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遇熟女客

那天我在各個崗位轉了一下來到了酒店正門口(因領班是自由崗,不用固定站崗),一輛出租車駛入我的視線,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表12點過5分,這媞葦有客人入住並不奇怪。由于行李員已下班,禮賓服務的工作由我們保安代做,我上前開拉車門,往里一看,天哪!司機旁坐著一位美女,捲燙著頭髮,上身著一V字領的T恤,特別是胸前的大奶高高聳立,看不到有乳罩,一條黑色乳溝深不可測,就連找錢的司機也不時往她胸前瞟。

這位女人下車后我發現她有兩個行李包,我便主動上前幫她提,然后跟在她身后去登記入住,可惜她下身穿的是一條牛仔短褲,把屁股包得緊緊的,同樣看不出有底褲痕,如果是超短裙就好了,不然在下車時我還可能有機會看到她的小褲褲呢!這位高聳著奶子的女客人引得身邊門崗保安都在行注目禮。

女友的風流姐妹勾引我

我是做藥品銷售的。我女友在一家大藥店裡做財務主管。那家大藥店的老闆跟我很熟悉,而我的產品也在那家大藥店裡銷售。我女友做事很認真,沒多久在大藥店裡就贏得很好的人緣。我衹要在市區內,沒有出差,都會到藥店裡去接女友上下班。每次去,藥房裡的與女友玩得好的同事都很羨慕,都會開幾句玩笑。

和我女友玩得好的一個同事,叫朱婷婷。長得體態端莊,穿著也十分的得體。和我女友的年齡也差不多,身材凸凹有緻,棱角分明。朱婷婷很喜歡同我女友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說話。不是東家男人長得帥就是西家帥哥比較好看,有時還把我從頭到腳的評論一番。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大肚山遊記

那年,我大三,就讀於台中某國立大學,由於父親是從事甲級營造建設的生意,母親在閑暇之余從事直銷,竟讓她一做做到某公司的藍鑽,有就是最高階的直銷商,因此,我的家境算是非常富裕。

在我高中畢業那年,本來是打算出國念書的,但是爲了我的女友,我決定留在國內就讀大學。

性感女秘書

我在外商公司上班已屆十年,也在一個行銷部門干一個不大不小的主管,轄下有15個STAFF,均為年輕一族,年紀最大的也不過33歲左右,只有我年紀稍長、已婚,其餘大皆未婚愛玩,但工作表現也佳,因老婆比我更忙無暇理我,是個工作上的女強人,感情也趨向淡薄,所以我大部份也是跟這些小夥子鬼混到半夜。

我去打球、健身,雖已35歲,但喜愛運動、不抽煙喝酒,身體狀況維持很好。

那些年,我在電子廠幹過的女孩

一、瑤瑤(上)

我大學畢業後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電子廠做技術員,現在想想,電子廠真的是個樂園。

我的援交女友

這是我在認識小彤之前的故事那時我再過兩年就快畢業了,大學兩年以來似乎什麼都沒得到。高中交過的女朋友,現在早就已經分手。

一個倒追我兩三個月的女孩,現在也已經是班上同學的馬子。更扯的是,他跟那女孩發生關係之後的隔一天還跑來跟我炫燿。轉眼之間大學生涯過了一半,卻似乎什麼也沒留下。如果硬要說有,那大概就是遺憾吧。在上投資學的時候,小楓傳了一張紙條給我,說有很勁爆的事情要跟我說。小楓的名字當中完全沒有這個「楓」字,也沒有人一開始就這樣叫他。全都只是因為他自己覺得跟流川楓一樣強,所以強迫別人這樣叫他。如果不這麼叫他,他還會故意裝做沒聽到。小楓跟我同班兩年了,我們也住在同一個頂樓加蓋的鐵皮屋。

見好友正騎著我女友 (真人真事)

最近,我沉迷了網咖遊戲,每天一下課,就跟愛玩線上遊戲的同學,一同在網咖打通霄,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個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標準的單身宅男。

