成本也很高,所以大多數都是安排在廠房改造的白領公寓。

這種白領公寓,在辦公室會安排人值班收取房租,辦理退租手續,機緣巧合之下,我就認識了這個九九年的嫩妹紙。

性感的銷售小姐

幾年前,也就是在零三、零四年的時候,我從外地來到上海。

經過親戚的介紹和疏通,加上我自身的條件也不錯,進了一家外國航空公司駐滬辦事處工作。

老婆的姐妹做了我外遇對象

老婆出差,一個人在家。平常看A片都是趁老婆睡著偷偷的看,今天可在客廳蹺著二郎腿看了。看著看著,老二抬起頭了,嗯,真興奮。

才開始用雙手安撫我的兄弟,忽然一陣門鈴響起,老婆的死黨秀秀在門外,叫著「心怡…心怡…」,天啊,我急急忙忙關上電視,清了清喉嚨,「喔,來了…,心怡出差了…」一邊打開門。

酒店實錄

糖糖是我在臺北一家CLUB認識的小姐,已忘了是幾年前的事了,只知道那時的臺北市長是陳水扁,記得那天是星期六,我臨時被公司派去臺北出公差,處理完公務後已經是晚上六點多,於是我決定在臺北玩一天,星期日再回高雄,反正只要拿發票回去報公帳就行了,會計小姐跟我很熟,飯店錢也不用我出。

我來到了客戶公司附近的第一飯店投宿,它給我的單人房蠻大一間的,我先洗個澡,洗完後打電話給臺北的一些朋友,約他們出來吃個飯聚一聚,大夥跑去林記吃麻辣鍋,吃完她們都有事所以就各自解散,回到飯店看看時間才9點多,我就在飯店附近四處晃晃,看到了家網咖店,決定進去消磨一下時間,當時臺北的網咖蠻貴的,一小時要一百元,那家網咖店還只有開到12點,所以我玩了2個多小時,它們就要關店了,我又只好在街上到處閑晃。

癡女日常之租房篇

我叫許貝,26歲,研究生畢業一年,因為個人原因,不想離家太近上班,於是我參加各種考試,考上了隔壁縣的單位,單位恰好在縣裡的鐵路附近。

由於沒有住的地方,只好租房住。

火線鴛鴦

一、平凡童年

阿凡、成雄、和我三人是干城二村一起長大的,三家緊鄰而居,只是父親們在軍中的地位有些差異,阿凡的父親是駕駛士官長,成雄的爸爸是排長,而我爸爸是中校營長,但三位不在同一單位服務,各人上各人的班,各人休各人的假,但有幾件事卻非常接近,大家收入都很少,大家都很少能回家,每家的媽媽都在做副業,只是很努力在生活而已。

被女友姊姊吃了我的處男身

我和美君相識一年,拍拖接近九個月,每次都只是拖手,無法再進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園幽靜的環境下,我終於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們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卻是十分滋味;之後,我們試過擁抱、擁吻、撫摸……但!她始終不肯讓我脫她的衣服,最後一關自然也是堅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嚐性愛滋味,因為──我是一個處男。

老公和好友的性事

我的長相非常漂亮,皮膚白皙,白嫩,身材也很好,凹凸感很強,屬於性感淑女型,走在大街上回頭率也是相當的高,這讓我變得很驕傲和自豪。

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名叫欣雨,她也很漂亮,皮膚比我黑一點,很有運動感,身材也很緊繃,屬於性感浪女型,一般出門都只穿緊身衣,超短褲,並且不戴胸罩不穿內褲,把兩個大乳房包的緊緊的,和她發生過關係的人數不清。

三個男人干一個

「當…當…當…當…」隨著牆上的鐘聲,提醒著我,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我那老公又去周末狂歡,而還沒有回來。

跟他結婚雖然只有半年左右,我倆的性生活也算正常,但是我仍然還沒有懷孕,公婆不只一次地提醒著我們應該要早一點有小孩,可是他這樣的狂歡方式,我想這點就比較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