玩了1個多月之後,我發現女友小怡不太對近,原本每天都會固定吃個晚餐,慢慢地下課她都沒打給我,反而變成我打電話給她,她會跟我說,叫我安心的繼續玩遊戲,說她在誰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

激情模特兒

v我叫Tony,我和我的女友凱倫跟她是在同一個經紀公司的模特兒。

本來我是走西裝秀,也做過時尚雜誌上西裝介紹篇幅的模特兒。

我在法國的真實經曆

說起來,后來一共在法國呆了3年,也就只有這十個月是老老實實學習的,也就在這段時間里學到的法語,算是我在法國學業上最大的收獲了。后來的兩年的碩士也都是混出來的。這里,先介紹一下法國的碩士,其實只要一年就可以出來,由于我比較懶,就向導師申請論文第二年交,所以第一年考完試,第二年就輕輕松松的過去了。也就因爲這樣,我才有機會在巴黎渡過我出國之前想都沒想過的感情經曆。

說起來是感情經曆,只是動了感情,很多時候絕對不能算是愛情的。才出國的大半年里,尤其是到巴黎之前,學習的很辛苦,所以很少想男男女女之事,就連每天早上的晨勃也消失了近半年,直到要去巴黎上學的事落實之后,學習壓力小了,才開始有點思淫欲。

女友傻傻讓人幹

運氣真差,當兵的志明,明明是台北人,不但在高雄通訊中心受訓,竟還抽到台東山上的營區,還好是個通信聯隊不用出操,但是管的嚴,由於連上人數不多,只有25個人,不但輪值機房,還要輪站衛兵,唉!真不知是禍還是福。

但是,最苦的還是志明那朝思暮想的漂亮女友-小真,小真是志明在大二開始交往的女友,家境富裕,18歲的她,有著極漂亮甜美的臉蛋,165公分,修長的身材,晶瑩白哲的肌膚,胸部很是豐滿,雖然有點內向、膽小,但是卻人見人愛,非常純品,沒有千金小姐的嬌縱。在半年前志明剛入伍時,小真還哭的眼淚直流,真是讓人心疼。

真實往事---我做攝影師那些年的回憶

我是00年入行,之前在美校學油畫。那個年頭,藝術品市場略疲軟,繪畫專業的大部分都淪為各個中小畫廊的畫匠,出賣著自己廉價的手藝,複製著一幅幅世人孰知的畫作,報酬很低廉。

北京的黑冰,在那個時代成為了我們這些苦逼畫匠的偶像,在當時中央工藝美院學雕塑的巖溶黑夥同老三和畏冰開辦的黑冰攝影工作室,成為了一個傳奇。我就是在他們的影響下踏進了商業人像攝影的大門。

射精瞬間(一定要看到最後)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絲質的床,床頭有個櫃台,上面一盞擡燈發出柔和的光暈,上面有一疊紙。 我關上門,她過來替我脫衣,直到我一絲不掛。她當我的面,僅僅脫下她的內褲。我看了一眼,白色蕾絲。她雙手抱過來,和我擁吻,我伸出舌頭,和她舌頭糾結。

她一面愛撫我的小弟弟,一面和我有說有笑的,看她的樣子似乎已經對做愛這檔事很有經驗,我將手深入她紅色的窄裙裡,用手指撫摸,感覺她那裡有好幾根毛,手進攻她的「妹妹」,微微濕濕的,好軟好嫩。她仍然和我說話,持續她對我的愛撫。我們展開第二次談話。

相親時大姨子誘惑幹她

老婆和我認識後,第一次去她家並不是去老婆的家裡,而是去了老婆已婚姐姐的家(後來老婆偷偷的告訴我,原來是讓她姐過過眼,覺得我合適,才讓我去她家,暈……)。當時和老婆認識有半年多了,第一次去她姐姐家,總不能空手去吧,大包小包的買了不少東西。到了之後,她姐姐去接的我們,第一次看見她姐姐,真的很漂亮,雖然我老婆也是那種比較漂亮的女孩,但是和她姐姐不是同一類型的漂亮。姐姐大大的眼睛,修長的身材,一口整齊的牙齒,笑起來十分的迷人。雖然結婚3年了,但是她還沒要孩子,皮膚和身材都是超級的好看,要知道,聽老婆說,姐姐這在這裡可是算的上很漂亮的了。

回到她家裡以後,姐姐就忙著去收拾屋子讓我晚上睡覺,完事後,和我們聊了會天就去做飯了。晚上姐夫回家,大家飯後一起聊天,這裡就不詳說內容了。總之,對我的印象也還不錯,我對姐姐也就是出於對長者的尊敬吧,畢竟是老婆的親姐姐,也沒有敢抱著非分只想。

健身房的激情

西部大開發的如火如荼,西部與國際之間的交流也更加緊密和頻繁,西部的人對外面的世界也知道得更多更全面,開上了小車,吃上了比薩,當然,也學會了在**方面的享受,不再把性單單看作是夫妻間的事了,這是革命性的。我在成都,一個發展很快的城市,成都的女孩子很美麗,隨便在街上叫住一個,包裝一下,怎麽說也勝過小日本的皇太后,這可不是假話。

本人是一個小老板,27歲,身高比較難受,1米70,開了一個健身房,由于喜愛健身和遊泳,所以身體還不錯,黑黝黝的,耐力也很好,身材不是很高,是因爲我小的時侯中國的牛奶太少,不象現在,我家的牛奶多得經常往衛生間傾倒,好象美國三十年代的經濟危機爆發時一樣。盡管我高度不行,但讓我開心的是我的陰莖很大,大得有點不成比例,有6厘米多粗,23厘米長,很多網友肯定都不會相信的,說我在說謊,其實真這麽大。我曾很擔心它太大,所以曾在電話里咨詢過性醫生(收音機里的),結果她說可能是我以前打過某種激素藥物産生的副作用,或者就是男性荷爾蒙分泌過多,叫我去看醫生,結果我沒去。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這是好多年前發生的事情了,當時由於我手氣不佳,竟然抽到去金門服役,整整兩年僅回過台灣一次,其餘假日皆在金門當地渡過,因此雖然當兵的薪餉不多,退伍時卻足足存了二萬多元;退伍後拿著這存了兩年的錢買了單車以及安全帽等配備,打算利用退伍時的好體力進行單車環島一週,然後才正式投入職場。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買了單車後,竟然沒太多餘錢可以環島花用,又不甘心這樣就找工作,於是想先找個輕鬆的打工工作,賺足旅費後再說。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對我來說是一次特殊的經歷,讓我非常難忘。那是一次在工作之餘,我幫了一位大老闆一點小忙,老闆姓胡,是一個很豪爽的人,沒有生意人一慣的精於算計那種劣根性,我也是只是通過關係,覺得他人挺實在,就幫了幫他,沒想到,胡哥非常的熱情,幾次三番的打電話要請我吃飯,我看盛情難卻,於是就答應了他。

飯是在剛記海鮮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將近2000元的菜,什麼龍蝦魚翅、一應俱全,我說胡哥你太客氣了,只是舉手之勞,胡哥拍著我的肩膀說:哥是誠心實意的想謝你,你幫哥一個大忙,說實話這事我找過你們局長,他好傢夥,一開口就是五萬,一點面子也不給,說句實話,五萬塊錢咱有沒有,咱這麼大生意,不差這五萬,可是為這事,不值。可是找到兄弟你,你二話沒說就幫忙了,而且是通過你自己的關係,沒用公家搭啥,就沖這個,哥敬佩你的為人,咱就是請自家兄弟吃頓飯,你千萬別客氣,你客氣就是拿哥當外人。我的心裡也明白,找局長用五萬塊錢的事情,找我用五千塊錢就擺平了,他胡老闆何樂而不為呢,況且他又交了我這個朋友,如果我再客氣就有些捲人家面子了。

車行修理妹

晚間時分,我下班,車子在路上發出怪聲,見到路旁有一個車行,便開進這間修車廠。

我駛進車行內後便下了車,接待我的是一個女修員,這當真是新鮮。

家庭性福

很期待今晚的聚會吧,阿龍?”我的女朋友小真問我。

“當然,”我說,”我期待了很久呢!”

小姐失禁了

聽到「咣當」一聲,我知道身後堅固的鐵門已經關上了,我沒有回頭,大大的伸展了下身體並深吸了口氣,自由的感覺真好!整整兩年沒有嘗到女人的滋味了,我立即做上車到了城裡,找了個大的洗浴中心,讓自己放鬆一下。

清洗過後,我找來服務員說:「兄弟,給哥們找個妞做個按摩,要」功夫「好的」說完朝他眨了下眼睛。那個服務員也是個鬼精的人,立即心領神會的回答:「好嘞,你就去包間裡先等著,包你滿意」回身就走了出去。我自己躺在包間的床上,點上一根煙,很愜意的閉上眼睛,等著美女的到來,可是心裡早就心猿意馬了。不到半根煙的時間,我就聽到了腳步聲,我趕緊睜開眼睛。

被奪的家室

「真君,最近很高興的樣子呢。有甚麼好事嗎?」

「嗯,嘛,差不多啦。」

偷搞好友馬子的超快感

這件事情發生在我出社會工作後的某一個週六晚上,地點就在我自己家裡,由於大家都是周休二日,所以時不時會約星期五或星期六一起唱歌飲酒作樂,地點不外乎是錢櫃或舞廳,而那天大家決定要先到我家集合再出發,老周和容容先到我家,接著吳哥也到了,而由於倩兒本身工作晚下班的關係,所以阿葉和倩兒通常是最晚到的,在等他們的同時,我們幾個已經開始喝起來,我們喝的是伏特加+橙汁,大家喝得不亦樂乎,接近十點的時候,阿葉先來了。

老周:怎麼只有你自己一個人?倩兒呢?

難忘的理髮經歷

頭髮太長了,打算去理髮一下。我走進了一家規模比較大的美容理髮廳。

那是下午,美容理髮廳裡的沙發上躺坐著幾個化妝比較濃艷的小姐,我推開門,她們抬起頭看了我一眼,彷彿有點詫異我的年輕(我的臉比較嫩),有個老闆娘模樣的中年妖艷女子站了起來。

美美的性經驗

美美今天是第一天到麥德雞上班。她早早來到公司,換上公司發的制服。這是一套很可愛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很短的粉衫,美美穿上以後不但肚臍露在外面,連乳房也有一大半露在外面;下身則是一條同樣的粉裙把客人的精液咽下去,造成鮮奶的量不足。所以這種飲料的價格比較高,但是還是會有很多客人點,大概是因為看著女孩子們的帶著客人到一邊的手淫台去了。這裡已經有了幾個同事在為客人手淫,美美趕快學著她們的樣子,在地上的軟墊上跪下來,拉開客人的褲子拉鏈,為客人解開褲帶,輕輕褪下客人的內褲,露出跨間軟軟的陰莖。美美用自己的手掌輕柔的將客人的肉棒包起來,然後小心翼翼的上下搓動,很快的,客人軟軟的肉棒就變的又粗又硬,美美必須要用兩只手才能握的住了。

美美靈巧的搓動著客人滾燙的肉棒,那上面肉裡,落在美美可愛的小乳房上。這給了美美更大的鼓勵,她隨著客人揉捏自己乳房的力道加快了搓揉肉棒的動作。終於,客人狠狠的揪住美美的乳房,低低的呼喊著,哦……快點……我要射了……。美美趕快把臉湊在客人的肉棒前面,這時候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客人的肉棒頂端激射而出,噴在了美美美麗的臉上。

女友姐姐的屁眼

女朋友的姐姐三十五歲,是賣人壽保險的,所以經常打扮得很性感,傳聞賣人壽保險的小姐很好搞。她最近剛離婚,一人住在外頭,手頭較緊,今天主動約在我家談人壽保險,我不好意思拒絕,就答應了。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故事是發生在某一天早上

我叫小毛,21歲,就讀屏東美XXXX院,在屏東內埔租了一間透天雅房在4樓也就是頂樓,大家都知道雅房沒有浴室,浴室是共用的,然後那一層樓只有我一間房間,自然而然的4樓的浴室就變成我一個人使用

同窗之誼

我和李東是小學時就很要好的同學,現在又是同在一間貿易公司任職。倆人相處甚久,可以說是很知契的好朋友。他們所在的公司主要是做內地生意,我是部門的主管。公司裏除了男職員0李東之外,另外還有幾個女職員。

有一天,放工的時候,李東對我說道:「今晚有空閑的時間嗎?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可以讓你看到一樣非常有趣的事情哩!」

挑逗起慾火

安娜是我的芳鄰,我們經常在放學回家時碰見,有好幾次想鼓起勇氣和她打招呼。但一見她那付冰冷而又美艷的俏臉,就使我原有的那一點點兒勇氣也完全消失。

我苦苦沈思,希望想出一種辦法可以和安娜接近。終於,我想出一個辦法來,我準備寫一封信去!但這封信該如何訴說呢?會不會造成其他的意外呢?我經過幾番沈思後,才決定下來。我開始下筆寫了。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安娜小姐︰當因你接到這封信時,一定感到很驚奇。是誰寄來的信呢?安娜小姐︰我是經過愛神的帶領,無數個晚上都在你的身旁不遠的地方。同時,也看到你的女友,那位甜甜迷人的秀雲小姐。你那嫩白、性感的皮膚,使我深深迷醉了!你那豐滿的乳房、你身上每一部份,都給我留下不時的回想!

內射女朋友

中國有個成語,叫逢凶化吉,其實我看可以改成逢胸必急。一說起大胸,我的腦海中就會有兩團巨大的誘惑物,上面粒粒在目,揮之不去。回味自己的人生,我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女人的大胸。我的戀胸情節甚至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在唸小學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姓羅的女生,她個子高高的,她的致命處就是她的大胸。

對我來說,早熟讓羅姓同學不再是普通小女生,她的大胸經常讓我窒息,尤其是上體育課的時候,我的目光基本上都在她的身上,那一對上下顛簸的胸部讓我心跳不止。我偷偷地觀察了一下,還真有不少男生都在偷偷地看羅女,其中包括我們的四十上下的體育老師。我發現,我們的體育老師每到羅女顛簸的時候,他的鼻子發紅、臉上放光,就好像打了種牛的某種激素一樣。

處男被住家女傭開苞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傭。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萬個菲傭沒多大分別,一樣都是身裁瘦小、辦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會到皇后像廣場和她的鄉里吃午飯。要是她有什麼與別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臉。除了她在通電話的時候,我很少見她笑。

對於這一點,我父親頗有微言。他不時對我發牢騷,說他在看照片時天娜還是笑容可掬的,誰知到見面時她卻變了另外一個人。不過,我覺得天娜只有廿二歲,比我年長幾歲而已。見到她一個人要背井離鄉跑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嘮叨的老闆和懶惰的少爺,我頗有些憐惜之意。凡我可以忍讓的地方,我都盡量會忍讓。

高職家庭快樂多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從來不參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會,只有年終的分配董事會我才會出席。

這天參加完朋友開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終分配會和另一個董事說著話走出會議室,正準備去董事長穆輝的辦公室辦有關的手續,走到門口就見穆輝正在訓斥他的秘書,聽了幾句才知道他的秘書在辦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勸說下穆輝警告她再發生就讓她走人。

千金小姐AV演出

第一章

「小姐,您慢著點。」汪財一手提著一個拉桿包,對前面蹦跳的少女氣喘籲籲地喊道。

星期日偷情

「妳應該這樣……這樣,看圖表出來了吧……」

今天是星期日,我一早就來到小芳的家,她要我教她用EXCEL作圖表。

紀才女落難

這天項少龍受李園之約,來到李園的住處和他見面。

「李先生,請問你今天約在下來所謂何事?」

新婚嬌妻

旁邊的雙親正跟對面的一對夫婦講個不停,我無聊的喝著飲料,邊看著對面的一位年輕小姐,她低著頭,很害羞的樣子。看她長得也還不錯,清純的臉孔,齊肩的頭髮,配上合宜的洋裝,可說是蠻可愛的,可是到目前見面已經一個小時了,卻沒講幾句話,而我當然也是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的相親,都是老媽硬逼著我過來的。說起來也真是可憐,從大學開始我就沒教過女朋友,而出社會之後,又忙於工作,跟本沒時間與機會交女朋友,所以一蹉跎就年過30了,不只是老媽整天念個不停,我自己也是覺得該成家了,所以才會答應這場相親的。

村裡的偷情男女

金黃色的圓月靜靜的掛在半空,一陣涼爽的清風吹過,讓人舒服了很多,勞累了一天的人們吃過晚飯都在準備著休息。

我和陳剛來到王強家三人躲進裡屋,神秘的商量著什麼,不時笑出聲來。

淫女網絡墮落實錄

當QQ聊天風靡神州大地之際,我居然對這個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竅不通。那個時候,我還整天捧著電大的課本苦苦攻讀註冊會計師。

我的性經驗不多,結婚前只和一個男人有過肉體上的關係,他是我的初戀男友。我是個比較保守的女孩,開始時我只同意男友親嘴、摸奶,對於男人們最急於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個神秘器官,我一直是執意固守,最多只是讓他隔著我的褲子摸摸。女人其實是最好哄騙的,先是答應他隔著褲子摸我的屄,然後又答應他伸進褲子隔著三角褲衩摸我的屄,而當男友掏出他那毛茸茸的大陰莖誘惑我時,我的最後防線潰敗了,他順利地把手伸了進來,他不但摸了,而且摳了,最後,就像所有的單純女孩一樣,我乖乖地被他扒下了褲衩,接受了他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雞巴的插入。我被男人操了!!

欲望的旗幟

當劉慧敏拿起電話的時候她的手已經是戰抖的了。“喂,”當電話那頭那個熟悉的渾厚的男聲響起的時候就印證了她的猜測是對的,電話是鄭柯打來的。於是她儘量平靜的回了聲:“喂?”

“怎麼了小寶貝?時間還沒到就有感覺了?聲音都是抖的,呵呵~~~”

看到自己女友被朋友搞(超好看)

最近,我沈迷了網咖遊戲,每天一下課,就跟愛玩線上遊戲的同學,一同在網咖打通霄,不過我跟他們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是個有女友的人,其他人都是標準的單身宅男。玩了1個多月之後,我發現女友小怡不太對近,原本每天都會固定吃個晚餐,慢慢地下課她都沒打給我,反而變成我打電話給她,她會跟我說,叫我安心的繼續玩遊戲,說她在誰家或者是她正在跟她朋友逛街。一開始,我覺得還好,想說女友還不錯,還會讓我玩遊戲,沒來煩我,且我很相信自己好友只是用對待異性好友的方式在陪她。但連續幾天,我越想越不對近,因為,她說她在阿偉家的頻率變高了。

阿偉是我當時同班同學的死黨,我追小怡時,他也幫了不少忙,我試圖問了其他好友,問晚上有沒有跟我女友一起出去,好友們的回答是,有時他們會集體出去逛街,有時就沒有約,我問道那是誰載我女友,他們回答都是說阿偉載的呀!我心想完蛋了,事情絕對不單純了,我心想他們兩個關係該不會到達那種關係了吧!我心中好疑惑,想找證據,但不可能去質問女友,也不知要去哪裡賣針孔攝影機,心裡正煩惱。

看不到的報復

「雪霞,你說什麼?」

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放下男性的自尊問。

我給王思懿難忘的一次婦科檢查

我是八十年代中期畢生於北京的協和醫科大學,現是北京一家大型三甲醫院的婦科的付主任醫師。記得大學畢業分配時的臨床實習,自己的志向是內科。可分配到醫院時,確通知到婦科報到。

我當時的觀念是一個大男人在婦科工作,天天為女人檢查那裡。在朋友和親戚面前很沒有面子,加之我對醫學的興趣不在婦科,所以自己好長時間心情鬱悶。加之那時在本院的科室之間,婦科的效益不像現在這樣好。